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得“史上最热奥运会”,2020东京奥运会到底有多“热”?

2021年08月10日

2020东京奥运会刚刚落下帷幕,在这一备受关注的盛事中,日本还可能赢下了另一枚特殊的“金牌”—— 史上最热、最潮湿的奥运会。在奥运会开始之前,俄罗斯射箭选手斯维特兰娜-格姆博耶娃(Svetlana Gomboeva)就因中暑晕倒。在随后几天的比赛中,还有男子铁人三项的运动员在比赛结束后昏倒。8月1日,东京奥组委承认,在奥运会开始的第一周,已有30名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因高温相关疾病而接受治疗。

2020东京奥运会马拉松与竞走比赛所在城市札幌出现破纪录的高温天气,严重影响运动员发挥。© Greenpeace

自1961年以来,东京的高温日数(日最高温大于等于33℃)以每十年2.7天的速度增加[1]。虽然因为地理条件,日本东京的夏季通常都是炎热而潮湿的,但从数据也可看出,日本首都正经历着越来越多的极端高温天气。

同时,备受高温“烤”验的不止东京一地。2021年8月2日以来,中国四川盆地及江南、华南等地亦连续遭遇高温天气,其中重庆、湖南局地达到40-42℃ [2]。中国气象局发布的《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2021)》显示,中国极端高温事件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明显增多[3]。全球范围内极端高温天气出现的频率与强度不断攀升,这是气候变化发给我们的另一个警告信号吗?

为了找寻答案,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分析了东亚地区数十年的城市气温数据,发现每年首次出现炎热天气的日期提前了,且高温日数明显增加。接下来,让我们一起详细看看此次研究的成果——

• 我们提取了哪些数据 • 

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根据人口规模和数据完整性选择了中国、韩国和日本的57个城市,利用公开的气象数据[4]分析了这些城市的高温变化趋势。我们汇编了一年中第一个热天(日最高温大于等于30°C)的数据,以及极端高温日(日最高温大于等于33℃)出现的频率,并采用可以回溯到几十年前的气象观测站记录,以确保我们捕捉到真实的长期趋势,而不仅仅是天气模式的短期变化。

• 我们发现了什么 • 

热天来得更早,持续时间也更长

研究发现,在这57个东亚城市中,超过80%(即48个)的城市多年来的第一个热天逐渐提前,提前速度不尽相同。在东京和首尔,与1981-2000年相比,在2001-2020年期间一年中第一个热天提前近11天。在上海,这个数字是12天。而日本札幌是所有被调研城市中提前天数最多的城市,近20年间(2001-2020年)与前一个20年相比热天提早了23.1天。在此次奥运会马拉松比赛前,札幌的气温达到了34°C,并连续16天超过30°C,创下 1924 年以来的记录[5]。

中日韩57个城市分别在1981-2000年与2001-2020年第一次出现热天的日期平均值 © Greenpeace

对中国京津冀、长三角、广东省三个主要城市群的高温热浪(即日最高气温≥35℃且持续3天或以上)分析[6]表明,这些极端天气事件的持续时间也更长。从20世纪90年代末到2019年,广州的热浪一般持续3至6天,最多7天,几乎每年都有热浪记录。然而,回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热浪在每年平均持续时间最长为4天,且有一半以上的年份根本没有出现高温热浪。

北京高温热浪频次与平均持续天数历年变化 © Greenpeace

广州高温热浪频次与平均持续天数历年变化 © Greenpeace

炎热的天气更加频繁

我们的分析还显示,高温变得更加频繁。在过去的20年中,北京的高温热浪频率几乎是前40年的三倍。在京津冀、长三角、广东省中,高温热浪频率增加最快的城市是上海。而广州市自1961年以来已记录了98次热浪,其中73次(四分之三)发生在1998年之后。

在日本,这样的变化也非常明显。20世纪60年代,东京平均每年的极端高温日有13天,而这一数字在2010年代增加了一倍多,达到27天。而在处于高速城市化发展的埼玉县,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高温日数正以每10年5.1天的速度在增加。同时,广岛和北九州平均每十年增加近6个高温日。

