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世界水日的警钟:勿为能源牺牲水

2014年3月24日

内蒙古的露天煤矿 © 绿色和平

 –本文于2014年3月24日发布于南方周末微信

本周六(3月22日)是“世界水日”,今年联合国第一次把世界水日的主题定为“水与能源”,旨在探讨两者关系及面临的挑战,寻找保障水和能源有效、持续供应的途径。

能源是发展的基石,而水资源是生命的基础。现在世界多地,两者已经出现矛盾,且此矛盾正日渐突出。水资源总量有限,全球目前有20多亿人生活在极度缺水的国家。而全球能源生产的耗水量正在急剧增加,2035年将为2010年的两倍多,从660亿增加到1350亿立方米 。

以中国为例,“水与能源”问题非常具有代表性。伴随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以煤炭为主的化石能源消耗量正在快速增长。目前中国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的70%。中国的能源发展之车,现在为止,主要依靠燃煤来推动。而煤炭消费必然大量耗水。中国人均水资源量只有全球平均1/4,是典型的缺水国家。能源消耗带来的水危机正在愈演愈烈。

早在2012年,就曾有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团队提出预警,中国十二五规划的煤电基地耗水,将使内蒙古、陕西、山西、宁夏省区工业水量难以为续。2015年全国大型煤电基地上下游产业链需水量总计约99.75亿m3,相当于黄河正常年份可供分配水量的1/4以上 。书本之外,这项预警正在多个地区,以不同形式显形,例如陕西榆林地区的河道被破坏断流 ;鄂尔多斯地区煤制油项目造成地下水位严重下降,影响民生 。如笔者现场走访及调研所了解到的,以黄河流域为代表,煤炭工业抢水之争已经打响,已经有项目因为水资源不到位开工时间受到严重拖延,通过“水权置换”的试行,煤炭工业已经开始和农业进行水资源的争夺。

我们所正在经历的这次中国式“水与能源”问题,目前还是一个动态过程,正在演变发展。在今天我们迎来第22个世界水日之时 ,中国的煤炭工业正在一些新的地区以及领域扩张。下面的一些数据可以给大家一些概念:2013年,中国15个煤制气项目拿到路条(此前煤制气项目只是极少数的零星批复),2020年的产气预期达500亿立方米以上 ,而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煤制气项目总和才有4个 ;2013年,据不完全统计,国家发展委新批准15个大型煤矿,新增年产能1亿吨 ;2005年,中国的煤炭消耗量是21亿吨,2011年,达到36.6亿吨,约占全球一半,2015年,预计达到40亿吨。这些新增产能,分布在对于涵养水资源重要的草原、河流等附近,其可能(或已经)对水资源造成威胁的形式包括破坏水源涵养区、污染、过度消耗等等。

能源与水资源对于国计民生缺一不可,而当后者的安全受到威胁,成为无法替代的紧缺要素时,前者的发展方式就需要慎重考虑。能源结构由什么组成,煤炭应该占多少,可再生能源应该占多少,以及能源发展的速度、区域与规模,这些是很艰难,但可以调整和可以发掘新思路的命题。而相对的,增加水资源的合理可选方式几乎没有!藉此世界水日“水与能源”的主题,希望能有更多研究能源的专家学者,能和研究水的专家学者一起,坐到同一张桌子上,认真为中国能源发展的方向找到一个新思路,勿再加剧难以逆转的水资源危机。

–作者系环保组织气候与能源资深项目主任

相关阅读

11
2023.01

林业碳汇风险难避,使用碳抵消应谨慎 | 观点

在“双碳目标”提出和CCER(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市场或将重启的刺激下,中国林业碳汇发展开启了“加速模式”。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最新梳理与分析了当前全球森林生态系统的碳汇潜力、林业碳汇风险与市场乱象。

11
2023.01

媒体简报发布:林业碳汇交易增长与风险并存 企业应谨慎使用碳抵消

企业需认识到林业碳汇对减排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应减少化石燃料排放,依靠能源转型、产业技术升级来实现净零排放目标。

04
2023.01

来关注告急的冰冻圈 | 绿色和平经典回顾

2007年夏天,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气候和能源项目组远赴位于世界最高峰喜马拉雅山脉的绒布冰川。他们手持1968年的绒布冰川历史照片与当时的冰川现场进行了对比——在39年时间里,绒布冰川退缩了近300米。 后来,前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把绿色和平拍摄的这张对比照片(如上图)放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内,这是来自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