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沙尘暴到草原大火,蒙古国到底怎么了?

2021年04月21日

特大沙尘暴刚刚过去一个月,近日蒙古国又遭遇草原大火。4月18日中午,蒙古国东部苏赫巴特尔省达里甘嘎县爆发草原火灾,并由西向东经过额尔登查干县蔓延至中国境内[1]。这场草原火灾过火面积达到1800平方公里(60公里长、30公里宽)[2]。根据新华社报道,中国方面出动了600余人奋力扑救。截止19日上午,在中蒙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这场位于中蒙边界附近的草原火灾终于被扑灭[3]。

入春以来,来自蒙古的新闻接二连三。从中国接连受到来自蒙古国强沙尘天气影响,再到草原火灾对中国北方草原生态构成严重威胁,社交媒体逐渐把目光转向了这位北方的邻居——极端气象灾害频发的蒙古,到底怎么了?

高温—干旱—沙尘—大火,恶性循环正在显现

蒙古国春季干旱少雨多风,随着气温逐渐回升,正是森林草原火灾的高发季节。特别是蒙古东部和北部地区,半干旱的气候环境导致旱季极易发生火灾。此次发生火情的地区正好位于火灾风险中、高区域。过去四周内,苏赫巴特尔省共有31起火灾警报,是蒙古国火灾警报最多的地区,占全国火灾警报的97%[4]。

蒙古草原火灾风险区分布 / Nasanbat, et al, 2018[5]

根据NASA数据反演,本次草原火灾发生前一周,当地地表气温较常年(2001-2010年)高约6-8摄氏度。在气候变化的情境下,气温升高导致地表蒸散发加强,环境干燥,火灾风险增加。一旦防火管理不善,就可能点燃这片已经处在临界点的草原,酿成难以挽回的生态危机。

2021年4月7日至14日全球日间陆地表面温度距平,红色表示温度较常年同期平均值高,蓝色为低。图像显示蒙古东部、北部地区气温异常偏高,内蒙古中部部分地区气温异常偏高[6]。红点表示4月18日卫星影像识别的着火点(置信度大于75)/ NASA[7]

 4月18日蒙古国火灾发生前后烧毁面积对比,右下方比例尺标注20km / Zoom Earth

尽管这次突如其来的草原火灾可能是一次单一事件,但是其恰恰反映了气候变化影响的恶性循环——由直接影响引发的间接连锁反应进一步加剧了气候灾害。

事实上,这场草原大火,和之前接二连三的蒙古沙尘暴都有着共同的孕灾条件——偏高的地表温度,干旱少雨的气象条件和强风天气。

一方面,高温、干燥、以及由于地表温度偏高带来强风,形成了有利于沙尘暴和大火形成的气象条件。另一方面,高温和干旱的气象条件以及过度放牧、防火管理等人类活动导致的生态退化更将灾害形成的条件逼近临界点。

1940-2015年间,蒙古的平均气温上升了2.24摄氏度,平均年降水减少7%[8]。在高温和干旱的共同作用下,蒙古草原半干旱生态系统的干旱程度增加。特别是1996-2015年,蒙古草原生态系统较前一个时期(1976-1995年)显著变化,其经受旱灾的频率增加,植被不断减少退化。通过分析卫星影像,研究人员发现如果以生物量的变化评估蒙古草原生态系统状态,蒙古草原的退化与热带雨林的毁林程度相当[9]。在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共同影响下,过去的40年间当地牧草生产量降低了20-30%[10]。

高温干旱和过度放牧导致的地表植被退化,形成了大量干枯死亡的植被,为山火提供了充足的可燃物。蒙古草原成了“易燃的柴火堆”,一点火星就可能酿成滔天大火。在频繁草原火灾的侵扰下,本就脆弱的草原生态系统更加岌岌可危。

2000-2017年蒙古野火数量变化趋势 / Nasanbat, et al, 2018

一定数量的可控野火是维系草原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11]。但是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干旱与高温的增加导致野火的发生频次随之增长,火灾逐渐成为蒙古草原最严重的灾害[12]。研究显示,在过去的20年里蒙古野火平均每年增长3-4起,甚至屡屡威胁到中国蒙古边境生态安全。

●      2003年,蒙古草原大火形成数百公里的火线侵入中国境内,给当地森林草原资源构成严重威胁[13]。

●      2009年,蒙古草原大火侵入中国境内兴安盟阿尔山市,10公里长火线以每小时2公里的速度快速向中国境内蔓延[14]。

●      2011年,蒙古火情蔓延进中国境内,导致境内草原过火面积达3000亩[15]。

●      2012年,蒙古草原大火向中国边境蔓延,中国出动580余人扑救火灾[16]。

●      2016年,中蒙边境大火延续4天,明火面积达到200平方公里[17]。

蒙古正在面临的生态系统恶性循环,已然跨越边界成为全球需要共同面对的气候灾难。

蒙古国的麻烦,世界各地也在经历着

放眼全球,在蒙古草原肆虐的大火恐怕已算不上什么“新鲜事”了。研究报告发现,气候变化导致山火季开始得越来越早,结束得越来越晚,并且山火强度和过火面积都比以往显著增加[18]。

