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告别水俣病的梦魇

2010年05月31日

今天6月7日,包括中国在内的一百四十多个国家的政府代表齐聚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他们所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如何控制汞污染。本次首轮政府间谈判是国际 社会共同控制汞污染的开始,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全球有望达成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汞污染控制公约。这是人类为结束汞污染这场持续半个多世纪的梦魇所做 出的共同努力。

汞,俗称水银,是一种重金属物质。人们通常能在电池、体温计、灯管、化妆品等产品中找到它的身影。我们的环境一旦受到汞的污染,它便可能通过水、空气、食物等途径进入我们的身体。汞能够损伤人的脑部、脊髓、肾脏和肝脏。它会影响感觉、视觉、味觉及行动的能力。长期接触汞可导致精神恍惚、肌肉震颤、肾功能衰竭、昏迷乃至死亡。孕妇和正在发育的婴儿尤其易受汞污染的威胁。

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原因, 全球变暖影响, 全球暖化, 全球气候变暖, 太阳能, 新能源, 气候变暖, 清洁能源, 绿色能源, 风能
对窒素株式会社诉讼的最后一天,水俣病受害者们在现场拿着他们死去亲人的照片。

最为人所熟知的汞污染的案例是震惊世界的“水俣病”。1956年,日本熊本县水俣湾附近出现了患怪病的人,轻者手脚麻木,全身发抖;重者精神失常,手足扭曲变形,痛苦地死去;更有尚未出生的胎儿在母体内神经系统就受到损伤,终生无法康复。正是因为长期食用受到汞污染的水产品,物产丰富、兴旺的水俣堕入地狱,几代人承受着环境污染带来的身体和心灵上的无尽创伤。

研究表明,80%的汞是以蒸气的形式向大气排放的。煤的燃烧、采矿、冶炼等活动都会向大气中排放汞。它能在大气层中飘浮成千上万公里,然后进入土壤和水系。印度尼西亚的小金矿排放的汞可能飘洋过海到达美国。在水中,汞通常转化为甲基汞,然后富集在鱼类体内并进入我们的食物链。有数据表明,中国河口海岸的鱼类受汞污染的可能性正在上升。

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原因, 全球变暖影响, 全球暖化, 全球气候变暖, 太阳能, 新能源, 气候变暖, 清洁能源, 绿色能源,  风能
先天性水俣病患者Takako Isayama和她的妈妈。

在我国,控制汞污染的最大挑战是燃煤电厂。一份2002年的大气汞来源的评估清单中,燃煤电厂以55.7%的比重高居榜首。因为煤炭中不可避免的含有汞等重金属元素,所以占全国电厂总装机容量80%的燃煤电厂对于汞排放的“贡献”无人能及。诚然,我国煤炭资源丰富,在石油和天然气储量相对较低的情况下,煤炭撑起了能源消费的七成之多。我国的煤炭消费量更是逐年递增,从2005年的21.4亿吨猛增到2009年的30.2亿吨。但绝不能因为经济的快速发展,而忽视汞排放给环境污染和公众健康的带来的威胁。

遗憾的是,国内尚未针对燃煤电厂汞排放制定控制措施,汞排放的基本信息的也相当匮乏。这表明我国在汞排放普查、治理技术和相关污染防治法规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国能源结构中对煤炭的过度依赖,已经给生态环境带来了难以承载的负担,煤炭污染治理的成本将越来越高。因此归根到底,要减少燃煤产生的汞排放,减少对煤炭的依赖,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才是真正的解决方案。

当然,除了燃煤之外,聚氯乙烯生产、医疗产品中的汞也不容忽视。针对这些行业的汞污染问题,当务之急是要推广汞替代方案,削减和淘汰汞的使用,从源头堵住它进入环境和人体的可能性。这一清洁生产理念不仅适用于汞,也适用于正在中国肆虐的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的污染,包括重金属污染。

汞污染面前,“环球同此凉热。”中国应和世界各国一道,为保护生态环境和公众健康,加快推动控制汞污染公约的进程。水俣病发生五十多年之后,是时候让世界从这场噩梦中醒来了。

——杨爱伦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


加入绿色和平

相关阅读:

《“沉默”的大多数——企业污染物信息公开状况调查》调查报告

《中国发电集团气候影响排名》报告

众说纷纭话煤炭——百家“炭”秘

山西矿难呼唤清洁能源

带你见证真实的“煤的世界”

点赞  
0

阅读数: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