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海洋,守住地球的蓝色

2019年07月02日

2018年,绿色和平与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以下简称民促会)共同开展“南极海洋保护项目”,邀请“水哥”王昱珩、演员李光洁和野外摄影师奚志农担任“南极大使”,与全球280多万公众一起倡议在南极设立海洋保护区,守护南极生物的家园。

2019-2020年,绿色和平与民促会继续合作,开展“全球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倡议建立海洋保护区,守护海洋。歌手谭维维和演员李易峰已经先后加入了“全球海洋大使”的行列,与我们一起创造保护海洋的历史。

2019年,歌手谭维维、演员李易峰先后受邀担任绿色和平全球海洋大使 © Greenpeace

而绿色和平全球30多个办公室都将参与推动建立海洋保护区的工作中,“极地曙光号”和“希望号”两艘考察船也将从极地启航,用一年的时间见证全球海洋的美丽、神奇和危机。

海洋有多重要?简单来说,无论是居住在海边、内陆,甚至是沙漠,我们的命运都和海洋以及海洋中的生物紧密相连:

  • 地球上一半的氧气来自于海洋,守护着每一个生命的每一口呼吸;
  • 海洋吸收了大约1/3人类活动产生的二氧化碳,是抵御气候变化的“无名英雄”;
  • 海洋是我们食物的重要来源,为人类提供了大量丰富的蛋白质;
  • 海洋启发科学家发明了多种药物,而且,深海生物体内蕴藏着击败超级病菌和解开癌症治疗难题的秘密。

从大航海时期算起,人类大规模探索、开发和利用海洋的历史只有短短500多年。直到今天,对我们来说,海洋仍然是一座蕴藏着秘密的宝库,等待我们去发现,去了解。

2005年9月25日,北美沙利旭海,世界上最大型的章鱼:太平洋大章鱼 © Brandon Cole / Greenpeace

海洋面积广阔,看似“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在数百年的开发利用中,我们常常忽视对海洋和其中的生物的保护;而随着人类生活环境日益崩坏,许多源自陆地的环境问题也逐渐危及至海洋中的生物:

气候变化: 陆地上化石燃料的持续燃烧正在深刻地改变着海洋:海水变暖、酸度增加、溶氧量降低、极地冰川融化和海平面上升等。许多海洋生物被迫离开自己的自然栖息地,更有一些生物因此面临灭绝风险。

2006年8月30日,菲律宾阿波岛海洋保护区的珊瑚和鱼群,气候变化导致海水变暖,大量珊瑚可能因此而白化和死亡 © Greenpeace / Gavin Newman

工业捕捞:人类的大型渔船已经抵达了包括南极在内的海洋最遥远的角落。与此同时,海洋中93%的鱼类种群已经遭到完全或过度的捕捞,超过1/3的鱼类捕捞处于不可持续的水平。

2012年11月12日,太平洋公海上的围网捕捞作业 © Alex Hofford / Greenpeace

塑料污染:每年有多达800万吨的塑料流入海洋,人迹罕至的南极、北极、甚至是深达万米的马里亚纳海沟内,都已经发现了塑料的身影。塑料会使海洋生物窒息或受伤,还会被海洋生物误食,进入海洋食物链的各个环节,最终回到我们自己的餐桌上。

2019年3月7日,吕宋岛,被一次性奶茶杯困住的螃蟹 © Noel Guevara / Greenpeace

此外,海洋还面临着噪声、低氧、化学污染等威胁,深海采矿也可能于未来几年内正式开启。这一切都将给海洋带来深远的影响,而“生病了”的海洋,将无法继续给我们提供保护和馈赠。

保护公海 保护一半的地球

直到今天,我们开发海洋的脚步仍在加快,保护海洋的步伐远远落后,留给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

海洋到底需要怎样的保护?科学家们给出的答案是:到2030年,需要保护全球30%的海洋,使其避免受到人类开发活动的影响。

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工具,就是设立大规模的海洋保护区网络——而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在公海设立更多的海洋保护区。

公海,也即各国管辖范围外的海洋,尽管占到了全球海洋面积的61%、覆盖着43%的地球表面积,却仅有1%的海域得到保护。

从太平洋一侧看地球,基本是一个被海洋覆盖的半球  © Google Earth

造成公海海洋保护区比例如此之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设立和管理公海海洋保护区的制度框架的缺失。这就好比要盖起一座高楼,却连最基本的钢架结构都没有搭好。

在这样的状况下,公海成为一个巨大的“全球公地”,人类在公海的各项活动持续增多,生活在公海的生物也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威胁——“公地悲剧”每天都在上演。

所幸的是,我们有机会迎来公海保护的里程碑。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从2018年起,联合国关于“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 Beyond National Jurisdiction, BBNJ)养护和可持续利用问题”进入了政府间会议阶段,并预期于2020年制定出“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这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文书将构建健全的框架,使得在公海上设立并管理大规模的海洋保护区成为可能。

加入我们 守护海洋
在今年的项目工作中,绿色和平全球将会关注和参与联合国“公海生物多样性协定”磋商的进程,并开展“从北极到南极”的全球巡航:从北极开始,依次探访人迹罕至却被气候变化和塑料污染威胁着的北极、藏有生命起源秘密的“失落之城”深海热液、困住哥伦布船队的“水上金色雨林”马尾藻海、曾受过度捕捞危害的维马海山和它的恢复情况、缺乏渔业管制的西南大西洋、并再次造访纯净的南极,与科学家一起,见证最真实的海洋。

自北向南,绿色和平“从北极到南极”全球航海路线图 © Greenpeace

绿色和平也将与民促会一起在中国大陆开展各项工作,让更多的公众了解最真实的海洋。在接下来的航程中,期待你与我们一起,共同创造保护海洋的历史。守护我们共同的海洋,每一个声音都同样重要。

点赞  
6

阅读数:5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