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北极的石油热会是愚蠢的临界点吗?

2011年5月24日

过去十年中,北极的海冰每年都在持续消融,已经成为或正在接近历史记录的最低点。北极的海冰在消融,冒险者对于财富的贪婪越发显现。不幸的是,冒险者的数量似乎不在少数。

整个世界好像都在向着一个不可逆转的目标争先恐后地跑过去 – 在我看来,对这个目标的最佳描述,应该是 “ 愚蠢的临界点 ”。请允许我说明如下:

证据1

面对让人最为揪心,最为明显的气候变化的事实,我们的集体反应,似乎并不是理性反思和感到紧迫,更多的却是欢乐和贪婪。正如维基解密(Wikileaks)上周公布的外交电文所述,受人尊敬的国家领导人们,就要失去理性,陷入到疯狂的资源攫取中了。“瓜分北极”在现实政治中的唯一解读,就是“护住我在北极的利益”。各国为了眼前利益彼此争斗,赤裸裸地将长期风险抛之脑后。俄罗斯甚至还把国旗插到了北极下方的海床上。如此可怕的场面并不是漫画中的情节,而是现实。

“该地区面临的不仅仅是环境方面的挑战,”北极理事会会议召开之前,希拉里•克林顿上周在努克(Nuuk)如是说道,“比方说,海冰的消融会对海运、渔业、旅游业造成影响。对于新的油气资源储备的开发可能,也会造成更大影响。我们应寻求以明智、可持续的方式抓住这些机遇,并保护北极的环境及生态系统。”

对不起,克林顿国务卿。请问冒着破坏您所要保护的环境及生态系统的风险,攫尽北极最后一滴石油,有什么明智和可持续的地方么?

证据2

就在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一家苏格兰的小能源公司正在北极只身抢夺先机。该公司的一台钻机开始了北极今年的唯一钻探。他们的赌注很大——我并不是指他们为了钻探经营的冒险赌博而从别人那里借来的9亿美元,而是指在气候变化正在发生的紧要时刻,在地球上最脆弱的生态环境里发生灾难性石油泄漏的威胁。

据美国矿产管理局(the US Minerals Management Service)估计,仅在阿拉斯加以外这一片北极海域中,石油开采期内就会有“五分之一”的可能性发生严重石油泄漏。随着勘探区域的扩大,泄漏事故发生的总体几率也会增高。凯恩能源(Cairn Energy)今年计划开采的区域,位于格陵兰西部以条件恶劣著称的“冰山巷”——那里气温低于冰点,天气条件极端,而且充斥着从格陵兰岛冰川脱落下来的众多危险冰山。他们仅有几个月时间实施勘探作业,减压井很有可能无法在同一工期内完工。也就是说,一旦发生井喷,石油泄漏可能会延续数年。剧毒的石化混合物会不加限制地污染营养丰富,关乎全球渔业健康的北极水域。而且即便堵住了泄漏,就目前所知,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清理明冰面下已泄漏出的石油。

证据3

如果情况还不够复杂的话,那就再加上俄罗斯的浮动核电站吧。是的,你没听错。在陷入困境的福岛反应堆还在向海洋中排放大量的放射性积水同时,俄罗斯正在建设和实验浮动核电站,为勘探包括石油在内的北极资源助力。就在两个星期之前,才有一艘俄罗斯核动力破冰船在冰冷的喀拉海(Kara Sea)发生了放射性物质泄漏,不得不被拖回港口。

从“瓜分北极”的电文,到冰山巷中新开始的钻探,再到浮动核电站,我们见证了到处都在发生的“愚蠢临界点”。北极受到了威胁,受到了人类对石油依赖的威胁。而为了石油,人类似乎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冷静下来,并彻底反思。那么多更明智的解决方案,被摆在那里,弃之未用。与其冒着发动战争,并破坏我们最宝贵的环境资源的风险,攫取尽最后一滴石油,不如提高能源效率,如此一来,仅欧盟各国每天就能节省110万桶原油

醒醒吧,贪婪的人们。不要令现实政治把我们拖过不可逆转的临界点。保护脆弱北极,减少石油消耗,拥抱大有可为的清洁能源。

 

Iris Cheng,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原文链接

感谢东西网志愿者协助翻译

相关阅读

09
2022.02

国际银行应对气候风险最新进展,有益经验助力中国“双碳”进程

作者: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郝江北 文章首发于财新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严峻,气候变化相关金融风险愈发得到国际有关机构的重视。2015年,G20框架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FSB)成立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推动金融行业对气候风险进行评估,并对利益相关方披露。201 […]

23
2022.02

聚焦未来?新一轮全球气候治理下的中欧合作

作者系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寇静娜,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本文首发于FT中文网 对于全球气候治理而言,刚刚结束的2021年是一个不得不弥补上一年度未完成任务的繁忙年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初席卷全球,几乎令所有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都被推迟或放缓。 […]

02
2022.03

“后格拉斯哥时代”的国际气候合作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元玲,本文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国内低碳发展政策研究项目特邀撰稿。 文章首发于FT中文网 尽管自2021年11月14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的闭幕至今才数月,但及时审视格拉斯哥之后国际社会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具有现实意义,毕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