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罕见秋洪:当脆弱的生态与社区遭遇极端天气

2021年10月14日

时值秋收,连日暴雨让被当地人视为“母亲河”的汾河终是不堪重负,堤坝决口,一夕间吞没了其流经的多个村镇。

01

降雨量破历史极值,百万人受灾

10月以来,有“十年九旱”之称的山西却多地遭遇连续强降雨,太原、阳泉、临汾、长治、吕梁、晋中等地均创下10月上旬累计降雨量历史纪录,山西省气象局启动重大气象灾害(暴雨)四级应急响应。

从10月2日20时至7日8时,山西省平均降水量达到119.5毫米,是10月常年月平均降水量的3倍以上。本次强降水过程中,山西全省共59个国家气象观测站日降水量突破建站以来同期历史极值,63个国家气象观测站过程累计降水量超过同期历史极值[1]。

山西省降水量实况图 图片来源:北京日报[2]

受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影响,山西汾河、沁河、浊漳河等多条河流发生涨水过程及险情,多处河段出现堤坝决口。据山西省应急管理厅消息,严重的洪涝灾害已致全省11个市76个县(市、区)175.71万人受灾,12.01万人紧急转移安置,284.96万亩农作物受灾,1.7万余间房屋倒塌[3]。全省各地共转移人员54947人,停产煤矿60座、非煤矿山372座、危化企业14家,停工在建工程1035个,关闭景区166个。

突如其来的罕见秋洪,让更多人看到三晋大地在资源大省之外脆弱的另一面...

02

“地上悬河、地下空”,防灾难上加难

山西省地处黄土高原,属于生态脆弱区,地质灾害易发。截至2020年底,全省地质灾害隐患点高达10340处,共威胁人员372万,威胁财产1421亿元。地质灾害高易发区占全省国土面积的42%[4]。生态脆弱区对干旱、洪涝事件更为敏感,遭受的损失更重,也更难恢复。在气候变化的背景下,极端事件发生频次增加,使生态脆弱区面临更高的风险。

此次山西洪水事件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包括乌马河沿岸的村落。乌马河是汾河的分支,属于中小河,中上游建有中型水库——庞庄水库。该河流年输沙量达40万立方米,河道呈宽浅厢型,河道纵坡逐渐变缓,窄而浅。乌马河携带的泥沙逐年沉积,导致河床抬高,河道高于周围平地,形成悬河。当洪水发生时,悬河更易发生决口、改道,河水满溢从高处冲下平原,会对两岸造成巨大的破坏。

根据2019年山西省晋中市太谷县庞庄水库管理处研究员发表的学术论文[5],乌马河原设计防洪标准仅为20年一遇。进入祁县、清徐县后,河道变窄甚至没有河道,最大只能通过15m³/s左右的流量,部分河段还存在侵占河道、私自拦坝和随意倾倒垃圾的情况,进一步影响泄洪能力。然而,根据新京报报道,10月5日下午乌马河水量就已增长到100m³/s,最高达到130m³/s[6],远远超过防洪标准。

乌马河流域受灾地区示意图 图片来源:北京日报[7]

山西省脆弱的生态地质,远不止在一条条悬河上。

作为“十四省的火炉”,山西是中国的煤炭大省,2020年煤炭产量达10.63亿吨,与内蒙古两省共同贡献了中国53.7%的煤炭产量[8]。在煤炭开采背后,山西省的采煤沉陷灾害也最为严重。全省因采煤造成的采空区面积有近5000平方公里(约占全省国土面积的3%),其中沉陷区面积约3000平方公里(占采空区面积60%),受灾人口约230万人。

采空区地质结构非常不稳定,地下土因缺乏支撑及着力点,更易发生坍塌。当土壤含水量饱和后,泥土松动,容易引发塌陷并导致滑坡,暴雨洪水来临时,则更容易出现险情。2007年山西省吕梁市兴县马圐圙煤矿,就曾遭遇百年不遇的山洪,导致采空区塌陷[9],共造成11名矿工遇难[10]。不仅在山西,山东、新疆、贵州等地的煤矿近年来也时有洪水灌井的险情发生。

在气候变化的大趋势下,降水的极端性增强,也意味着生态和地质脆弱的地区将面临更严重的灾害威胁。黄河流域的悬河、西北荒漠和风蚀地貌区、以及因自然和人为因素造成的地质结构不稳定区等,都会成为我们面临的防灾难点。而一旦灾害发生,这些地区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恢复。

