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边

过时空气指标,香港特别行政区污染帮凶

2004年10月22日

香港特别行政区漫天毒气

以今早九时为例,铜锣湾的「空气污染指数」是91;但绿色和平根据国际卫生组织的标准计算的指数却高达314。

绿色和平副项目主任陈宇辉在今日的记者会上解释,政府在1987年根据《空气污染管制条例》制订的《空气质素指标》,管制7种污染物〈注一〉在大气的可接受浓度。该《指标》自此成为城市规划、「环境影响评估」、以至计算广为市民熟悉的每日「空气污染指数」(API)的指导标准。至今差不多二十年,一直没有再检讨过。

他批评,由于《指标》落后、过时,未能发挥预警效用,令市民大众过去十多年来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空气严重受污染的情况不能及时警觉和反应,导致今天空气质素如此恶劣。「欧盟在1999年重新订定了新的空气质素指标,并于今年检讨;世界卫生组织在1987年推出空气质素指引后,亦于2000年进行检讨,新加坡亦已采纳世卫标准。唯独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仍『拥抱』着八十年代的标准沾沾自喜,还有如『吴下阿蒙』般宣称此标准是合乎国际标准!〈注二〉」

根据资料,特区政府近两年高调宣传已和广东合作治理区域性空气污染,计划的目标仍只以《指标》来预计2010年的空气质素。而香港特别行政区所容许的污染物浓度远远高于欧盟地区。香港特别行政区接受的可吸入悬浮粒子浓度是欧盟的3.6倍,二氧化硫为2.3至2.8倍,二氧化氮是1.5至2倍。环保署发表的《香港空气质素2002》宣称,本港空气的达标率高达95%至100%,陈宇辉指出此「超额完成」的达标率,和市民对恶劣空气质素的批评形成强烈对比,突显了「过气指标」的荒谬。

为了进一步说明《指标》的不足,绿色和平由明日起,每日以世卫的标准计算香港特别行政区环保署发表的《香港空气质素2002》宣称的「空气污染指数」,结果于下月一号公布。届时公众便可以了解香港特别行政区环保署发表的《香港空气质素2002》宣称最真实的空气污染状况。

绿色和平要求政府不要再企图以过时的《空气质素指标》掩饰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空气污染问题,此举只是掩耳盗铃、粉饰太平。陈宇辉重申,政府应从速检讨,根据国际认可标准更新《空气质素指标》,并重新制订「空气污染指数」的计算方法,让市民了解空气污染的真像;更不应将香港特别行政区空气质素欠佳的责任推到珠江三角洲,应尽早落实有效的减排措施(尤其是针对本港的煤电厂),并公怖改善香港特别行政区空气质素的行动计划。

注: 1. 七种污染物包括: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一氧化碳、臭氧、总悬浮粒子、可吸入悬浮粒子、铅。 2. 环保署网址:www.epd.gov.hk

相关阅读

27
2022.05

灵魂一问:“去毒”这件事儿,电商平台做到位了么?

有毒有害物超标的商品出现在电商平台,不仅会影响消费者的健康,追起根本,更是严重的环境问题。它们之间有哪些关联?在“去毒”这件事儿上,除了仓促下架,电商平台又该如何监管与应对?

18
2021.06

不做“卷心菜” | 一份可持续、可“躺平”的工作指南

当“996+”的浪潮席卷职场,许多人一不小心就扮演了一颗圆滚滚的“卷心菜”,衍生出“酸、甜、苦、辣”多种烹饪方法。打工人不易,在万物皆可卷的2021年,除了暗暗研究摸鱼攻略,打工还能否玩出新花样吗?秉持“低欲望、少消费、淡泊名利”的生活态度,高举“反内卷”大旗的泛95后&00后们还能开开心心 […]

30
2020.12

最新报告 | 破解“可降解塑料”:定义、生产、应用和处置

积极防范和阻止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泛滥已经成为中国和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共识。2020年一月,国家发改委和生态环境部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拉开了中国塑料污染治理战的序幕,从国家层面提出了大幅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消耗、减少塑料污染的行动目标。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可降解塑料”并未被纳入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