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投资印尼可再生能源,中国企业的机遇与挑战

2024年4月29日

作者顾鑫涔,为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文章首发于财经十一人。

3月30日,国家能源集团所属国电电力宣布中标印尼卡朗卡德斯地区的10万千瓦漂浮式光伏电站项目。这是中资企业首次成功中标印尼的集中式光伏项目,标志着中企正式入局印尼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市场。

印尼是全球第一大煤炭出口国,截至2022年末,印尼的发电类型仍以化石燃料为主,可再生能源装机量占比只有13%左右,其中风能为和太阳能装机量占比不足1%,距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发布的2021-2030年电力供应规划中“2025年将可再生能源装机量占比提升到至少23%”的目标相差较大。

摆在国际投资者面前的,是印尼可再生能源的巨大发展潜力、以及巨量的资金需求。

● 印尼可再生能源的大蛋糕

2023年底,由印尼政府和国际伙伴集团(International Partners Group, IPG)发起的印尼公正能源转型伙伴关系(Just Energy Transition Partnership,JETP)发布了综合投资与政策计划(Comprehensive Investment and Policy Plan,CIPP),其中预期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量将占到整个电力装机量的44%,这个份额将在2040年上升至75%,在2050年达到90%。其中,可变可再生能源(Variable Renewable Energy,以光伏和风电为主)的装机量份额将从目前的不足1%上升到2030年的14%,2040年的25%,以及2050年的36%。

印尼未来能源结构及装机量的预测
(资料来源:公正能源转型伙伴关系秘书处和工作组,2023)

到2040年,可变可再生能源将占新增发电量的60%。这一扩张主要来源于经济高效的太阳能发电项目,其装机量将从目前的不足1吉瓦激增至2030年的29吉瓦,而风电项目装机量将在2030年增至8吉瓦。

在综合投资与政策计划中详细列出的优先级项目(Priority Projects)中,光伏项目64个,共约3吉瓦,投资需求约为28.3亿美元,多数计划于2024年发起;风电项目53个,共约5吉瓦,投资需求约为44.8亿美元,均计划于2030年前发起。

与印尼现有光伏和风电装机量相比,要达到JETP综合投资与政策计划中2030年的装机量目标,缺口将近35吉瓦。

印尼未来风光储装机量及平均每年投资额的预测
(资料来源:公正能源转型伙伴关系秘书处和工作组,2023)

印尼发展可再生能源的雄心不止于满足国内能源需求。由于新加坡对进口低碳电力的需求,促成了两国签署可再生能源合作备忘录,印尼渴望凭借毗邻新加坡的地理优势,成为其首批低碳进口项目的提供方。截至目前,新加坡能源市场管理局(EMA)附带条件地许可了5个项目,从印尼进口2吉瓦的太阳能,而印尼则是期望到2035年能向新加坡出口11吉瓦的低碳能源。

4月1日,中国-印尼可再生能源投资论坛在北京举办,印尼国家电力公司总裁在论坛上表示,印尼正在加快能源结构转型升级,清洁能源领域投资建设前景广阔。

● 中国企业的机遇与挑战

中国是印尼的最大贸易伙伴,也是其第二大外资来源。4月1日,在与习近平主席的会谈中,来华访问的印尼新当选总统普拉博沃表示,将延续佐科总统的对华友好政策,积极推进两国的战略对接。

2023年10月18日,印尼与中国发布《关于深化全方位战略合作的联合声明》,其中第十条提到,两国将加强可持续发展合作,在能源基础设施、清洁能源发展重点产业开展更多高质量合作,包括风电与光伏。

普拉博沃访华期间,印尼驻华大使馆与印尼登嘉拉战略咨询智库,以及印尼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在北京联合举办2024年中国—印度尼西亚可再生能源投资论坛,意在吸引中资企业在印尼投资可再生能源领域。印尼国家能源转型工作组主席在会议上表示,印尼将新增更多可再生能源发电厂,支持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发展。

中国国家能源集团目前在印尼拥有三座燃煤电站,是印尼电力领域投资规模最大的中资企业。2023年10月,第三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国家能源集团率先与印尼国家电力公司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2024年3月,国家能源集团中标100兆瓦漂浮式光伏电站项目,这也是国家能源集团的首个境外光伏电站投资项目。

这一项目不仅拓宽了国家能源集团的海外投资业务,更是打开了中资企业在印尼中标集中式光伏项目的大门。从传统的煤炭投资拓展到可再生能源投资,国家能源集团为在印尼运营燃煤电站的中资企业提供了投资结构转型的借鉴。

中国能建集团不久前在雅加达召开东南亚市场专题会议,会上强调,中国能建将大力践行国际业务优先、新能源优先的理念,公司将把东南亚作为国际业务发展的核心战场和重要战略市场。

毋庸置疑,印尼的可再生能源将是未来的发展热点,而光伏作为成本降速最快的电源,更将成为重点发展领域。

虽然前景光明,但中资企业仍面临不少挑战。

首先是来自国际同行的竞争,例如来自印尼最大的外资来源国新加坡的企业。自印新两国去年签署可再生能源合作谅解备忘录后,越来越多的新加坡企业加大了印尼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与合作,其中新加坡星生集团计划在印尼建设全球最大的漂浮式光伏电站,峰值容量2.2GW,将通过400Kv海底输电网向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出口300MW电力。

中资企业在融资方面也需要进一步拓宽渠道。

绿色和平研究发现,在项目造价和发电效率不断突破瓶颈之后,融资成本就成为可再生能源项目平价的关键因素。相比欧美日金融机构,中资银行的外币资金拆借成本较高,贷款利率缺乏优势。中国企业的一些国际竞争对手则利用其低成本和长贷款期的融资优势,在项目竞标时报出很低的价格。中资企业应该借鉴国际同行的经验,充分利用境外国际金融机构、外资银行的资金以加快发展,例如通过与境外金融机构组成银团参与海外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融资,这种项目融资模式已经有成熟的运作经验。

相关阅读

21
2024.05

潜入深海:揭开深海采矿的神秘面纱

是时候聊聊深海采矿了,更好地认识我们的能力和局限,才能更好地保护深海之中那些脆弱的生态系统

21
2024.05

绿色和平发布深海采矿简报,梳理科学发现与政策发展的最新洞察

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于今日发布《深海瑰宝之下——深海矿产开发现状及其环境影响机制梳理》

16
2024.05

一起做比自己更大的事 | 属于气候行动者的“鸭先知文化节”

本次鸭先知文化节不仅汇聚了气候行动者们,举办好玩的气候行动工作坊,也会邀请各领域的学者、艺术家、气候行动先行者与大家分享有趣的气候行动案例,畅谈他们如何思考气候变化与我们的关系,共同探索气候行动的诸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