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兹南气候大会,中美能否携手迈进?

2010年08月13日

在2007年底,当180多个国家在印尼巴厘岛的联合国气候谈判大会上鼓掌通过“巴厘岛路线图”的时候,人们或许可以意识得到未来两年达成气候谈判的道路会艰辛起伏。

但恐怕很少有人能预测2008年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风云变幻。金融危机蔓延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投资形式不被看好;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而大洋彼岸一直走在温室气体减排前列的欧盟内部意见分裂加剧,等等。

12月初,巴厘岛之后最重要的一轮气候谈判大会将在波兰贸易重镇波兹南举行,这是2007年巴厘岛到2009年丹麦哥本哈根的气候谈判“路线图”的半程点。会议期望在今年已有的泰国曼谷、德国波恩、加纳阿克拉三轮对话基础上,整理出一份综合反映各方分歧与共识的草案,以此作为基础开展《京都议定书》2012年之后的气候新协议的谈判。然而前几次会议交换意见的基础工作铺垫虽然比较充实,但谈判议题本身并没有取得多少实质进展,形势仍不明朗。

比如特别受到各方关注的应对气候变化资金问题,对于富裕国家能拿出多少钱来资助发展中国家做碳减排与适应变暖,如何建立有效的国际机制保证资金长期、透明和充足的供应,这些基本的问题依然没有答案。最近,中国提出发达国家应拿出GDP的0.7%~1%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在资金来源方面也出现一些很有新意的提案,像挪威提出从国际碳市场额度分配拍卖所得拿出一部分钱来。但随着金融危机带来的投资低迷,这个议题重新笼罩上一层阴影。这使得发展中国家并不急于做出进一步动作。各国希望,波兹南会议能拨开云雾,在资金领域发出积极信号。

代表中更为普遍的观望态度,是针对两个分别位列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阵营的排放大国——美国与中国。尤其当选总统奥巴马明确表示与布什气候政策划清界限,期望值随之推高。19日,奥巴马发表重要讲话,宣布他就任后将为美国设立全国性的国内二氧化碳减排指标,在2020年降低到1990年水平,到本世纪中叶再下降80%。对美国来说这可以说是揭开了全新的篇章。当然2020降到1990年水平与欧盟到同期减排至少20%的总体目标比相去甚远。在奥巴马入主白宫、并推动国内立法之前,人们还是以谨慎乐观为主。

长期以来,中国不承担硬性减排指标,是布什政府不愿接受排放限制的一个主要借口。但就国内碳减排行动而言,中国已经走在美国的前面,例如更严格的汽车燃油排放标准、更高的火电发电能效和广泛的节能行动等等。10月29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白皮书》打包推出中国的气候策略与目标;11月初中国与联合国合办高级别研讨会探讨加强国际技术开发与转让应对气候变化。在欧盟困于内部谈判立场协调之时,中国的一系列高调出击给国际社会带来新的期望:中国更勇敢的担当起谈判中的领导地位,积极推动各国在明年万众瞩目的哥本哈根大会达成有力的气候协议。协议不但需要包括欧盟等发达国家的深度减排目标,建立起帮助发展中国家控制排放增长、实现低碳发展的资金与技术支持机制,更重要的是,要把美国带回到谈判桌前来签字画押。很多人相信,这个任务只有中国能完成。

中国代表团本周将出发去参加为期两周的波兹南气候大会。奥巴马虽然尚未到任,但已经宣布会派国会代表前去观会。早些时候,联合国号召各国代表认真起来,“从对话模式全面转向谈判模式”。波兹南会议应当成为这个转向的拐点。在这个过程里,中美两国的互动可能是一个有趣的看点。

——李雁,绿色和平气候谈判观察员






 

 


相关阅读:

 


奥巴马,如何应对全球气候危机

 


波兹南,全球行动起来!

点赞  
0

阅读数: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