在气候变化的影响下,全球很多地区将面临持续时间更长的山火季和更严重的山火灾害,甚至从前不常发生山火的地方也可能成为高风险区域。而近期的研究则发现,北半球森林火灾的发生率至少在过去一万年间前所未见[19]。

在过去的两年间,美国加州、亚马孙、澳大利亚、西伯利亚地区等多地的森林都在经历越来越多、旷日持久的山火灾害,而且屡屡打破历史记录。而这些破坏性的火灾燃烧了大片原本可以吸收固定二氧化碳的植被,造成大量温室气体和空气污染物的排放,进一步加剧全球温升。

蒙古草原步步紧逼的沙尘暴、火灾表明,气候灾害带来的威胁正在突破地理的边界,全球同此凉热已不再是虚无的口号。步入2021年,气候告急的警钟敲得更急了,危机之下,没人可以独善其身。(责编 / 张希蓓)

此项目已在北京取得临时活动备案

参考资料:

[1] 新华网. Mongolians battle steppe fire in eastern region.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21-04/19/c_139889064.htm  

[2] 中国新闻网. 蒙古国国家应急管理局:东部草原大火已被扑灭. http://www.chinanews.com/gj/2021/04-19/9458165.shtml  

[3] 中国新闻网. 蒙古国国家应急管理局:东部草原大火已被扑灭.http://www.chinanews.com/gj/2021/04-19/9458165.shtml

[4] Global Forest Watch. Dashboard. https://gfw.global/3a49RQ9  

[5] Nasanbat, E., Lkhamjav, O., Balkhai, A., et al., 2018, A spatial distribution map of the wildfire risk in Mongolia using decision support system, The Inter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Photogrammetry, Remote Sensing and Spatial Information Sciences, Vol. XLII-3/W4, 2018 GeoInformation For Disaster Management, 18-21 March 2018, Istanbul, Turkey https://d-nb.info/116098073X/34 

[6] NEO. LAND SURFACE TEMPERATURE ANOMALY [DAY] (8 DAY).  https://neo.sci.gsfc.nasa.gov/view.php?datasetId=MOD_LSTAD_E&year=2021  

[7] NASA. Providing Active Fire Data for Near-Real Monitoring and Applications.  https://firms.modaps.eosdis.nasa.gov/

[8]World Bank. Climate Data. https://climateknowledgeportal.worldbank.org/country/mongolia/climate-data-historical#:~:text=Very%20high%20rates%20of%20historical,an%20increase%20in%20summer%20days.

[9] Liu, Y. Y., Evans, J. P., McCabe, M. F., De Jeu, R. A., van Dijk, A. I., Dolman, A. J., & Saizen, I. (2013). Changing climate and overgrazing are decimating Mongolian steppes. PloS one, 8(2), e57599.  

[10] The Government of Mongolia, 2015, 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 of Mongolia, Ulaanbaatar: The Government of Mongolia  

[11] UNDRR, 2019. Disaster Risk Reduction in Mongolia: Status Report 2019. Bangkok, Thailand, 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Disaster Risk Reduction (UNDRR), Regional Office for Asia and the Pacific https://www.preventionweb.net/files/68255_682305mongoliadrmstatusreport.pdf  

[12] 陈鹏宇,赵凤君,舒立福等,2014,蒙古森林草原火灾状况及林火管理,世界林业研究,Vol.27(2): pp. 66-69  

[13] 中国新闻网.连续二昼夜奋力扑救 5·21蒙古入境火明火全部扑灭.  http://www.chinanews.com/n/2003-05-24/26/306478.html  

[14] 中国新闻网.内蒙古成功阻截蒙古国入境草原大火.http://www.chinanews.com/gn/news/2009/11-09/1953391.shtml  

[15] 中国政府网. 蒙古国境内突发火情蔓延至我国境内 内蒙古严防. http://www.gov.cn/jrzg/2011-06/21/content_1889256.htm  

[16] 中国新闻网. 蒙古国草原大火已蔓延至中国境内.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2/04-20/3836134.shtml

[17] 中国新闻网. 中蒙边境大火延续4天蔓延200平方公里.  http://www.chinanews.com/df/2016/04-22/7844573.shtml  

[18]National Geographic, The science connecting wildfires to climate change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science/article/climate-change-increases-risk-fires-western-us#:~:text=Increasing%20heat%2C%20changing%20rain%20and,they%20have%20in%20the%20past.  

[19] 联合国新闻, 气象组织:北极圈发生火灾、涨潮导致洪水 气候变化进行时https://news.un.org/zh/story/2019/07/1038001

点赞  
2

阅读数: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