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回避空气问题不如面对事实

2004年11月1日

绿色和平的陈宇辉在中环空气监测站前发表谈话。

两名面载口罩的绿色和代表早上在中环路边监测站前,将「成绩表」及一封信交给环运局代表。绿色和平副项目主任陈宇辉表示,十月廿一至廿九日期间,该会以世界卫生组织及欧盟的空气标准量度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空气质素。结果发现,九天中空气污染物含量大部份时间高于合格水平一倍多;当中可吸入悬浮粒子更是天天超标。但由于目前香港特别行政区仍沿用自1987年定订的过时《指标》计算空气污染指数,以致市民每天活于超标的污染空气中仍懵然不知。

他举例说,在10月27日早上,全港所有监测站的读数显示可吸入悬浮粒子浓度远高于欧盟的安全标准,超标幅度由2.1倍至3倍不等。但当日环保署所公布的空气污染指数竟全数在100以下,对市民的忠告是「不需采取即时预防行动」;但同日绿色和平以欧盟及世卫标准作基数所计算的指数显示,除塔门以外所有监测站的指数皆在200以上,而元朗更高达308。

另外,绿色和平在监测的过程中亦发现,一些在政府指标中空气污染物较少超标的地区,根据国际标准却是「高危地带」。例如东涌及元朗,除了10月24日及28日外,其余七日在两区所录到的悬浮粒子浓度较中环要高;新界西的二氧化硫浓度亦较其它地方高。由10月25日上午开始,东涌的二氧化硫浓度为全港十四个监测站之冠,而元朗和荃湾的二氧化硫浓度亦和市中心的路边监测站相若,情况直至10月26日下午才有所改善。

陈宇辉解释,新界西邻近踏石角的青山燃煤发电厂。香港特别行政区本地产生的二氧化硫九成来自发电厂。当日港内吹微弱东北风,污染物难以吹散,因此他怀疑新界西空气中高含量的二氧化硫可能来自电厂。他续说:「东涌及元朗的监测站远离高速公路,该地区高含量的二氧化硫应该与汽车没有太大关系。环保署及环运局有责任跟进事件,搜集相关资料,查清新界西的空气受电厂排放污染影响的真实情况。」

陈宇辉又回应环运局局长廖秀冬日前指,现时收紧指标只会令空气日日超标、不切实际的说法。他指出,现行的寛松《指标》,是计算每天《空气污染指数》的基准。「这样计算出来的所谓『指数』根本不能反映真象,更不要说发挥甚么预警的作用。若市民不能根据它来判断空气质素的好坏,也不能参考它来决定自己是否适合作户外活动。那么,这个《空气污染指数》还有甚么存在价值呢﹖」

廖秀冬曾在较早前出席一个电台节目时承认,现行的《指标》颁布初期,空气质素亦经常超标。陈宇辉认为,政府应该拿出当年治理空气污染的决心,而不是采取这种「掩耳盗铃」态度。

绿色和平认为,事实已证明现行的《空气质素指标》令社会对空气污染问题理解片面,亦忽略了部份地区的污染情况。绿色和平要求政府从速检讨,根据国际认可标准更新《空气质素指标》,并制定时间表及行动计划,遂步落实新定的目标。绿色和平亦要求政府正视煤电厂的问题,要求煤电厂减低排放,并发展可再生能源。

相关阅读

24
2019.03

《唤醒沉睡的宝藏:中国废弃电子产品循环经济潜力报告》发布 暨“沉睡的宝藏:手机的资源循环”活动开幕

随着全球电子产品需求量和产量的飙升,电子垃圾问题引起多方关注,“电子垃圾的循环使用”成为近年来各界讨论的热点话题。绿色和平联合中国电子装备技术开发协会,通过行业走访,文献调研,模型搭建和数据整理,发布了《唤醒沉睡的宝藏:中国废弃电子产品循环经济潜力报告》。 报告研究分析了目前中国废弃电子产品回收拆解 […]

04
2019.06

专访演员熊乃瑾 | 爱每件衣服的时间更长一些

熊乃瑾 中国内地影视女演员 “新的东西的未来就是古着,就是一个时间的概念。就像人类一样,80岁的人会回忆自己18岁的时候,18岁的人会去想象自己80岁的样子,就是曾经和未来。” “我对可持续时尚态度也是一样的,每件衣服都是你自己从四面八方淘来的,应该爱它时间更长一点,这是环保的态度。” Q& […]

20
2017.02

公众是推动户外行业去毒的关键力量

几天前,2017慕尼黑国际体育用品博览会上(ISPO MUNICH),全球知名的 GORE-TEX® 防水产品制造商戈尔公司(Gore Fabrics)宣布,2023年底前淘汰其供应链中所有有害的全氟化合物(PFCs),并研制新的环保面料。这让我们感到之前付出的努力和辛劳都是值得的。 回顾过去两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