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基因改造食物,还是饥荒?

2002年09月30日

荼毒贫民的粮食援助政策

或许,美国的捐赠是一道最后通牒:「要不选择我们已放弃的转基因食物﹔要不选择死亡。」或许,姆瓦讷瓦萨明白到国家农业生产的未来正处于危急关头。

绿色和平在此事的立场是什么?根据布什政府和工业界的说法,我们是拿着手枪指着贫民的环保份子。但事实不然,我们认为只要还有非转基因食物供应,没有人会被迫食用转基因食物。如果选择只有基因食物与饥饿,那决定是很明显的,任何能接触到的食物都是选择-而这种情景是并不符合事实。

布什政府与工业界描绘了一幅图画:一个好肆虐的绿色魔鬼把持着环保主义妄顾人道。但美国政府是为了非洲的利益,还是为了正受销售及形象问题困扰的跨国公司着想?在非洲,人民因为还有选择,所以并没有被迫接受转基因食物。转基因食物之所以被送到非洲,是因为美国不能将之营销海外,而减少谷物过剩却不合经济效益。因此他们选择否认非转基因縠物的供应存在,违反其它国家的利益,轻蔑他们的意愿和法律。

剥削贫困

美国面对全世界反对转基因食物的声音,对美国正在恶化的玉米和大豆过剩造成负担。自一九九六年,由于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的关系,美国政府已经开始补贴要倾倒的过剩转基因食物出口。

世界粮食计划给予世界各国对付美国的方法。但令人吃惊的是,原来美国现时没有责任要对八十三个粮食援助接收国,告诉他们的食物是否有转基因的成份,尽管很多贫穷国家均对转基因食物设定限制,而且进口任何此类食物都必须预先警告。

耻辱、饥荒和绝望成为了基因工程工业渗透发展中国家粮食供应的最佳工具。他们断言饥饿会使大部份发展中国家不再抗拒转基因食物,而且更无可避免地,冒着违反国家规定的危险作种植。

这些转基因作物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当然不能忽视,但更大的危险却是对多样植物的污染,其它预料之外的危险和对粮食供应的灾难性潜在影响。设立"安全地带"可能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安全地带"就是指那些仍未受转基因食物污染的国家。

赞比亚的危急存亡之秋

赞比亚勇敢地选择保存其农业传统及未来。但如果全国或邻近国家发现玉蜀黍已受基因污染,其对转基因食物的抗拒仍将是徒然。

墨西哥政府曾受此沉痛教训。虽然他们采取谨慎的方法禁止种植转基因玉蜀黍,可是他们却由美国入口了一些转基因食物,其中有些縠物被需要种子的农夫非法种植。调查员后来发现这些经改造的食物,其转基因与天然的植物杂交,污染了墨西哥这个物种多样性的中心。在这个物种多样性中心,种植者会从旧的品种去培植新的品种。未来这里种植玉蜀黍的仍会有被污染的机会,所以我们不可以就他的玉蜀黍源头基因分析并记录。

非洲害怕基因污染是因为现在他们还可以在非转基因的谷物及有机饲养的生畜上与欧洲国家交易,但若有少许受基因污染的食物出现,欧洲国家这个市场便会消失。

当饥饿正威胁着非洲南部时,转基因食物对人类健康的影响依然成谜。美国消费者有一段长时间不知道他们已成了『白老鼠』。但是科学家仍在争辩如何测试人类在食用转基因食物后的影响。科学家不仅没有进行长期的研究,而且没有特别一个是就营养不良人口而做的。

越明白到基因工程对动物及环境的影响,所得出的结果越是负面。我们已看到转基因农作物对生态的影响,其中有些是有关非洲南部亚热带生态系统的。

然而在未来的六个月内,与转基因食物有着密切关系的美国将会对非洲南部面对粮食危机的一千三百万人口,输出占世界粮食计划至少一半的食物。除了饥荒和艾滋病等传染病外,这些受害的人口总有一天要为基因污染赔上环境的代价和出口的损失。

解决之道

饥饿的人仍应享有选择的权利。美国应该跟从欧洲联盟的步伐(见表),容许受援助国家选择他们的食物。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可以在本土市场买入。此举能促进经济发展和食物安全。既然有充足的非转基因玉蜀黍,应该容许赞比亚政府使用援助金来购买。进口实物援助应该是最后的选择。

如果非洲人真的没有其它选择,可以将具争议性的转基因玉蜀黍磨碎,使之不能再被种植。在此情况下,赞比亚的邻国津巴布韦和马拉维相信也可以接受。

在如今这个争议性的时候,我们看不出有清除转基因食物的明文法存在,因为明文法均会被现在以转基因食物作食物援助的作法破坏。联合国签订生物安全草案,此草案要求签署国在入口农作物前必须先估计其影响,因此粮食援助的组织必须醒来。在此之前,在伦敦举行有关粮食援助的会议,与会者已经提出对援助国应该给予的该是金钱援助,让他们在本土市场买卖适当的粮食,而非实物援助。而这就非常适用于正陷于水深火热的非洲南部。

自那次赞比亚总统勇敢无畏的表述,如非必要,他不会将本国非转基因农作物出口到外国基因工业。支持转基因的人举办了一连串的宣传活动。所有认为转基因食物不可以作为援助粮食的人都是其目标人物。他们指控环保份子对转基因食物的恐惧使非洲饥民饿上加饿。

但这是一个谎言,且与基因工程支持人士所持的「基因食物可解决地球饥荒问题」的理论相符合。事实当然不是这样。基因工程工业只是利用世界饥荒问题作为工具,解决他们的形象及市场的问题。对付饥荒真正的解决办法,该是如绿色和平及乐施会联合主办的网站"Farming Solutions"内所提议,发展有机农作及训练全球农民相关技术。基因工程宣传策略的真正受害者该是那些自以为很有良心的人-他们是世上最脆弱的人,被利用来推销那些被遗弃的危险技术。

点赞  
2

阅读数: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