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联合国大会上用中文发言#2:暗战,变奏与胶着

2012年11月07日

绿色和平调查人员在江河被污染的排污口采样,分析其中的有毒有害物质,包括环境激素对环境及健康的危害。

 

贝尔格莱德变奏

2011年11月,化管大会的第一次“不限名额工作组会议”在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召开。“不限名额工作组会议”,为的是为次年召开的第三届化管大会铺路,其中一项重要的议程就是将这份由UNEP与WHO联合递交的关于环境激素的提议获得通过,以使其得以在第三届化管大会上进入工作组讨论。

虽然提案本身看似平淡无奇,内容多集中在加强研究成果的交流和能力建设等“软性”动作上,但会议伊始,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代表还是表达了忧虑。

他们认为对于环境激素这类“研究尚少,认知不足”的议题,目前本国的能力、资金和技术水平都显不足,因此应该集中力量解决已经被列入新兴政策议题的问题,而不应该再增加新的新兴议题。

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舞台上因各自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不同而提出针锋相对的主张,本不奇怪。但我也可以看出来,作为相对来说较为中立的联合国机构(理论上它们并不代表一国或一个区域的利益),UNEP和WHO的代表在看到这样的反对声时还是有些措手不及:毕竟,化管大会本就是一个处理、应对新兴化学品问题的平台,能力和技术方面的不足正是希望通过这一平台下的交流得到弥补。

在对这一问题进行紧急磋商的联络小组会议上,我能感受到这种焦灼的气氛,一方面是UNEP的苦口婆心,另一方面则是中国等代表团的难以消除的顾虑。磋商进行到了深夜,却还是进展缓慢。最终,在第二天的全体大会上,在伊朗等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斡旋下,关于“环境激素纳入新兴政策议题”的提议被打满了表达保留意见的方括号,勉强带入了第三届化管大会的议程。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悬念要留到今年9月才能解开了。

 

内罗毕的暗战与胶着

2012年9月17日周一,第三届化管大会的大幕正式开启。也许是为了吸取去年贝尔格莱德的教训,今年大会组委会特意将环境激素议题安排到了大会的第二天即开始讨论,许是为了给可能的不同意见留出更多的时间。

从周一开始,各方围绕这一议题的打探与斡旋已经如火如荼的展开。

也许是从去年的分歧中吸取了教训,我明显地感觉到这一次的情势已有所不同。欧盟代表团早早放出话来,他们将在环境激素议题讨论一开始就宣布欧盟对这一议题的额外资助计划,以缓解发展中国家在资金问题上的重重顾虑,这无异于是抛出了一枚橄榄枝;UNEP和WHO则将新一版的《行动计划提议》早早就放在了工作网上,并在代表们之间散发;来自世界各国的非政府组织的成员们卯足劲与本国的政府代表沟通,探明他们的立场和诉求……会场内外,关于“环境激素”议题的呼声越来越高,形成了推动此议题前进的合力。我和我的同事也迅速将这一《行动计划提议》翻译成了中文,方便中国代表团了解谈判动向。

9月18日周二一早在亚太区域的晨会上,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由印尼政府代表牵头提交的“关于支持新兴政策议题”的联合声明在区域会上取得了一致通过。其中含有的“亚太地区国家认识到内分泌干扰化学品的潜在危害,并支持将之列入化管大会下”的条文,获得了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亚太地区国家的绿灯。亚太区域晨会上这一重大进展,迅速地传遍了整个会场,让人精神为之一振。这标志着上次会议的阻力已经消失,胜利的曙光已经显现!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新的反对声音开始在会场内不胫而走。巴西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了解到,巴西代表团认为对于“环境激素的健康危害尚无定论”,打算在会议上阻挠该议题的通过。由于在已有的四个新兴政策议题上取得的进展非常有限,他们对增加新的议题颇有顾虑;此外,SAICM机制下悬而未决的资金问题,也让巴西人决定要等到资金问题解决之后,再来提出反对意见。

刚刚出现曙光的谈判进程又笼上了一层阴霾。第二天就要举行的全体表决会议,这一议题的命运将会如何? (未完待续)

——绿色和平污染防治资深项目主任 武毅秀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

点赞  
0

阅读数: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