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已破碎的自然,从现在开始做起

2020年03月12日

2020年,被视为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关键一年。一系列专注于生物多样性或者与其相关议题的国际会议和活动已经排上了日程,中国更是将于10月份作为主席国,承办今年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最重要的会议——2020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协调众多国家一起为之后十年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蓝图。

航拍栖息在巴西东海岸亚马逊礁上的鸟群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生物多样性描述了自然界多样性的程度,包括动物、植物、微生物和它们拥有的基因,以及它们与所处的生存环境形成的复杂生态系统。绿色和平一直以来致力于森林与海洋保护的工作,也就是生态系统层面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

从2019年开始,人类似乎进入了持续至今的“困难模式”:从亚马孙和澳洲的森林大火到越来越频繁的台风和极端天气,从南极历史性的20℃高温到非洲蝗灾,再到现在仍在持续的新冠肺炎疫情——种种让我们感受到震惊、焦虑、困惑、悲伤、不解的事件,从不同角度反映出人类面临的各种生存挑战:极端天气、疫病爆发、生物灾害……而这些表象背后是人与生态系统、与其他生命体关系的失衡。

肯尼亚Kitui县遭遇70年来最严重的蝗灾,严重威胁肯尼亚国家粮食安全。© Greenpeace / Paul Basweti

野生动植物是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3月3日是第七个“世界野生动植物日”,主题是“维护地球所有的生命”。这个主题也提醒着我们需要开始重新关注、思考和讨论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与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息息相关。

人与生物多样性的关系:不是金字塔,而是同心圆

地球是所有生命体共同的家园。各种各样的动物、植物、微生物生活在森林、海洋、湿地、草原等各类自然生境中,有些和我们距离很近、或已经是为我们所熟悉的“旗舰物种”,当然也还有很多我们目前尚不知晓和了解的生命形式。

正是这些生命和人类、以及自然生境一起,体现出了地球上生命的构成和变化,以及与所处环境的复杂关联,即地球的生物多样性。

泰国Satuns海域富饶的珊瑚礁群孕育了超过800多种海洋生物。© Sirachai Arunrugstichai / Greenpeace

今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物多样性更像是个学术名词,是偶尔从都市生活中抽离去到的充满想象的远方,或是为我们提供服务和保障、并受到我们保护的其他物种。实际上,生物多样性是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

生物多样性:人类重要的生存保障

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是我们重要的生存保障。作为一个动态的、相互影响和依存的系统,小到一棵树、大到一片森林、一片海洋,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能够帮助维持土壤肥力、提供水源与净化水质、调节气候、分解污染物、提高环境的韧性等,并帮助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疫病爆发及环境污染等生存危机。

鲸类的觅食过程和迁徙过程中的碳氧交换过程,是典型的生物多样性对气候变化的应对作用。© GRID-Arendal

以森林这一陆地上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生态系统为例,2/3以上陆地生物物种以森林为家园,森林也是地球上的重要碳库。 然而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地球上的森林正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和退化。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显示,2008-2017的十年间,全球天然林(原始森林和次生天然林)以平均每年570万公顷的速度消失。这带来了大量的碳排放,也降低了森林从大气中吸收碳的长期能力。伴随着森林破坏的还有对野生动物栖息地的破坏以及捕猎等活动——这使人类和野生动物原有的安全屏障被破坏,人类感染野生动物携带病毒和寄生虫的风险明显增加。

生物多样性:维护生态系统稳定的关键因素

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也是维护生态系统稳定性的关键因素,是所有生命体安全、健康生存的前提,更是维系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举个例子,作为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云南省南部边陲的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拥有中国唯一保存面积最大、地球上分布最北的热带雨林,也是中国热带森林生态系统类型最多样的地区,而亚洲象是其中极具有代表性的旗舰物种之一,也是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在过去几十年中,由于西双版纳人口增长和土地利用的变化,亚洲象的栖息地不断减少和碎片化。

从2019年11月开始,绿色和平与西双版纳州热带雨林保护基金会合作,共同支持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在实地开展亚洲象栖息地修复项目。我们希望通过对森林的修复,让亚洲象回到它应有的生存环境中,减少人与象之间的冲突。

同时,得到修复和更好管理的森林,也会成为其他野生生物的家园,恢复成一个更有活力、惠益包括人和象在内各种生命的森林生态系统。

这项工作,既是对森林的修复,也是对人与亚洲象、与森林关系的反思和修补;

正如我们与生物多样性的关系,不是人站在顶端的金字塔,而是处于同一个系统中的同心圆。

雨林中觅食的亚洲象母子 © Greenpeace / Daniel Beltrá

生物多样性危机的后果,将由所有生命共担

对森林湿地草原等陆地生境的破坏、对陆地和海洋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等,是给地球生物多样性带来最大影响的人类活动,造成了野生动植物减少和灭绝、森林和海洋等生态系统衰退和失衡等状况。而雪上加霜的是,全球性气候变化又在加剧这些威胁给生物多样性造成的更深远影响。

而人类活动导致的生物多样性严重丧失,也给人类自身的生存制造了复杂的系统性风险:如粮食安全受威胁、自然灾害抵抗力降低、生计受损、流行病爆发等。

自2019年9月澳大利亚大火爆发以来,火灾摧毁了近1100万公顷的土地,超过10亿动物被杀死,人们的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Kiran Ridley / Greenpeace

所以,当我们破坏了生物多样性的系统性功能,我们终将把危险引向自己;当我们在说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时候,并不应是对其他生物居高临下的“怜悯式”保护,而也是保护我们自己。

扭转生物多样性危机的历史机遇,绿和在行动

距离10月《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还有8个月的时间,一系列对于“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的谈判和文本撰写已经在紧张地进行中。届时,各国政府代表团将齐聚中国昆明,为之后10年人类如何扭转生物多样性危机展示各自的决心、雄心和行动力。

希望我们已经经历的这一切“困难模式”的事件,能让这个达成国际共识的进程不那么艰难,也让更多人认识到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行动还需要更快、更努力。绿色和平将密切跟进这一进程的进展。

同时,在之后的几个月中,绿色和平也会亲身参与、记录并为你呈现,在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中,中国一线的保护工作者是如何不辞辛劳地清理入侵物种、种植和抚育亚洲象喜食的天然植物、监测野生动物活动,一点一滴修复雨林。

保护和修复生物多样性,也是维护人类的生存空间,为人类和其他生命体建立共同的生存与安全屏障。2020年,修复已破碎的自然,从现在开始做起。


参考资料:

[1] Ralph Chami, Thomas Cosimano, Connel Fullenkamp, and Sena Oztosun. Nature’s Solution to Climate Change, FINANCE & DEVELOPMENT, DECEMBER 2019, VOL. 56, NO. 4. https://www.imf.org/external/pubs/ft/fandd/2019/12/natures-solution-to-climate-change-chami.htm

[2] 森林生物多样性-地球的活宝藏. 生物多样性公约秘书处. 2011. https://www.cbd.int/idb/doc/2011/idb-2011-booklet-zh-print.pdf

[3] http://www.fao.org/faostat/en/#home

点赞  
9

阅读数: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