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试图力保农药硫丹 卡塔尔女代表针锋相对

2011年04月27日

中国代表团发言人则以伤兵拔箭的故事作比,“禁用硫丹只是剪掉了体外的箭尾,资金技术到位方能保证真正挖出箭头,最终解决问题。”

 

所罗门岛上西省路边遗弃的DDT农药箱,已经开始被自然腐蚀。

当地时间4月26日,《斯德哥尔摩公约》第五次缔约方大会进入第二天。由于大会将讨论把农药硫丹列入禁用名单的议题,火药味依稀可辨。

继4月25日分发反对禁用硫丹的立场文书后,印度又在例行的亚太区碰头会上进行游说。这是世界五个大区的国家在每天清晨大会之前分别召开的通气会,以期达成一定程度的区域内共识。

相对而言,欧洲国家最为“团结”,欧盟的存在使得各国有了一个自然的代表。非洲集团和拉美/加勒比集团或许是因为文化与发展程度接近,也往往容易统筹立场,传出了倾向于支持硫丹禁令的意向。

亚太区的情况则显得非常复杂。印度的游说一开始便遭到冷遇。该国代表陈词之后,在座各国没有直接就这个问题发表任何意见。对资金和技术援助的坚持,似乎是联系亚太区的惟一共同底线——虽然日本或许不在此列。

当其他国家保持沉默时,一个瘦小的卡塔尔女代表举起了手。她的发言迅速而坚决:“我的国家已经在国内禁止使用硫丹了,所以你不能要求我反对自己国家的立场。如果这份立场文书要代表整个亚太地区,请注明它不包括卡塔尔。”卡塔尔是世界上超过六十个已经禁用硫丹的国家之一。

面对如此强烈反应,印度转而就提名程序问题寻求区域的支持,希望大会以一致意见通过禁用决议,而不是以多数票通过即可的形式“强推”。

硫丹是一种有机磷农药,价格便宜、杀虫速度快,但有研究称其对动物和人体具有神经系统毒害等严重副作用。作为世界第一大硫丹生产国,印度早已算好经济账:禁用硫丹将意味着6000多人失业和1亿美元经济损失。中国则是仅次于印度的另一个硫丹生产大国。

大会开始了。当大会主席宣布进入讨论硫丹议程之后,超过三十五个国家和非政府组织开始了漫长的发言接力。

瑞士、挪威率先发话,明确支持硫丹禁用,这多少在意料之中。紧接着,多个非洲国家也发言表示支持。在这种氛围下,印度的发言仍主张禁用硫丹的提名程序不合理。提名程序问题得到了日本在一定程度上的呼应,尽管日本同样明确表示支持禁用。

中国代表团的发言,也许最能反映在这种情势下保持平衡的难度。发言人首先提及硫丹提名程序中存在的问题,要求“下不为例”;然后表达对非洲发展中国家诉求的理解和支持;最后以伤兵拔箭的故事凸显资金技术支持的重要性,“禁用硫丹只是剪掉了体外的箭尾,资金技术到位方能保证真正挖出箭头,最终解决问题。”

面对如此局面,大会显然不可能很快得出成果。于是,一个关于硫丹禁用的“联络小组”建立了。在未来几天,这个联络小组将日以继夜地试图达成艰难的共识。这个小组的主席人选多少有点戏剧性:就是那位瘦小的卡塔尔女代表。

 

—马天杰发自瑞士日内瓦(财新网 2011-04-27)

点赞  
0

阅读数: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