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转基因噩梦中醒来的时候到了!

2010年08月13日

近日,江苏的《新华日报》报道了一些主要产棉市县出现转基因棉花大规模爆发黄萎病的现象。该报道称,许多棉田出现枯萎病和黄萎病混发状况,病情严重的田块 将减产七成。同时,有农民反映,这些转基因棉花导致次生虫害日益严重,农民将农药量增加了数倍,却依然不能改变大多数棉花枯死的结果。

其实,这已经不是转基因作物第一次暴露出类似的严重问题。世界上其他国家已有的现实和研究结果都清楚地表明,不只是转基因棉花,包括其他的转基因作物,比如转基因大豆等在内的各种转基因物种,在疾病和虫害的攻击面前都显得更加脆弱。在已经大范围普及转基因大豆的美国,已有的研究表明,转基因大豆的种植反而增加了农药的使用量,同时,土壤肥力下降,植物的病虫害加剧。

正如江苏绿保生态生防研究所所长王长军先生在该篇报道中提到的那样,旨在利用转基因技术抵抗棉铃虫的转基因抗虫棉,对抑制当年第一、二代棉铃虫效果确实较好,但对控制第三、四代棉铃虫效果却大为减弱。类似的情况同样存在于其他的转基因作物中。美国农业部针对1996—2003年的统计显示,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包括玉米,大豆和棉花)大量种植后,其田间的除草剂使用量反而增加了3000万公斤。该项统计显示,转基因作物种植的头三年(1996-1998),转基因作物的确比常规作物少使用除草剂,但是,2001-2003年,转基因作物却比常规作物多使用了3630万公斤除草剂。


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原因, 全球变暖影响, 全球暖化, 全球气候变暖, 气候变暖

在欧洲,绿色和平行动者们抵制转基因成分的棉花种子进口到希腊,保障国家的食品安全。

除了上述转基因技术对作物本身的长期灾害外,面对现下日益严重的气候变化现象,转基因作物的表现也显得更加糟糕。有研究指出,转基因棉花在遇到极端的温度波动时,性能表现不佳,而转基因大豆受到高压气流的影响后产量下降较多,表现远远不及传统大豆品种 。面对已经越来越多发生的极端天气,这样的转基因作物如何能保障我们的粮食安全?

然而,更加糟糕的事情还在等待着我们。虽然已有上述种种转基因作物的悲剧发生,但是,在各种商业利益和复杂权力的驱动下,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批准在中国已经被提上日程。基于科学家们的各类研究和屡屡发生的灾害,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上述诸种问题极有可能发生在我国即将投入巨资发展的转基因水稻上。作为一个有着13亿庞大人口的国家,一旦其主要粮食作物——水稻普遍遭遇虫害、疾病和恶劣天气的侵袭,那么对种植稻米的农民、食用稻米的消费者甚至于我们国家的粮食安全而言,都将意味着毁灭性的灾难。事实上,如果转基因水稻被商业化批准,继而大范围在我国推广种植,这样可怕的情形便随时有可能发生,而由于转基因作物的不可逆转性,这种灾难如果一发便不可收拾!

众所周知,自古水稻便是我国最重要的粮食作物,是中国相当一部分农民赖以为生的经济来源。作为水稻的发源地,我国有丰富的稻米品种,更有诸如稻田养鸭等多种多样的生态水稻种植方式。依靠我们这个民族上千年积累下来的丰富的水稻耕作经验,辅之以恰当的先进的科学技术,我国的水稻完全能够养活我们庞大的人口,如同过去这几十年我们向世界所证明的那样。不仅如此,如果我们能够继续扬长避短,因地制宜地充分发展生态种植方式,我们甚至能够提供更加优质的稻米。

既然水稻如此重要,那么,哪怕对转基因技术存有一丝怀疑,我们都不应该冒险将我国的粮食安全送上一条未知路。更何况,包括转基因水稻在内的技术在科学领域尚且是个极有争议的问题,而已有的案例也证明了转基因作物对种植环境、农民生计的负面影响。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如此急迫地将这个有争议的问题大规模地商业化推广呢?我们有什么理由掩耳盗铃地漠视转基因技术的潜在风险,放弃我们已有的优势,将如此天大的事情寄托给没有保障的可能呢?

看来,我们是时候在转基因水稻的噩梦真正来临之前清醒过来了!

——罗媛楠,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


相关阅读:

八国集团和我们的吃饭问题

明天的早餐在哪里?

超市的转基因“流行病”

农药鸡尾酒,餐桌必备?

点赞  
0

阅读数:1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