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员在述说(1):调查背后看不见的伤

2011年07月18日

每次出野外调查都会废掉一双鞋。去年在大连漏油现场废了两双,今年在奉化江的一个排污管废了一双鞋+一只脚。

虽说,所有的个人防护装备都是必需的,我们也尽量准备好了,但总免不了还是有走眼的时候。在这次调查中,为了不引起注意,我伪装为晨练的人,穿着运动鞋,凌晨四点就和大爷大妈们在江边溜达,排污管就在河堤下,24小时明目张胆的排放着各色污水,红色、黑色、黄绿色、灰褐色…

找准一个周围没人的瞬间,我迅速的跳下两米高的河堤, 以为看准了一个可以下脚的地方,可还是看走眼了,那块貌似硬水泥地的地方其实是污水中的淤泥沉淀的。就这样,我的脚陷进去了,鞋报废了不在话下,可脚沾上的污泥,恶臭无比就不说了,当天晚上,被污泥沾上的那只脚开始奇痒无比,发红。第二天还开始起红点,接下来是一层层脱皮,如今快一个月了,依旧没好。我们在此排污口取样的污水,检测中不仅含有烷基酚(辛基酚),还有PFOA,而有些物质就是对皮肤有损害的。

奉化江穿宁波城而过,污水长期直排而入,这将是怎样一条大江呢?

面对灰黑色的奉化江我想到海子的诗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马儿一命归天

 ——海子《以梦为马》

我不想做那个一身疲惫,而无限惭愧的人。

点赞  
0

阅读数: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