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官方文件曝光:北极漏油危机没有具体应变计划

2013年2月16日

您知道“北极理事会 (Arctic Council)” 这个组织吗?

1996年成立的“北极理事会”由“北极八国”美国、加拿大、俄罗斯、芬兰、冰岛、挪威、瑞典及丹麦(包括格陵兰)组成,而中国、南韩、欧盟等国家则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会议。北极理事会的使命是要以“高层次的跨政府论坛促进北极诸国之间的合作、协调及互动”,包括“保护北极环境,确保北极的可持续发展”等。

防范、应变油污的协议内容令人失望

© Jim Hodson / Greenpeace

北极理事会成立7年以来,贡献非常有限,只是在2011年发表的《努克宣言》中签订了成立以来的第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北极海空搜救合作协议》。而对于北极面临的日益复杂的环境危机,包括海冰融化以及贪婪的石油公司试图开发北极资源等状况,北极理事会却一直没能达到应有的监管及领导角色。

所以,当绿色和平得悉理事会正在筹划订定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以确保有效应对一旦在北极发生的漏油事故之时,一度让我们以为,北极的未来终于出现曙光。

可惜,绿色和平最近掌握了一份外泄的官方文件 — 北极理事会新成立的工作小组所撰写的《北极海洋油污防范及应变合作协议》草稿点此下载草稿的PDF档案),内容却令我们大为震惊。

仅要求各国“以现有资源采取适当措施”

即使在北极钻油的风险显而易见,草稿中却完全没能就漏油应变设备的最低要求、建造救援井、清理油污或拯救受污染动物的方案提供引导,更没有提及具有威慑力的惩处机制、石油公司责任及跨国漏油事故安排,而仅仅以要求各国“确保尽力以现有资源去采取适当措施应对漏油事故”这样的含糊字眼轻轻带过。

© Jose Luis Magana / Greenpeace

一直阻止北极钻油的国际绿色和平项目主管Ben Ayliffe分析指出:“这份合作协议草稿显示,一旦出现漏油事故,北极理事会根本没有能力保护脆弱的北极环境,也绝不能确保肇事的油公司承担责任。”

石油公司竟然能够参与订定协议?

在翻看了北极理事会的Flickr 相册之后,相信您也不难理解草稿内容为何这样言之无物——因为我们发现,石油公司代表也参与了制定草稿的工作小组,包括出席和“拍板”草稿内容的最后一次会议。

哪一方的利益备受关照,显而易见。而且我们怎么能相信被揭发北极钻油计划错漏百出的壳牌(SHELL)等石油公司能向工作小组提出应变良策?

我们仍然可以向北极理事会施压,修改协议

不幸中的大幸是,这份合作协议仍然没能提上北极理事会的议事日程,我们仍然有机会在今年5月理事会召开部长级会议前,推动工作小组修改内容。

要工作小组明白这份草稿的缺失之处,写入真正可以守护北极脆弱生态环境的内容,我们需要您的支持,请立即参与联合署名,壮大全球守护北极的呼声,告诉北极理事会:“不要打官腔,以空洞的条款代替守护北极的确切责任和承诺!”

 

相关阅读

09
2022.02

国际银行应对气候风险最新进展,有益经验助力中国“双碳”进程

作者: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郝江北 文章首发于财新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严峻,气候变化相关金融风险愈发得到国际有关机构的重视。2015年,G20框架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成立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推动金融行业对气候风险进行评估,并对利益相关方披露。201 […]

23
2022.02

聚焦未来?新一轮全球气候治理下的中欧合作

作者系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寇静娜,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对于全球气候治理而言,刚刚结束的2021年是一个不得不弥补上一年度未完成任务的繁忙年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初席卷全球,几乎令所有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都被推迟或放缓。 […]

02
2022.03

“后格拉斯哥时代”的国际气候合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元玲,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文章首发于FT中文网 尽管自2021年11月14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的闭幕至今才数月,但及时审视格拉斯哥之后国际社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具有现实意义,毕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