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农业 体验云南

2004年11月03日

穿着传统民族服装的云南小朋友

参与这次巡游的五位义工,分别来自瑞典、英国、日本、中国及香港特别行政区等国家和地区。在巡游期间,他们以日记记录巡游期间的所见所闻。百慕达的Lisa 和在日本出生,现居于瑞典的Akiko,用英文表达她们的感觉;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吴琼秀、在杭州工作的昆明人汪洋和广州的于勇,则用中文写出他们的感受。

10月16日

开幕仪式在昆明举行,「稻米之路」正式展开

Lisa:这是一个多云和有薄雾的早晨。当我们沿着满是小花的路走时,鸟儿在嘁嘁喳喳地唱歌。这些声音,我是从未听过的。

我今天的第一项工作是在路上的交汇点,指示舞台的方向,但不久便开始下雨。我被弄得湿透。很多参与开幕仪式的朋友把他们的雨伞给我,非常关心我的情况。我站在那里约一个小时,向大家用普通话说「你好」。很多人对我能说普通话感到震惊呢﹗

Akiko: 农民和宾客为我们的车队挂上写有「车拉枯」的牌,这是哈尼语「呼唤稻魂」,表示请求稻米灵魂回来的希望。我将跟随稻米的智慧和向世世代代种植稻米的农民表示衷心的感谢。明天我们会参观稻米田,非常紧张啊!

吴琼秀:我负责帮忙带领两位哈尼族的老太太跟老伯伯把写上了「稻米之路」的贴纸贴在车上,并且于车子开始行走时撒上稻谷,以预祝「稻米之路」能顺利完成。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位哈尼族人主动提出要求说要在撒稻谷是要唱歌,因为唱这首歌有祝福的意味。从这件事可看到农民对此次活动是充满很大的期望的,这也体现了 「稻米就是生命」这句话。

10月17日

巡游的第一站是新平。我们探访了花腰傣族,并感受他们的生活及风俗。

Lisa:我之前从未见过收割稻米的情况。农民们拾起一大束稻穗,啪的一声折断中间的木槽,然后谷粒就全都掉下来。巡游车上的农民也拾起稻穗帮手。很多农村也是这样工作,他们互相帮助,农村内所有人会在一个家庭的农田里一起工作。

到达目的地后,我们分成三组前往不同的稻田探望正在工作的农民,还协助他们用宝丽来相机拍下他们「眼中的稻米」。

当我们到达稻田时,发现原来我们要步行的泥墙是这样窄,我很震惊。我神经绷紧,提起双腿步进湿滑泥墙旁的道路时,我的膝盖开始像果冻般颤抖。

Akiko: 今日当我坐在巴士,看着窗外的山景时,泪,竟数次不由自主地涌出。眼前的山,是多么漂亮和充满自然美。在日本坐火车时看到的山与眼前的大大不同。日本的山头大都座落着发电厂。这些堆积在山头的金属,使我感到十分不安。大地真是明智,只是默默地忍耐。可能这是令我今天看到面前的美景,便感到安心的原因。

于勇:他们坚守着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用水力石磨碾谷,把稻米储存在架空的谷仓里,在稻田里养鱼以除虫和施肥。他们绝少利用农药化肥,也许这样产量不会特别高,但成本很低,有着更好的效费比,最重要的是,这样耕作对环境的干扰很少。他们祖祖辈辈以这种方式和这片肥沃的黑土地相处了数百上千年,他们不希望打破这种平衡。

10月18日

巴士继续在云南省前进

Akiko: 今天我们坐了九小时的巴士才到达元江。吃过早餐后,我们在早上八时便离开新平。我知道这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所以我昨晚已计划问农民李雪涛一些问题。

李雪涛今年三十一岁,住在云南省北面。他是家中第八代的农民,育有一女,四代同堂。我对雪涛基因改造生物的认识感到非常好奇。他说参与这次巡游前,对基因改造生物是一点也不了解。

他说:「这真是十分恐怖。」他表示十分关注,希望能知道更多相关资料,告诉朋友及当地农民。他还会做一些研究,看看有关基因改造生物的书籍。

10月19日

行程到达红河, 那是哈尼族居住及进行传统农耕工作的地方

Lisa:这几天好像特别长,我感到尤如已来到中国好几个星期一样。不过,这旅程其实只是四天而己(我们还剩下另外四天)。这里大部分景色都很壮观,特别是充满阳光的日子。

山峰都被茂盛的植物覆盖着。四辆巴士在曲折的山路上往山顶爬行,在云雾及森林中沿着峡峪行驶。我们这段车程崎岖不平,如果睡着的话,一定会从座位滑下来,在慌乱中惊醒。所以在巴士上睡觉几乎是不可能的。

Akiko:我在巡游车上认识了当地的农民,使我觉得他们非常热爱生活,而且跟这片土地有强烈的联系。当我们巡游车停下来,让我们在梯田拍照时,我留意到一个路牌:「时刻牢记,保护环境!」一个对我们人类非常有力的讯息。

