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公约禁用农药硫丹 各方庆祝硫丹谢幕

2011年05月03日

《斯德哥尔摩公约》第五次缔约方大会今天进入最后一天。包括农药硫丹的禁用在内的多项重要决议获得通过。

《斯德哥尔摩公约》第五次缔约方大会现场,与会代表举起了“禁止硫丹”的小旗子。

昨晚,关于资金和技术支持的联络小组会议进行至凌晨。今早的亚太区碰头会上传出消息,此前在涉及禁用硫丹的资金技术问题上提出关切的古巴已经与瑞士达成了一定的共识,并已联合提出了建议文本供大会讨论。这意味着硫丹禁用所面临的最后障碍也有望得到清除。

大会开始后,议程进展不同寻常地迅速。很快就进行到横亘在硫丹决议之前的涉及资金技术的古巴-瑞士建议文本,该文本提出应在资金机制指南中加入“认识到发展中国家替代硫丹的使用应得到资金技术支持”的语言。尽管一些发展中国家代表仍认为该文本过于“孱弱”,但显然古巴已经准备好接受这一妥协。在主席将此段文本提交大会讨论后,没有任何代表团再提异议,该决议顺利通过。

因此,继昨天遭搁置后,硫丹决议第二次来到了在座的一百二十多个缔约方代表团面前。

古巴代表团率先发言,表示满意自己的关切得到了解决,愿意支持决议通过。瑞士代表团紧随其后,对此表示支持。此时,距离农药硫丹的谢幕已经为时不远。中国代表团随后就修正案的一项技术性问题提出修改建议。在经过一番内部讨论后,欧盟代表团表示很愿意“展现出灵活性”,接受这一修改。当几经争论、草拟、修改的硫丹禁用修正案最终文本再次投影到主席身后的屏幕上时,印度代表团再次举起国家名牌。

“我们感谢大会竭尽全力达成了共识。我们对所获得的过渡期以及修正案对替代品重要性的承认表示满意,并强调发达国家提供资金技术支持的规定义务。”

大会主席手起槌落,宣告已有五十年生产使用史的农药硫丹正式谢幕。大会现场掌声雷动。

绿色和平污染防治主任马天杰在《斯德哥尔摩公约》第五次缔约方大会现场。

“这次缔约方大会一点也不刺激,”就连美国化工行业的代表都觉得太顺利了,尽管他也承认:“硫丹确实是‘老态龙钟’的化学品了,到了该走的时候。”

当然,这次最高兴的还是来自印度克拉拉邦的代表。他第一时间将消息发回国内。在印度,硫丹议题在这几天已是举国关注的新闻,特别是已经自行禁用硫丹的克拉拉邦,尤其希望看到全国范围的禁用。当被问及对于此次印度争得的大量特定豁免,他表示:“没办法,不过我们勉强能接受。(We can live with it.)”环保组织“农药行动网络”则更直接,在决议通过后,该组织发出的邮件标题为“让我们开香槟庆祝。”

此次硫丹禁用决议的顺利通过,印证了一些与会者的判断,即《斯德哥尔摩公约》是一个相对运行良好的国际多边环境公约。一位美国的环境法律师表示:“比起一些令人痛苦的多边环境进程来说,《斯德哥尔摩公约》是一个‘活着’的公约,重大分歧基本能够通过既定机制消化解决。这几次‘黑名单’的顺利扩增充分说明了问题。”

大会现场,如释重负的轻松情绪清晰可辨。“我们很高兴硫丹被禁用了,”一位德国代表团代表喜形于色,“只是希望它谢幕的时间不要太长。”

点赞  
0

阅读数: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