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员在述说(2):在山上放鹰,在排污口钓鱼?

2011年07月19日

一度不到万不得已,我一直避免出污染防治组的差,不是怕辛苦,也不是怕接触有毒有害物质,而是怕自己会对自己的工作很快绝望。和森林保护项目出差,至少在乱砍伐的周围还有森林的存在,绿意依旧盎然;为农业和食品安全项目出差,在偷种转基因水稻田的包围里至少还有农民给自己吃的一些生态自留地,雀鸟纷飞;为海洋项目出差,至少还有浩瀚大海给你一丝平静。

而为污染防治组出差,随处逡巡,唯一能看到和感受到的就是“脏”,没有其他。即使闭上眼睛,食品厂的香精味道,造纸厂的腐烂有机污染物味道,塑胶化工厂的PVC味道,制衣厂的化学制剂味道。只要想象下在如此环境下生产的所有的产品都将入我们的口,上我们的身,进入我们的呼吸,进入地球的循环,在人的疯狂制造和消费中,生命之圈其实是被嘎然而止了。

那天清晨我去排查一个排污口,做一家纺织厂的偷排记录和取样。偷偷摸摸的,怕被厂方发现(在中国就是这样,正义的事往往得偷偷默默干)。正趴腰往直径一米的大排污管子里拿一取样竿测量偷排的污水量,河面泛着红铜的油光颜色,奔涌而出污水的恶臭已经熏得我满脸有长乌毛的感觉,时不时还溅到我的口罩上,欲吐不能。

忽然背后被拍了一下,差点吓得我掉入河中,赶紧抓住栏杆回头一看,一个正摇手晃脑的老年男子正站在我背后,很好奇地问我:“这能钓到鱼么?”

他以为我拿的是鱼竿呢,我定了定神,答道:“是,我听说有种小鱼专门生活在这儿水中,有药效的。”

男子越发好奇了:“有可能噢,这样的水里能活下来的该是有些抗体的,能治病也不出奇。”

我发现这应该是个路人便随口答到:“是啊,适者生存 ,人能活,鱼也得进化到能生存下去吧。”

他答道:“我这十几年都在这路上晨练,天天看着这水管往外排,越来越黑,都惯了。以前就顺便买些附近渔船的鱼,现在没了就去超市买,也不影响。倒有一天,忽然没排了,我们这些晨练的还奔走相告,差点去报案,以为要出什么大事了呢。”

和我扯着闲话,一直舍不得走,想看我能否捞起那条据说有疗效的小鱼。

点赞  
0

阅读数: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