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绿色和平特别小组在日本开始探测核辐射

2011年3月30日

戴着口罩的日本女灾民和她的孩子。

我们的小组现在在距离福岛45公里一个叫米泽市的地方,下榻在一间名为“微笑”的旅馆。这旅馆的大笑脸标志在当下显得特别奇怪。这里有供电和互联网让我们工作。比起几公里以外无家可归的灾民来说,这里的情况实在好得多了。我们小组从大阪带来许多食物,因为我们要避免食用福岛本地的东西,尤其是牛奶。

有一天我们到了一个住了500名灾民的小区中心,有人说其中200人是海啸的灾民,另外300人是逃避核辐射的灾民。小区中心内有很多纸箱和床褥,灾民用来划分私人空间。但实际上大家都睡在同一个公共空间里,那里没有什么私隐可言。

有一位女灾民知道我们是绿色和平的工作人员,便向我们说起担心日本的官方资料不可靠,问我们福岛市现在到底安全与否。可是那时候我们小组还并没有展开辐射探测工作,不能告诉她最新的情况。她的表情看来很惊慌,日本人不会轻易把喜怒形于色,他们总是镇定示人,但看得出来他们其实很害怕。

后来我们发现福岛市的辐射水平很高。根据度量资料,这里的辐射水平与传媒和日本政府所公布的吻合。某些地方辐射水平特别高,停留8天便会超出“全年最多辐射摄取量”,但我依然看到有人在街上骑自行车,像平时一样来来往往。我感到有点不安。

这里的超级市场还有食品,但许多货架空空如也,今天早上我们就看见一家小商店正在不断地补充牛奶。

日本灾民在米泽市社区中心留宿。

早上9点,我们从米泽市出发,到了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地方进行辐射探测工作。我们不能在高辐射量的地方久留,以免摄取过量的辐射。

这是阳光充沛的一天,幸好我脸上的微红是太阳光的“辐射”,而不是来自核电厂的。

当我们进行辐射探测的时候,Geiger辐射探测仪不断发出“哔哔”声,实在烦人,我们索性关掉了声响,不过我们必须让警报开启着。由于探测的地区风很大而且非常干燥,尘埃和雪都带有辐射,所以当我们到了高辐射量的地方都不能下车,而且需要迅速移动,以免一下车沾染了辐射而带回车厢里。

绿色和平辐射监察小组日本福岛一带检测地图 (英文)


点此放大地图(英文)

我们在福岛核电厂约35公里外的地方遇到了警察路障,警方并没有阻止我们的工作。那里的道路仍然有车辆在行驶,但都不像是来自人道救援或消防工作的。可能他们都是拿到了准许证回家收拾的人吧。

福岛一带其实很漂亮。但在秀丽的山川下, Geiger辐射探测仪却显示着危险的读数,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绿色和平辐射安全顾问Jacob Namminga。

绿色和平核辐射安全顾问Jacob Namminga,3月26日。

相关阅读

02
2022.08

中国资管机构气候表现报告(2022)发布:可持续投资含高碳标的 资管机构需警惕“洗绿”

8月2日,国际环保机构绿色和平与中华环保联合会共同发布《中国资产管理机构气候表现研究报告(2022)》(以下简称《报告》),选取15家注册地在中国大陆地区、资管规模最大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评估中国资产管理机构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表现。

28
2022.07

可再生能源零废未来:风电、光伏回收产业发展研究

随着风机和光伏组件20到25年设计使用寿命的到来,我们预计,中国风电产业将在2025年迎来第一批大规模退役潮,光伏产业在2030年将进入组件报废密集期。

20
2022.07

拉闸限电后地方煤电审批重新“开口子”,地方国有资本“强势回归”

2022年7月20日,北京——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今日发布简报《2021年-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各省煤电项目审批分析》(以下简称《简报》)。通过梳理各省级项目审批部门的公开数据,简报发现,2021年,中国新增核准煤电装机约18.55GW,同比减少了57.66%,而其中超过11GW的装机核准来自于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