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的力量 | 海藻林篇:多吃不胖,胃口棒棒!

2021年08月11日

生物多样性描述了地球上生命形式的多样性,其中每种生命形式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们互相依赖,维持着生态系统的正常运转和服务功能。

人类生活在由不同生态系统所构成的生存环境里,来自生态系统的广泛的资源供给、生态调节功能以及文化和支持服务,不仅为我们提供了必要的生活资源、维系适宜的生存环境,还能够帮助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和挑战。

这就是自然的力量


今天故事的主角,是仰泳第一名的

说起海獭,等等,先确认一下咱们说的是同一个海獭!
是它?是它?还是它?

图源: Envato elements、© Dmitry Sharomov / Greenpeace 


。 

答案揭晓!

 。

 。

 图源: Shutterstock

是我呀~~~你猜对了吗?

海獭与水獭、貂和黄鼠狼等同属于哺乳纲食肉目鼬科,是家族中体型较大的成员。海獭生活在北太平洋的近岸水域中,海藻林、海湾和入海口都是它们理想的栖息地。

成年海獭拥有一身蓬蓬松松、覆盖着油脂的毛发,这不仅能帮助它们在水中保持体温,同时还赐予了它们“水上漂”的功夫(并不是因为胖)。幼年的海獭宝宝还不够“油腻”,所以要靠海獭妈妈抱在肚子上保持干燥。

但是,在更高纬度的寒冷水域中,一件皮毛大衣也许并不足以抵御严寒,而海獭也不像其他大型海洋哺乳动物一样拥有厚厚的脂肪层。这时就要说起海獭的另一个技能:发光发热。研究发现,海獭的肌肉组织中的线粒体能够直接将能量转化成热量,而不产生三磷酸腺苷(ATP)。简单来说,就是使它们不需要进行肌肉收缩(比如发抖成筛糠)就能够获得大量热量。

燃鹅

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躺平就能保暖的技能也不是白得的,需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 成为实力吃货!通过大量进食来补充燃料。海獭每天需要吃掉至少相当于自身体重25%的食物才能维持身体的新陈代谢。

作为海中吃货,海鲜当然是少不了的。除了宝宝,海獭妈妈的肚子上还可以是鱼类、贝类、甲壳类、棘皮类……其中,海胆是它们最爱的食物之一。而正是这份对海胆的偏爱,使它们为维持海藻林生态系统的平衡出了一份力。

策划 / 脚本:绿色和平  插画:瞿三儿

海獭为海藻争取了喘息的机会,作为礼尚往来,海藻林也为海獭提供了舒适的栖息环境和充足的食物供给。巨藻浮在水面上的叶片还能被海獭当作“安全带”,防止它们在没有小伙伴拉手手的情况下,睡着以后一不小心漂出去太远。

海藻中的搓澡大汉  图源: Shutterstock

海獭作为生态系统中的关键物种(keystone species)在食物链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控制相邻营养层级中物种数量的同时,还帮助维持海藻林生态系统的平衡和健康。

海藻林是由大型褐藻构成的水下森林,覆盖着全球约25%的海岸线,被认为是最具活力的生态系统之一。巨型海藻每个叶片的叶柄上都长有气囊,使叶片垂直向上生长,形成密集的“树冠”,为大量鸟类和海洋生物提供觅食和栖息的场所。]

扎根海底的巨藻生长迅速,每天能生长近60厘米,总长度可达300米,相当于12节火车车厢的长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海藻,也是海藻林巨大生产力的重要来源。

茂密的水下森林 © NOAA Fisheries

海藻林提供的渔业资源、产生氧气、净化海水等生态系统服务为人类福祉和可持续发展提供重要支持。海藻本身也被广泛用于食物、化学药品、燃料和工业加工。作为重要沿海生态系统的一员(其他成员还有前两周介绍的珊瑚礁红树林),海藻林也为沿海地区提供了重要的保护。近年来,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逐渐显现,全球多个地区出现了更加频繁、强度更大的风暴潮和极端海浪,而海藻林就像一块巨大的地毯,能够削弱海浪和风暴潮的强度,减轻海浪和沿海洪灾对沿岸陆地的侵蚀和破坏。

健康的海藻林生态系统也是巨大的碳库,海藻在生长过程中吸收温室气体,能够储存高达2000万吨的碳,有助于减缓气候变化。

么~ 图源: Shutterstock

在海藻林中,有许多贝类、棘皮类,以及食草鱼类等会以海藻为食,它们是海藻林生态系统中有机质利用和循环的重要一环。其中,巨藻根部叫做固着器的部分尤其受海胆的青睐。

然而,食物链中任何一环的变化都可能打破平衡。

一项水下调查发现,一种曾在北美洲西海岸常见的海星-向日葵海星-数量在2004至2017年间锐减了80-100%,并于2020年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 Red List)列为极危物种。其中2013年夏季的下降幅度最大,与此同时,其他20余种海星的数量也出现了大幅减少。

而另一项针对卫星图片的分析发现,与2008年相比,2014至2019年间美国南加州沿岸的海藻林面积缩小了近95%,曾经延绵数百公里的水下森林如今变成了大片的荒漠。


