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禁用硫丹取得关键进展 资金问题成最后悬念

2011年04月02日

随着《斯德哥尔摩公约》第五次缔约方大会进入后期,谈判进入攻坚阶段。显示谈判进入深水区的一个迹象就是各国开始在“要求”还是“鼓励”这样的字眼上开始拉锯式争执。所有人都知道,具有约束力的大会决议们快要来了。

今天上午,韩国谈判代表对会议进程表示乐观。她告诉我:“这次会议比起以前来已算顺利了,毕竟我们可以集中精力针对一种化学品。最大的挑战可能还在资金、技术、遵约等老大难问题上。”

不过这个“相对顺利”的会议其实进行得毫不轻松。关于硫丹禁用的联络小组继前天进行至深夜后,昨又几乎进行了全天会议。在联络小组会议初期,印度就该小组的“授权”及“任务”进行了长时间的质疑,认为小组职责仅仅是咨询,无权产出任何决议草案。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法律顾问的澄清和肯尼亚、欧盟的支持下,主席才以几乎是强硬的方式将讨论推进至决议草案的实际起草阶段。

该决议草案包括两个主要部分:第一,将硫丹列入公约最严厉的“消除名单,”即禁止生产使用和进出口。第二,关于硫丹生产和使用的一些特定豁免,为一些国家逐步淘汰硫丹留出一定的“缓冲期。”参与讨论的各国对于将硫丹列入“消除名单”的最初提议并未表现出太大异议,而将更多精力集中于特定豁免的设置上,以便给自己的国家留出更大的缓冲空间。在联络小组会议的最后阶段,主席要求所有在座的观察员离场,以便各缔约国进入最后的草案闭门起草阶段。于是,像我这样的非政府组织(NGO)成员以及美国这样的非缔约国成员都必须起身离开。

所有人都在等待的这份决议草案今早终于以“会议室文件”方式出现在大会内部网上。该草案将硫丹列入“消除名单,”并包括了一份特定豁免列表,对其在棉花、咖啡、小麦等作物上的某些使用予以有期限的特定豁免。尽管印度最终提出了大量“特定豁免,”但各方普遍认为,因这些豁免有严格的五年期限,且印度很难在五年之后要求豁免延期,这似乎是大会所能得到的最好妥协。

正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斯德哥尔摩公约》第五次缔约方大会联络小组会议现场。

下午三点,大会准时召开。与以往不同的是,大会主席手边多了一把木槌。最初的一系列决议草案几乎未听到任何异议,因此随着主席手起槌落,多项事务性决议得到通过。很快,关于硫丹禁用的决议草案被投射到了主席身后的大屏幕上。

“各代表团对此有任何异议吗?”主席问题提出后,印度代表团不出意外地举起国家名牌。发言人重申了印度关于此议题的一贯立场,即共识原则、硫丹替代品和资金技术支持的重要性。也许是之前两天的联络小组会议成功“消化”了大部分印度代表团的关切,该发言已不似之前态度强硬。硫丹禁用终于出现了第一缕曙光。

不过,正如上午韩国代表所言,资金技术问题仍是老大难。印度发言后,古巴代表团随即提出应将发达国家资金技术支持“捆绑”在硫丹禁用修正案中。此诉求也得到了中国代表团的“原则上支持。”

与此同时,关于资金机制和技术支持的联络小组会议则正在主会议室一旁的小房间紧张进行。鉴于发展中国家普遍不愿意在获得资金技术承诺之前在禁用问题上松口,经过欧盟、瑞士、古巴等国一系列你来我往之后,主席果断决定将关于硫丹的议程推迟至明日。

2011年4月29日,《斯德哥尔摩公约》第五次缔约方大会将进入最后一天。这个今年刚好十岁的联合国环境公约会迎来其又一个突破吗?我们拭目以待。

点赞  
0

阅读数: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