日本东京历年高温日数及变化趋势 © Greenpeace

日本埼玉历年高温日数及变化趋势 © Greenpeace

日本广岛历年高温日数及变化趋势 © Greenpeace

日本北九州历年高温日数及变化趋势 © Greenpeace

在韩国,极端高温日数也在一直攀升。我们研究的八大城市中,自1961年以来的60年时间里,2010-2019年这十年间平均每年日最高气温达到33℃和35°C的天数都是最多的。从1961年到2010年,釜山每年出现的极端热天从未超过10天,但2018年却记录到了18天的酷热天气。

各年代韩国八大城市的年均高温日数变化趋势 © Greenpeace

• 这些发现意味着什么 • 

更频繁、更强烈、更持久的极端炎热天气带来的严重影响,远不止是让运动员在奥运会期间感到身体不适,它同样正在危及生态系统、经济、食品供应以及每个人的健康。

东亚的今夏让我们仿佛看到了未来的缩影。5月,中国广东异常炎热的天气迫使工厂关闭数小时甚至数天,以缓解电力供应紧缺。7月,韩国各地都收到热浪警告,据报道有数十万头牲畜因热浪而死亡。

极端酷暑中,面临最大风险的还是老人、儿童、慢性疾病患者和那些不得不在户外工作的人们(如农民、快递外卖员、建筑工人等)。2018年席卷东亚的高温热浪,或直接、或间接导致日本[7]和韩国[8]超1000人死亡,数千人因中暑等相关健康问题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 我们可以改变什么 • 

正如数年来全球范围内许多科学家所强调的,大量科学证据表明,极端高温的趋势与愈发紧急的气候危机密不可分。除佐证这一事实之外,我们希望通过此次研究绘制出气候风险日益增长的区域,让更多人了解气候变化影响的严重程度。

当然,气候危机带给我们的不应只有灾难与风险,还有敦促我们尽快做出改变的动力。

为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各种风险,各国政府不仅需要增强城市系统对特定极端风险的管理能力,更需要系统性的变革,在加速建设100%清洁和可再生能源的可持续绿色能源网络之外,重视气候风险评估,加强城市气候变化减缓和适应工作协同,保障人们的健康与安全。同时,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建立更强的风险意识,共同营造更具“韧性”、更抗风险的城市社区。

全球变暖让世界各地都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炎热、干旱、寒冷和潮湿。东京奥运会虽已落幕,持续攀升的高温热浪却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当所有人将目光转向2024巴黎奥运会,面对很可能“更热,更湿,更潮”的赛场,我们希望有关极端高温影响运动表现的新闻,将推动世界各国政府在应对气候危机的斗争中为自己的国家赢得金牌。毕竟,这不仅仅是关乎奖牌的问题,还有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

参考资料:

[1] 绿色和平根据日本气象厅公开的气象数据分析得出

[2] 人民网,2021年8月,中国气象局:大范围高温及较强降雨汇聚南方,http://env.people.com.cn/n1/2021/0803/c1010-32179353.html

[3] 新华网,2021年8月,中国气候变化蓝皮书:极端天气气候事件风险进一步加剧,http://www.xinhuanet.com/2021-08/04/c_1127729497.htm

[4] 数据来源:NOAA-GHCN数据集、日本气象厅、韩国气象厅

[5] 北海道文化放送,2021年8月,【北海道の天気 8/4(水)】12日連続猛暑日!暑さの行方は台風次第,https://www.fnn.jp/articles/-/219300

[6] 绿色和平,2021年7月,与“洪”共存—— 中国主要城市区域气候变化风险评估及未来情景预测,https://www.greenpeace.org.cn/wp-content/uploads/2021/07/city-climate-risk-report-2021.pdf

[7] NPR,2021年7月,The Tokyo Games Could End UpBeing The Hottest Summer Olympics Ever,https://www.npr.org/sections/tokyo-olympics-live-updates/2021/07/27/1019807529/the-tokyo-games-could-end-up-being-the-hottest-summer-olympics-ever

[8] Guardian,2018年8月,South Korean heatwave causesrecord deaths,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aug/09/south-korean-heatwave-causes-record-deaths

此项目已在北京取得临时活动备案

点赞  
1

阅读数:3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