它们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这两个事件都与海星消耗病(Sea starwasting disease)有关。这是一种会造成海星软组织腐烂并脱落的疾病。在过去7年间,这种疾病多次在夏季爆发,造成海星大量死亡。最近的研究发现,气候变化引发的海水升温使水中的有机物和病原体快速增加,消耗了水中的氧气使海星缺氧并加速了疾病的发展,从而引发了更频繁、更大规模的疾病爆发,造成大规模的海星死亡事件。

海星的减少,随后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天敌的大量减少使海胆数量呈爆发式增长,饥饿的海胆如同收割机,不停啃食巨藻长在岩石上的固着器,使巨藻来不及重新生长,导致海藻林面积快速缩减,使生活在此的其他生物失去栖息地。

被剃成板儿寸的海藻林 © NOAA Fisheries 

与陆地上的植物不同,巨藻的叶片不仅要进行光合作用,还承担着从海水中吸取养料的工作。而其根部的固着器却没有海床中吸收营养的功能,它的主要工作就是将巨藻牢牢固定在海底。一旦失去固定,巨藻会随海浪漂移至别处或被推到岸上,而更小型的下层藻类并不能代替巨藻的树冠层在海藻林中的功能,进而导致海藻林的生物多样性、生物量和生产力下降。这也是为什么海胆仅仅啃食巨藻的根部就能对海藻林生态系统造成如此大的影响。

除此之外,海水酸化、更频繁更严峻的海洋热浪,人类活动和海獭数量的减少也会威胁海藻林中的群落和生物多样性,加剧海藻林消失的速度。在过去50年间,全球海藻丰富度在以每年2%的速度衰减。

海藻林的消失不仅使许多海洋生物失去重要的栖息地,削弱海藻林吸收和储存碳的能力,也使得沿海社区更容易受到暴风雨和海浪的侵蚀和破坏。保护和修复海藻林,提升生态系统的韧性和复原力,能够起到维持生物多样性和减缓气候变化的协同增效作用。

保护生物多样性,维持完整的食物链,对于维持海藻林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以及帮助我们应对气候变化都至关重要。

-----

此项目已在北京取得临时活动备案

参考资料:

[1] Wright, T., et, al. (2021). Skeletal muscle thermogenesis enablesaquatic life in the smallest marine mammal. Science, 373(6551)223-225.

[2] Riedman, M.L., Estes,. J.A. (1990). The sea otter (Enhydra lutris): Behavior,ecology, and natural history. Biological Report 90(14). U.S. Fish and WildlifeService. 126pp.

[3]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  海獭. http://www.scsio.ac.cn/kepu2/201104/t20110412_3110800.html

[4]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Wildlife Health Center / School of VeterinaryMedicine. Sea Otter Facts. https://whc.sf.ucdavis.edu/programs-projects/ca-conservation/sea-otter/facts

[5] Arafeh-Dalmau, N., et al. (2021). Southward decrease in the protectionof persistent giant kelp forests in the northeast Pacific. Communications Earth& Environment, 2, 119.

[6] US National Park Service. Giant Kelp. https://www.nps.gov/articles/giant-kelp.htm

[7] 中科院南海海洋所. 褐藻.  http://www.scsio.ac.cn/kepu2/201104/t20110421_3119765.html

[8] Menéndez, M., & Woodworth, P. (2010). Changes in extreme high waterlevels based on a quasi‐global tide‐gauge data set.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 115.

[9] Duarte, C. M.,et, al. (2013). The role of coastal plant communities forclimate change mitigation and adaptation. NatureClimate Change, 3(11), 961–968.

[10] Laī oley, D.d’A. & Grimsditch, G. (2009). The Management of NaturalCoastal Carbon Sinks. IUCN, Gland,Switzerland. 53 pp.

[11] Harvell, C. D., et, al. (2019). Disease epidemic and a marine heat waveare associated with the continental-scale collapse of a pivotal predator(Pycnopodia helianthoides). ScienceAdvances, 5(1).

[12] Hewson, I., et, al. (2014). Densovirus associated with sea-star wastingdisease and mass mortality. PNAS, 111(48) 17278-17283.

[13] McPherson, M.L., et al. (2021). Large-scale shift in the structure of akelp forest ecosystem co-occurs with an epizootic and marine heatwave. Communications Biology, 4, 298.

[14] Aquino, C. A., et, al. (2021). Evidence That Microorganisms at theAnimal-Water Interface Drive Sea Star Wasting Disease. Microbiol, 11:610009.

[15] Schultz, J. A., Cloutier, R. N. & Côté, I. M. (2016). Evidence fora trophic cascade on rocky reefs following sea star mass mortality in BritishColumbia. Peer J.

[16] Max C. N. Castorani, C. N., et,al. (2021). Disturbance Structures Canopy and Understory Productivity Along AnEnvironmental Gradient. Ecology Letters.

[17] Sheppard, C. (2018). Chapter 3 - Status and Trends for the World’s KelpForests. World Seas: An Environmental Evaluation: Volume I: Europe, TheAmericas and West Africa (2nd ed.). Academic Press.

[18] Laī oley, D.d’A. & Grimsditch, G. (2009). The Management of NaturalCoastal Carbon Sinks. IUCN, Gland, Switzerland. 53 pp.

[19] Max C. N. Castorani, C. N., et, al. (2021). Disturbance StructuresCanopy and Understory Productivity Along An Environmental Gradient. EcologyLetters.阅读 231分享收藏赞7在看7写下你的留言

点赞  
0

阅读数:1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