03

偏远而年迈,脆弱社区需要重塑韧性

在此次山西暴雨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普遍集中在偏远的乡村。而山西省的乡村人口老龄化严重,60岁以上人口占比达25%[11]。在洪灾的初期,经济不发达、人口老龄化的乡村面临着消息滞后、通讯不及时、撤离难等问题。

山西省2019年乡村人口年龄结构 数据来源:山西省统计局[12]

山西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13],2020年居住在山西省乡村的人口为1308.4万人,占比37.47%,略高于全国水平(36.11%[14])。2019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902元,低于全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131元[15])。根据全国及各省统计公报,2020年山西省人均GDP排名在全国的倒数第六位。

尽管经历了多年的减贫工作,中国已经在2020年宣布消除了绝对贫困。但是以最低生活保障为参照,相对贫困的人口仍然很多[16],并且主要分布在生态脆弱地区[17]。这些地区在消除贫困和生态保护方面都面临严峻的考验。而气候变化带来的种种风险,将对这些贫困社区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甚至导致因灾致贫,因灾返贫。

今天是第32个国际减灾日,主题为“构建灾害风险适应性和抗灾力”。在气候变化导致的极端天气更加频繁和剧烈的新常态下,加强风险识别和完善灾害预警,以脆弱群体、脆弱地区为抓手,重塑社区韧性,建立更加系统的灾害管理和应对计划,将成为每一个社区迎击气候风险的关键。而对山西这样的资源大省而言,灾难之后需要面对另一重大考验在于,如何修复敏感脆弱的生态环境,构建更具韧性,更加公正、可持续的绿色发展路径。

气候危机已至,行动才能改变未来。

参考资料:

[1] 新华每日电讯,2021年10月,抢险救灾进展如何?临冬群众如何安置,http://www.news.cn/mrdx/2021-10/11/c_1310237062.htm

[2] 北京日报,2021年10月,山西为何出现极端降水天气?专家解读,https://mp.weixin.qq.com/s/bGIy1xG9udAljVhbmn4vZQ

[3] 新华网,2021年10月,山西严重洪涝灾害已致175万余人受灾,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13219126927551654&wfr=spider&for=pc

[4] 山西省人民政府,2021年4月,《山西省2021年度地质灾害防治方案》出炉http://www.shanxi.gov.cn/yw/sxyw/202104/t20210413_899133.shtml

[5] 孙彦芳,2019年,中小河流河道治理及生态修复措施分析,东北水利水电,Vol.37(2): pp. 47-49

[6] 新京报,2021年10月,山西清徐乌马河洪水决堤上万人连夜安全转移,https://www.bjnews.com.cn/detail/163352533014985.html

[7] 北京日报,2021年10月,卫星新闻 | 从60万米高空,看看山西水灾有多严重,https://news.sina.com.cn/c/2021-10-10/doc-iktzqtyu0660595.shtml

[8] 山西省人民政府,2021年1月,山西重回产煤第一大省,2020年年产量10.63亿吨,http://www.shanxi.gov.cn/yw/sxyw/202101/t20210122_875516.shtml

[9]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2007年7月,山西兴县马圐圙煤矿遭洪水冲击事故原因初步查明,http://www.gov.cn/jrzg/2007-07/23/content_694001.htm

[10]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2007年8月,安全监管总局:7月安全生产形势"三下降""三多发",https://china.gov.cn.admin.kyber.vip/gzdt/2007-08/06/content_707657_3.htm

[11] 山西省统计局,山西统计年鉴2020,中国统计出版社

[12] 山西省统计局,山西统计年鉴2020,中国统计出版社

[13] 山西省统计局,2021年5月,山西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1](第六号)http://www.shanxi.gov.cn/sj/tjgb/202105/t20210526_920380.shtml

[14] 国家统计局,2021年5月,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第七号)http://www.stats.gov.cn/tjsj/tjgb/rkpcgb/qgrkpcgb/202106/t20210628_1818826.html

[15] 国家统计局,2021年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2102/t20210227_1814154.html

[16] 国家统计局,《中国农村贫困监测报告2019》

[17] 刘长松,2019,我国气候贫困问题的现状、成因与对策,环境经济研究,Vol.4pp.148-162

此项目已在北京取得临时活动备案

点赞  
0

阅读数: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