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粮食危机,原因何在?出路何在?

2009年05月14日

以往,人们以为通过向大自然不断索取,就可以提高食物产量。为了消灭所有昆虫,或为了耕种,人们在土地上施用大量农药,最终使土地变成“工厂”,而不再是食物生产地。农业产业化确 实能够在几年内增加农作物产量,收成显著。但这种耕作方式已经穷途末路,因为农业产业化牺牲了食物供应所依赖的资源:土质恶化、水资源匮乏且饱受污染,农 业生产越来越依靠化肥,这一切都导致农作物产量不断减少,加剧全球粮食危机。杂草对农药也有了抗药性,就连有害作物和害虫也变得难以控制了。纵观全球,粮 食危机的前车之鉴比比皆是。一些地区原本是谷物产地,如今土壤里充斥着污染物,水资源变得匮乏,以致寸草不生,生命绝迹,甚至完全沙漠化。

农业产业化并非解决粮食危机的良方

上述言论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全球科学界的共识。上周,来自世界各国的政府代表和科学家聚首南非约翰内斯堡,讨论首次发布的全球农业评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数百位科学家花了三年时间,考察和研究当前全球农业的发展现状。这份报告已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六十多个国家的采纳。报告分析了农业产业化的失败之处,并得出如下结论:当今农业广泛使用农药,并不能满足当地居民的需求,包括多种维持生计的途径和多元化的健康饮食习惯。报告呼吁农业研究应系统化,重点研究如何更好解决饥饿、严重的社会不公平及环境问题

当前,高涨的粮食价格已经造成了严重的粮食危机,全球贫困人口无法获得粮食供应。更严重的是,破坏自然环境的农业生产方式还导致气候变化,干旱和洪灾的频繁发生,最终使农作物产量大幅减少。受美国和欧盟政策影响,国际市场上生物燃料受到热捧,这使人们将一些原本生产粮食的土地,改为种植燃料作物,进一步加剧商品市场的投机炒卖活动。

粮食危机暴露农业产业化的根本缺陷

由于农业产业化依赖化石燃料,因此油价高企也加重了食物的成本。化肥、农药、农业机械,就连食物的长途运输,都离不开燃料。市场对肉类食品需求的不断扩大,也使农户将部分谷物用于饲养牲畜。美国人均肉类年消耗量达120公斤。要生产出120公斤的肉类,就需要用750公斤谷物去喂养牲畜。且不论这是一种很不健康的饮食习惯,单就目前全球粮食供应状况而言,用粮食饲养牲畜的做法,对那些营养不良的穷人简直就是一种讽刺。

解决这场粮食危机,不乏有效办法,但关键是要根本改变世界农业发展方向。就像报告所强调,“农业产业化对生态影响如此之大,我们不能忽视。”报告建议对使用化肥和燃料征收一定的税项,以削减农业产业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是报告也呼吁,必须完全禁止一些恶劣的行为,例如在河流附近施用有毒化肥。

事实上,在中国,由于农业耕种大量使用化肥,富营养化污染物已给地下水、河流、湖泊和近海水域造成巨大威胁。目前,中国85%以上的湖泊已受到严重的富营养化污染。富营养化污染导致藻类大规模爆发。一些藻类会产生毒素,而这种毒素严重影响人类和水生物生长,甚至危及生命。单是2007年,中国就有八十二起藻类灾害在近海水域爆发(俗称“红潮”),受灾海域面积达11,610平方公里。藻类会使近海水域缺氧,导致鱼类和其他水生物无法生存。2006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宣布珠江河口和长江河口已成为新的藻类灾区。

农业产业化导致严重污染

在亚洲,每年施用的有毒农药总量高达五十多万吨,其中中国就是全球农药消耗量最大的国家之一。

那么,我们有什么替代方案?如何在不增加耕地,又不采用过去那种农业技术的情况下,提高农作物产量,解决全球近七十亿人口的生计问题呢?有些人认为转基因工程是解决以上问题的方案。但“报告”已明确指出,种植转基因作物并不是解决贫穷和饥饿的途径。相反,“报告”推荐了一系列被称为“智能耕作”的解决方案,包括有利于生态及支持生物多样性的耕作方法。这种耕作方法不仅能够满足当地需求,同时也适宜于本地条件。它使用了本地的种子品种,同时也应用当地传统种植技术进行耕作。

可持续农业才是人类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出路

现代耕作方式必须与自然环境及人类和谐共生,而不是与大自然对抗。全球上百万个农场的耕作情况已经证明,有利生态的可持续农业不仅能够提供充足的食物,保障粮食生产,补充自然资源,同时还能给农民和当地民众带来更丰足的生活。

要充分利用可持续农业的发展潜力,首先就需要在研究方面进行重大变革。既然可持续农业立足于生物多样性,政府机构便需要确保国家绝大部分研究经费,是投入到可持续农业。可持续农业既不会产生污染,不会使自然资源枯竭,同时还能为农民和广大民众提供营养均衡的饮食。

 

农业耕作的未来是绿色的,它绝对可以带给我们充足的食物。

——Gerd Leipold,绿色和平国际总干事











加入绿色和平,获得绿色和平电子通讯半月刊,了解更多环境危机的解决办法。

点赞  
0

阅读数: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