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十年围剿,逼上“凉”山

2011年11月22日

海南长臂猿因为热带雨林的减少而生存日益艰难,不得不被逼上“凉”山。

 

海南的热带天然林不仅是中国现存面积最大的热带雨林,也是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它不仅是中国热带雨林“皇冠上的宝石”,更是守护生态安全的“海南岛之肺”。

然而,在过去的十年中,海南岛中部山区的热带天然林逐渐消失了将近1/4。而天然林的消逝,带来的问题并不仅仅是我们的绿肺变得满目疮痍,为海南省频发的自然灾害埋下了伏笔,也让雨林中的珍贵的动植物们,也在萎缩的家园中生存得举步维艰。

破碎的天然雨林

2010年开始,绿色和平奔赴海南进行实地考察,我们以公开发布的遥感数据,地图资源和国家林业局公布的官方林业数据为基础,并进行了大量的实地勘测和样本数据分析,多次的田野作业和科学研究,逐渐还原了海南热带天然林分布在过去10年发生的变化。

我们发现,海南岛中部山区雨林在过去十年消失了108万亩,是原有天然林总面积的24.66%, 导致大面积退缩的主要原因是浆纸人工林、橡胶林、农业经济作物的种植,以及其它商业开发行为。其中违法及违规操作的浆纸人工林问题尤其明显,侵蚀了近13%的天然林面积。浆纸人工林的侵入或包围让热带天然林的破碎化趋势进一步加剧。

逼上“凉”山的长臂猿

海南中部山区重要的国家级、省级自然保护区都不同程度地遭到了这样的人为“围堵”。而在这片森林中,孕育和栖息着中国最珍稀的动物之一——海南长臂猿。海南长臂猿不仅是中国唯一的类人猿,更是中国的特有物种,比大熊猫还要珍稀。

海南长臂猿曾广泛分布于海南全岛,20世纪50年代全岛 12个县区的数量达到2000多只。自60年代以来,长臂猿数量剧减,尤其是近十年来大量种植人工林的大肆种植,让原本喜欢栖息于海拔600米以下的低地热带雨林的长臂猿现在只能退缩到海拔900米左右的山地雨林中,如今更是退缩到仅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仅16平方公里的原始雨林中。而这种人工大面积种植不仅减少了长臂猿栖息地的范围,还进一步切断了长臂猿的迁徙路径。现在,海南长臂猿的数量已经跌落到了23只。人工林对天然林的围城之势可谓是把长臂猿逼上了“凉”山。

 

守护人类与动物共同的森林家园

海南的原始森林恰如一块珍贵的宝石,不要让它蒙上无法抹去的阴影。

 

海南省作为中国率先开始实行天然林全面禁伐的省份,从1994年到现在走过了比全国其他实施天保工程的省份更长的年头。然而,在取得很大成绩的同时,海南珍贵的热带天然林植被还是由于人工林的不合理发展,以及其他用地而受到侵占和破坏。

最近几年,受极端天气的影响,海南岛经常遭受由台风带来的强降雨,并由此造成滑坡、泥石流和洪灾,对海南的居民生活、交通乃至旅游业都造成巨大的损失。保护好原生植被,科学规划和发展人工林,恢复生态脆弱区的天然植被,是维护海南的生态安全,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根本之道。

我们呼吁海南省政府和海南林业局能够真正落实 《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坚持生态立省环境优先”的战略定位,严格执行国家天保工程关于天然林保护的有关规定,杜绝和消除人工林违规种植的现象,并重新规划浆纸人工林项目,逐步恢复破碎的天然林,守护住野生动物和人类共同的森林家园。

 

相关阅读

31
2021.03

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报告揭示破坏生物多样性与动物源传染病的关联

2021年3月30日,北京——世界卫生组织在其关于新冠病毒溯源报告中指出了人类与野生动物接触可能带来的疾病风险。完好的自然生态系统为人类与自然界中的病毒提供了“安全缓冲区”,而自然生态系统被破坏,则会破坏这一安全屏障并可能带来对人类健康的威胁。  世界卫生组织英文报告原文 绿色和平东亚森林 […]

05
2021.06

世界环境日:对中国生态恢复行动纲领的四个思考

作者:潘文婧 (绿色和平森林与海洋项目经理) 近期十五头野生亚洲象一路北上接近昆明的情况引起了巨大的关注。近年来,生活在云南省南部的亚洲象呈现逐步扩散的趋势,除了种群缓步增长带来的栖息地需求增加的原因,亚洲象适宜栖息地整体减少和破碎化加剧,是亚洲象向外扩散的最根本原因。一项2017年的研究显示,19 […]

08
2021.06

世界海洋日 | 在“与海同乐”中守护海洋

作者:黄蕴仪(绿色和平森林与海洋项目主任) 2021年世界海洋日的主题是“生活与生计”(life & livelihoods)[1]。据联合国数据统计,全球约35亿人依赖海洋生活。而旅游业作为当今世界产值最大的行业之一,在为全球经济贡献达数万亿美元的同时,也支撑了无数沿海居民的生计。今年以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