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世界水日的警钟:勿为能源牺牲水

2014年3月24日

内蒙古的露天煤矿 © 绿色和平

 –本文于2014年3月24日发布于南方周末微信

本周六(3月22日)是“世界水日”,今年联合国第一次把世界水日的主题定为“水与能源”,旨在探讨两者关系及面临的挑战,寻找保障水和能源有效、持续供应的途径。

能源是发展的基石,而水资源是生命的基础。现在世界多地,两者已经出现矛盾,且此矛盾正日渐突出。水资源总量有限,全球目前有20多亿人生活在极度缺水的国家。而全球能源生产的耗水量正在急剧增加,2035年将为2010年的两倍多,从660亿增加到1350亿立方米 。

以中国为例,“水与能源”问题非常具有代表性。伴随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以煤炭为主的化石能源消耗量正在快速增长。目前中国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的70%。中国的能源发展之车,现在为止,主要依靠燃煤来推动。而煤炭消费必然大量耗水。中国人均水资源量只有全球平均1/4,是典型的缺水国家。能源消耗带来的水危机正在愈演愈烈。

早在2012年,就曾有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团队提出预警,中国十二五规划的煤电基地耗水,将使内蒙古、陕西、山西、宁夏省区工业水量难以为续。2015年全国大型煤电基地上下游产业链需水量总计约99.75亿m3,相当于黄河正常年份可供分配水量的1/4以上 。书本之外,这项预警正在多个地区,以不同形式显形,例如陕西榆林地区的河道被破坏断流 ;鄂尔多斯地区煤制油项目造成地下水位严重下降,影响民生 。如笔者现场走访及调研所了解到的,以黄河流域为代表,煤炭工业抢水之争已经打响,已经有项目因为水资源不到位开工时间受到严重拖延,通过“水权置换”的试行,煤炭工业已经开始和农业进行水资源的争夺。

我们所正在经历的这次中国式“水与能源”问题,目前还是一个动态过程,正在演变发展。在今天我们迎来第22个世界水日之时 ,中国的煤炭工业正在一些新的地区以及领域扩张。下面的一些数据可以给大家一些概念:2013年,中国15个煤制气项目拿到路条(此前煤制气项目只是极少数的零星批复),2020年的产气预期达500亿立方米以上 ,而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煤制气项目总和才有4个 ;2013年,据不完全统计,国家发展委新批准15个大型煤矿,新增年产能1亿吨 ;2005年,中国的煤炭消耗量是21亿吨,2011年,达到36.6亿吨,约占全球一半,2015年,预计达到40亿吨。这些新增产能,分布在对于涵养水资源重要的草原、河流等附近,其可能(或已经)对水资源造成威胁的形式包括破坏水源涵养区、污染、过度消耗等等。

能源与水资源对于国计民生缺一不可,而当后者的安全受到威胁,成为无法替代的紧缺要素时,前者的发展方式就需要慎重考虑。能源结构由什么组成,煤炭应该占多少,可再生能源应该占多少,以及能源发展的速度、区域与规模,这些是很艰难,但可以调整和可以发掘新思路的命题。而相对的,增加水资源的合理可选方式几乎没有!藉此世界水日“水与能源”的主题,希望能有更多研究能源的专家学者,能和研究水的专家学者一起,坐到同一张桌子上,认真为中国能源发展的方向找到一个新思路,勿再加剧难以逆转的水资源危机。

–作者系环保组织气候与能源资深项目主任

相关阅读

09
2022.02

国际银行应对气候风险最新进展,有益经验助力中国“双碳”进程

作者: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郝江北 文章首发于财新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严峻,气候变化相关金融风险愈发得到国际有关机构的重视。2015年,G20框架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成立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推动金融行业对气候风险进行评估,并对利益相关方披露。201 […]

23
2022.02

聚焦未来?新一轮全球气候治理下的中欧合作

作者系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寇静娜,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对于全球气候治理而言,刚刚结束的2021年是一个不得不弥补上一年度未完成任务的繁忙年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初席卷全球,几乎令所有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都被推迟或放缓。 […]

02
2022.03

“后格拉斯哥时代”的国际气候合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元玲,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文章首发于FT中文网 尽管自2021年11月14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的闭幕至今才数月,但及时审视格拉斯哥之后国际社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具有现实意义,毕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