我们可以见到部分梯田,因为天空总算让云雾离开了我们一会。我衷心感激天空和土地。我第六天的中国之旅由这强烈的经验开始。当时我跟自己说:到目前为止,我最喜欢这一天。

汪洋:原来哈尼族的梯田文化已有几千年历史,勤劳团结的哈尼族人民将传统、科学的水稻种植方法一代一代流传至今,他们的农耕灌溉模式是一个复杂而先进的水利工程,你想要全面地去了解它,我想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事情,总之我觉得好伟大。

10月20日

于稻米之乡庆祝稻米新年

Lisa:哇,真是厉害的一天!我们身在红河县甲寅乡,那是哈尼族的村庄。他们今天在庆祝新年。哈尼族有自己一套建基于稻米生长和收成的历法。今年稻米丰收,所以他们有大型的庆祝活动。这里的稻米节在哈尼族是很有名的,因为他们会在街上把百多张桌子排成一列,所有人也一起吃晚饭。

Akiko:哈尼族在新年的稻米收成节令我想起我的童年。整条村的气氛就像我儿时的夏祭一样。所有人又兴奋又忙碌地预备很多不同款式的食物。哈尼族大清早便开始准备肉食。他们就把农场里的牛、猪和鸡带进镇里,把生畜杀掉、切碎、煮熟,还加入很多不同的蔬菜和调味料。

于勇:甲寅乡的哈尼人在庆祝稻米丰收的日子里,沿街摆下千桌的宴席,任何人,不分种族,不分贫富,都可以坐下来,吃上一晚,喝上一杯,分享主人的快乐。哈尼人以 好客为荣,当我在大街小巷里闲逛拍摄的时候,不时有热情的哈尼人从屋里出来,邀请我进去喝茶吃饭,让人盛情难却。「幸福不是索取,而是付出」这个简单的哲理,在哈尼人的生活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10月21日

邻村的庆典和经验

Lisa:进村的路简直令人透不过气来。我们穿过森林,站在高处眺望草木繁盛的绿色峡谷。那里非常宁静,真希望我们可以多行一点或逗留久一点。

首先我们跟当地农民到梯田及协助他们用宝丽莱相机拍照。你能相信吗?他们帮我背起所有装备,并助我从又陡峭又湿滑的岩石走下来!我们到了一个农民的家拍照。我最喜欢在屋顶看妇女割下稻米去晾晒的一幕。我之前从未见过个情景。在田里、厨房、库房及屋顶,四处都是稻米!。

Akiko:进入哈尼村的最好方法是从正门进入。今天我们有些人在下午目睹一个年轻男人获邀到一位年老的哈尼族女士前,她似乎是村里最有智慧的女人。她替那男子举行一个宗教仪式。我希望自己像那女人一样能明白生命的深层意义。

绿色和平及协办单位带给我们这美妙和充满惊喜的旅程,令我觉得很感动。我发现当地的农民对能参与这巡游感到很满足,并很喜欢跟我们在一起。谢谢绿色和平!

汪洋:下午米田寨举行了种子交流会,广场上放着几十个种子品种,除了稻米外还有豆和玉米的种子,每个品种上都标注着名称、产地、生长条件、特点及产量。广场上农民们三五成群的探讨着自己选种的经验和种植的经验,也有我们同行的专家们进行科学的指导,我想这些农民们今天应该会很大的收获吧。广场上还有一箩稻米上放着一个红色的问号,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问号代表着什么,但我的直觉是这些稻米是不是有问题或是来历不明。农民朋友们也注意到了这个问号,看他们在询问我也就凑上去听听,原来这个问号是给挑选种子的农民一个警示,那就是将来的稻米种里可能会出现基因改造稻米,农民们应该注意到基因改造稻米可能会给他们田的农作物带来的影响,以及给农业可持续发展带来的影响……

旅途完结

Akiko 和 Lisa 关于基因工程的感想

Lisa:那些善良的农民完全不在意他们面前的危机。在 2005 年有些人可能走进他们的村庄,说些谎言说服他们种植基因改造稻米。如果其他中国的农民也是这样的话,是很容易被骗的。假如那些基因改造稻米出现什么问题,村落就会变得七零八落,村民都被迫迁到城市,而且有愈来愈多农村被卷入。

这些证据说明了基因改造农作物导致农业灾难的可能性。我很庆幸绿色和平会继续令各界关注这问题以及推广生态稻米种植。

Akiko:不应释放基因改造生物进大自然。停止此事发生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也要负责保存传统知识。基因改造生物会破坏自然与人类长久的关系,这是我们面对的其中一个最大的挑战。我们应该为这紧急事件站出来,现在还不太迟,但非常紧急。不应释放基因改造生物进大自然。

「稻米就是生命」之旅现在已经完结,Lisa 为我们留下总结:

我衷心希望这些从里到外都美丽的少数民族,能在没有生物科技财团影响下,继续种植稻米。不过,只是希望是不足够的,我们也需要做一些事!

《稻米之路-云南生态农业巡游》录像

观看 Quicktime (9.5 MBytes)

观看 Real (4.9 MBytes)

观看 Windows Media (5.2 MBytes)

点赞  
0

阅读数: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