欧洲:是否应该走上转基因的穷途末路

2012年11月16日

——当农业领域里经历过殊死搏斗的人向我们大声疾呼的时候,我们最好听听他们忠告。

如果欧盟的农民像美国农民那样快地种植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在玉米 — 这种欧洲种植面积最大也是最重要的经济作物上草甘磷的用量到2025年将增长到1000%以上,除草剂使用总量将翻上一番。 © Hernan Perez Aguirre / Greenpeace

 

近日,绿色和平召集了欧洲的农民、消费者、决策者与美国的农民及一位农业专家共同探讨了这个问题 : 如果欧洲遵循美国和阿根廷的农业之路将会是怎样的情景。

实际上,这并不是一条你愿意走的路 

绿色和平委托农业经济学家查尔斯·本不鲁克博士发布了一份具有开创性的报告报告预测了如果欧盟执意批准所谓的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HTGE)的种植,欧洲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报告里包括了两位种植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的受害者——美国农民Wendel Lutz 和Wes Shoemyer 的口述,他们是在阿根廷和美国拍摄的农村纪录片《增长的疑惑》中的主要人物。口述中,他们谈到耐除草剂的单一栽培是如何影响他们所在社区的经济、环境和社会关系的。 最近,这两位美国农民与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一起,在欧洲进行了为期18天的考察。在考察的每一站,他们邀请农民团体、本地社区居民和政客共同讨论大家对转基因耐除草剂作物潜在威胁与日俱增的担忧。

他们要传递的信息非常清楚:如果种植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欧洲农业将受到无法挽回的损害。 

Wendel Lutz,他经受了耐除草剂的单一栽培对他们所在社区的经济、环境和社会关系的重大影响。 © Hernan Perez Aguirre / Greenpeace

 

那么,谁又是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的受益者呢? 

显然,喷洒更多的农业化学投入品不会给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化带来好处。

如果欧洲的农民非要从来访的美国同行那里了解种植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经验的话,那么答案很可能是飞涨的种子价格、更多的农药开支以及为消灭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带来的超级杂草而增加的劳动力成本。这些都还算是好的,很多农民就干脆被那些种植基因耐除草剂作物的“大玩家”所排挤或者吞并掉了。

本布鲁克博士的报告勾勒出一个将发生在欧洲的可怕前景:如果欧盟的农民像美国农民那样快地种植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在玉米——这种欧洲种植面积最大也是最重要的经济作物上草甘磷的用量到2025年将增长到1000%以上,除草剂使用总量将翻上一番。

而在有转基因耐除草剂作物的地方,就有社区利益受损、农业花费上升和农民抵抗转基因的现象,这些负面影响像波纹一样扩散到每个农业社区,直到超市的货架上。

 

听听农民的呼声,是行动的时候了 

我们必须坚决地敦促欧盟保证不给转基因耐除草剂作物的种植开绿灯。因为闸门一旦被打开,就不会有退路——和我们交谈的阿根廷和美国的农民可以证实这一点。按Wes Shoemyer的话来说:“虽然目前欧盟(对批准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种植)的立场很坚定,但他们仍有机会维护自己决策的独立性和公正性。

欧盟的决策者必须做出决定:是保护环境、农民、消费者和选民,还是支持工业化农业和大企业们钳住我们的咽喉和食管?

我们能够看清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的穷途末路,这绝不是我们被逼迫要跟随的。和你们的朋友分享我们的解决方案吧――看看绿色和平正在为健康的农业模式做些什么。

—— 绿色和平国际办公室可持续农业发展项目专员  Lasse Bruun

绿色和平转基因项目大事记

 

2004年,揭露中国转基因科学家的多重身份。

2005年,调查湖北 大规模非法转基因水稻种植 事件。

2005年,发现非法转基因大米在 武汉和广州市场流通

2006年,揭露 亨氏婴儿营养米粉 中含有非法转基因成分。

2007年,发布 《国内消费者与海外市场转基因水稻面临双重阻力》 报告。

2007年,首次在中国市场发现 美国进口的大米 含有未经中国政府批准的转基因成分。

2008年,发布 《中国转基因水稻陷入国外专利陷阱》 报告。

2009年,发布第二份专利报告 《谁是中国转基因水稻的真正主人》

2009年,发现 雀巢婴儿米粉 中含有转基因成分。

2010年,发布 《中国九地区流通领域转基因稻米、米制品及转基因稻种调查报告》

2010年,发布市场调查报告 《转基因大米市场前景黯淡》

2010年,对沃尔玛因售卖违法转基因大米 提出诉讼

2011年,调查发现违法转基因食物 进入多地婴幼儿、青少年食物链

2004-2011年,历年更新《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

点赞  
0

阅读数:1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