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毒泥危害公众健康

2003年10月30日

绿色和平昨日中午在中环填海三期挖泥船附近举行海上记者会,邀请新闻界一起见证政府挖泥污染海洋。环境顾问公司为政府评估中环填海时不仅确定有三分二海泥有毒,绿色和平分析数据后发现在总数54个海泥样本中,化验出超过半数样本含铜量极高,而含极多铅、铬及水银的样本也有不少。有毒金属进入人体会引致各种疾病,大量有毒金属释出海洋,对海产和人类造成的污染更加不堪设想。

为了进一步监察海洋污染情况,绿色和平上周末开始,先后以书面、电话及面见方式联络挖泥公司及负责部门拓展署,要求收集海泥样本,拓展署最初答应本周三或周四批准绿色和平取样本,昨早却突然拒绝请求。绿色和平于记者会结束后派员专诚拜访挖泥船,但工人以上司不准为理由拒绝所请,绿色和平对拓展署出尔反尔表示遗憾,怀疑当局有意隐瞒真相,促请政府为保障公众健康及拯救海洋生态,提供极高含量有毒金属影响海洋生态和人类健康的数据。

绿色和平一直反对填海,因为挖泥会搅动沉积海?已久的毒泥,污染海洋。政府环评报告指出中环填海需挖走58万立方米海泥,并评定其中三分二,体积相等于200个标准泳池的海泥为C级,即高污染毒泥,须小心挖掘及运送。绿色和平发现经政府化验的54个海泥样本中,超过半数含铜量极高(即属C级),超过3成半含铅量极高,接近两成含铬量极高,超过1成样本含汞(俗称水银)量极高。

梅家永在海上记者会上表示,铜可引起呼吸道疾病,过度摄取会影响中枢神经及损害肝肾;铅会损害神经系统和肾脏,铬为致癌物质,汞可破坏血液、肾脏及脑部。这些有毒金属释出海洋可污染海产及鱼类,透过食物链进入人体。他补充说﹕「当有毒金属结合海底细菌或有机化合物相互作用,可能又会造成其它污染,过程更复杂。」

政府就中环填海三期进行环境评估,委托顾问公司于1995至1996年期间抽取海泥样本化验,并于2001年7月发表经环保署同意的环评报告。经详细分析,绿色和平发现顾问公司在中环填海范围内抽取所有海泥样本,均化验出有含镉、铬、铜、镍、铅、锌及汞。平均而言,铅的含量最多,每公斤海泥中有261.7毫克,其次为铜(161.6毫克)。

顾问公司根据环保署订立的准则,把海泥样本按重金属含量分为三个等级,包括高污染的C级、中污染的B级和低污染的A级。绿色和平发现所有样本中,有31个样本含铜量高,属C级,占样本总数的57.4%。有20个样本含铅量高,占总数37%。有10个样本含铬量高,占18.5%。有7个样本含汞量高,占12.9%。

在含汞量极高的样本中,最高的一个样本为每公斤海泥含14.1毫克汞,比C级下限标准1.0毫克超高14倍。在含铜量极高的样本中,最高为501毫克,超出C级下限标准65毫克逾7倍半。绿色和平发现最惊人的一个样本含铅超限131倍,达9850毫克(下限为75毫克)。

绿色和平不满房屋及规划地政局局长孙明扬,罔顾环评报告提出的有力数据、漠视公众健康和环保、坚称填海前期工程对环境的破坏可以挽回,主张恢复挖泥。绿色和平曾接触挖泥公司,对方表示现正奉命每天廿四小时分三更不停挖泥,绿色和平认为面对公众关注填海污染,政府应马上停工,而不是加快挖泥,似要造成既定事实。

梅家永引用震惊世界的海洋污染事件------「日本水俣病事件」为例,促请政府提高警惕,为保护海洋生态和市民健康着想,马上停止挖泥,避免类似的人间惨剧有机会重演。50年代初,日本九州岛南部熊本县水俣(音乳)镇上的4万人口中,有1万人出现口齿不清、手脚发抖、神经失常等症状,难以医治,其中一些人病逝时身体弯曲,状甚恐怖。其后附近地区陆续有人出现相同症状。1956年8月熊本大学医学院发表研究报告证实,这些症状由居民长期进食水俣湾中含汞的海产引致。研究发现汞进入海洋的途径为工业废水及农药,汞会积存于海产体内,又会与海上的细菌产生作用变成毒性更强的汞,经皮肤或鳃进入鱼类等海产体内,再透过食物链进入人体,迅速溶解在脂肪、又会聚集在脑部,引起细胞分裂死亡。此外,水俣病有遗传性,一些轻微受害者的后代生下来就有行动和语言上的障碍。

中环填海三期环评报告讲明挖掘及运输C级高污染毒泥时务必极度小心,而且必须有效地让它与环境隔离,为此政府已设立防漏挖泥爪及隔泥网。不过绿色和平昨早安排记者一起观察挖泥过程,目击政府所谓密封式挖泥爪不时渗漏海泥和海水,这些海泥又轻易溅出网外。梅家永批评政府的防污染设施是「斩脚趾避沙虫」,不能治本!绿色和平指出一动工挖泥已构成污染,因为搅动海水会助长释放有毒污染物到海洋水,而水流又会扩散污染,治本之道是停止挖泥。

点赞  
2

阅读数:1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