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我在联合国大会上用中文发言#1:环境激素之辩

2012年11月5日

绿色和平污染防治项目主任武毅秀在联合国第三届化学品管理大会上。

引言:

2012年9月21日周五夜里10点10分,随着联合国第三届化学品管理大会的主席Johanna女士宣布“本届会议结束”的讲话,会议现场爆发出了长久的掌声。来自各国的富于经验的外交家们、关注议题的主管官员们、环保领域的民间组织代表们第一次舒缓了一周多来紧绷的神经,露出了放松的笑容。很多代表和同事们甚至拥抱在了一起,共同庆祝着这一时刻。

来自124个国家的500多名代表,终于就一项重大的化学品议题——“环境激素”,达成了一致意见。

内分泌干扰化学品(“环境激素”)作为一个“新兴政策议题”被纳入了“国际化学品管理战略方针”,这意味着,持续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对环境激素问题的关注,随着在世界范围内的不断升温,终于被纳入了国际化学品管理框架的视野。

我代表绿色和平跟踪“环境激素”议题在化管大会上的讨论已经有一年有余,是会上除了中国代表团之外的少数几个中国人之一。在这一年里,我与我的同事们见证了“环境激素”在化管大会平台上一波三折的“命运”,各中的起伏和各方为此付出的努力令人感慨良多。

绿色和平行动者们在活动中展示污水样品,敦促政府关注有毒有害污染物并公布于众,公众有知情权。 © Yudhi Mahatma / Greenpeace

“环境激素”之辩

环境激素是什么?其实它就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中。从塑料玩具到沐浴露,从饮水杯到盘中餐,环境激素作为一种人工制造的化学品的总称,被广泛的添加或使用于各类材料,可以说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它可以模仿天然雄性或雌性激素的特性,与性早熟、生殖发育障碍、肥胖等多种疾病有脱不了的关系,它以极微小的剂量就可能对人体的内分泌系统兴风作浪,而它在儿童发育关键窗口期的“潜伏”作用,可能会对成年后的各类内分泌系统疾病埋下隐患……正如一位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在一次有关环境激素的技术会议上所说,“我们对这类化学品研究的越多,越加认识到对其进行了解的难度与挑战。”

环境激素类化学品广泛存在和持续作用的忧虑,再加上对其进行研究和控制方面能力的显著不足,成为将该议题纳入国际化学品管理的议程的主要动力。

每三年举办一次的国际化学品管理大会,作为国际化学品管理战略(SAICM)机制下、由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创立的唯一的一个化学品管理全球框架,为提出并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平台。从2011年起,为准备将环境激素议题作为“新兴政策议题”纳入2012年第三届化管大会上讨论并出台决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共同提出了一份注定“命运多舛”的提案。

将“环境激素”议题纳入国际化学品管理战略框架下的艰辛努力就此开始了……(未完待续)

——绿色和平污染防治资深项目主任 武毅秀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

相关阅读

23
2022.06

国际奥林匹克日 | 绿色和平的两场北京奥运故事

从08年夏奥到22年冬奥,一家国际环保组织的15年“陪跑”之路。

27
2022.05

灵魂一问:“去毒”这件事儿,电商平台做到位了么?

有毒有害物超标的商品出现在电商平台,不仅会影响消费者的健康,追起根本,更是严重的环境问题。它们之间有哪些关联?在“去毒”这件事儿上,除了仓促下架,电商平台又该如何监管与应对?

18
2021.06

不做“卷心菜” | 一份可持续、可“躺平”的工作指南

当“996+”的浪潮席卷职场,许多人一不小心就扮演了一颗圆滚滚的“卷心菜”,衍生出“酸、甜、苦、辣”多种烹饪方法。打工人不易,在万物皆可卷的2021年,除了暗暗研究摸鱼攻略,打工还能否玩出新花样吗?秉持“低欲望、少消费、淡泊名利”的生活态度,高举“反内卷”大旗的泛95后&00后们还能开开心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