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大鱼的海洋

“背山靠海,遍地皆石”的石岛是山东乃至全国最主要的鱼粉产地之一。这个完全依靠渔业的产业每年消耗了数百万吨的野生资源,却依然处于“吃不饱”的状态,原因就在于,那些被用来制作鱼粉的原料——幼杂鱼,是几近枯竭的中国近海最后的渔获。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6日,山东石岛,正在石岛码头卸货的中国渔船。石岛隶属于山东省荣成市,因“背山靠海,遍地皆石”而得名,顾名思义,这里很难发展种植业。好在守着黄海,石岛发展出了渔业、船舶制造和水产交易等产业,中国北方最大的渔港就坐落在此。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东石岛,工人正在码头上卸货,渔获几乎全是手指粗细的小鱼。现在,石岛所隶属的荣成是全国最主要的鱼粉制造地,而制造鱼粉的主要原料之一,就是这种体形小、价值低、种类杂的小鱼,当地渔民将它们称为“饲料鱼”。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饲料鱼不光是最近、也不光是只在黄海海域出现。图为2014年10月16日,东海海域一条拖网渔船的一网渔获,除了一条成年带鱼,其余都是饲料鱼。拖网是中国最主要的渔船类型,每年捕捞量约占中国海洋总捕捞量的一半。绿色和平的调研显示,全国拖网渔船的渔获物中,平均一半都是饲料鱼。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8日,山东石岛,渔民正在整理渔获物。近海的小船出海一次,一般可以带回一、两百斤渔获,需要多名工人花费近一个小时,把值钱的鱼虾从杂鱼、垃圾、海草和破渔网中分拣出来,剩下的饲料鱼就被鱼粉厂买走了。多年来,渔民和鱼粉厂已经建立了稳定的供给关系,渔民捕捞的饲料鱼,通常都会固定地卖给同一家鱼粉厂。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东石岛码头,分拣完毕的饲料鱼会被鱼粉厂收购,在码头旁边的冷冻厂被压缩成鱼板后装车运到工厂。一对30多米长的双拖网渔船,出海十天左右可以捕捞十几至二十几万公斤的饲料鱼,要用7、8辆这样的大卡车才能运完。据管理人员说,石岛港有1000多艘这样的拖网渔船。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东石岛码头,除了正在装车的饲料鱼,还有正被当做货物卸下的鲨鱼尸体,这些鲨鱼将主要被用于加工鱼翅。渔获中的鲨鱼大多来自渔船的兼捕,据估计每年捕捞量在1万到1万5千吨左右,这些对鲨鱼种群来说都属于非必要性死亡。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7年12月17日,石岛管理区里的鱼粉厂。山东荣成的鱼粉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荣成市现有61家鱼粉厂,一半多都在石岛。据石岛一家中型规模的鱼粉厂老板介绍,他的工厂每天可以消化600至700吨原料,产出150吨左右的鱼粉,但由于原料供应不足,工厂其实是“吃不饱”的。为了满足工厂的产能,包括他在内,石岛当地不少鱼粉厂老板组建船队出海捕捞,为自己的工厂提供原料。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东石岛的一家鱼粉厂的原料场内,工人正在用铲车运送冰冻的饲料鱼鱼板进入加工车间。这些鱼板由成千上万条的小鱼压缩而成,经过前处理、蒸煮、压榨、干燥、粉碎等工序,最终成为干燥的蛋白质粉末,再被用于制作动物饲料,比如鱼、鸡、牛、猪甚至是貂。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东石岛的一家鱼粉厂内,绿色和平调研人员正在检查一块鱼板,在里面看到了大量有食用价值鱼类的幼鱼,包括带鱼、黄鲫、鲐鱼。中国自1954年开始生产鱼粉,当时只有上海鱼品厂和青岛海洋渔业公司水产品加工厂设有鱼粉车间,鱼粉主要是为了处理掉加工鱼品的下脚料、变质鱼和低值小杂鱼虾等的副产品。但随着近海渔业资源状况的恶化,渔获物中饲料鱼的比例越来越高,鱼粉厂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东石岛的一家鱼粉厂的原料场里,堆放整齐、等待加工的饲料鱼鱼板。鱼粉在生产过程中会排放大量的废水废气,为了整顿市容,在过去几年,荣成开展了集中治理,关闭、合并了多家小工厂,并要求保留下来的工厂必须配备合规的排污设备。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东石岛的一家鱼粉厂里,机器正在把一块块由垃圾鱼冻成的鱼板打碎,对原料进行前处理。除了使用分不清种类的垃圾鱼,山东的鱼粉厂也大量使用鳀鱼作为原料,这种俗称“离水烂”、“老眼屎”的银灰色小鱼是鲅鱼、带鱼的主要食物,过去根本入不了当地居民的眼,更别提拿来吃。然而,随着野生鱼类资源衰退,养殖业逐渐兴旺,鳀鱼成了做鱼粉最好的原料,也开始成为当地渔民捕捞的对象。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东石岛的一家鱼粉厂里,工人正在流水线上工作。包括水产养殖在内,由于养殖行业对饲料需求越来越大,国内养殖业对鱼粉的消耗,从1984年的大约25万吨,到1994年上升到大约80万吨,再到了2014年,已经上升到200万吨。为了配合产业规模的扩张,鱼粉加工的机械化程度也越来越高。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东石岛的一家鱼粉厂里,工人正在将生产好的鱼粉装袋和装车。这些鱼粉将被运往全国各地的饲料加工厂,加工成各种配合饲料后再转卖给养殖户喂养各种鱼类和家畜。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东石岛的一家鱼粉厂里,一个浑身沾满了鱼粉的工人。即使是正规的鱼粉厂,厂区里也会有一种混合着鱼腥味的特殊味道,而那些不太正规的小型鱼粉厂,车间里则往往充满了普通人难以忍受的腐臭味道。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东石岛一家鱼粉厂里的工人。每每提到鱼粉,这里的鱼粉厂老板都会自豪地说,我们这里是全国最大的鱼粉生产基地。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东石岛一家鱼粉厂的成品仓库里,鱼粉正在从房顶的传输带上一点点撒下,堆积到一定高度后,再由工人包装出厂,销往全国各地。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6日,山东石岛,女人们在码头边织补渔网。为了更好地管理渔业资源,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渔业管理规定,包括规定禁渔期、禁渔区、渔网网眼的尺寸、准用和禁用渔具的类型等等,但对饲料鱼的捕捞和交易却缺乏系统性的管控。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6日,山东石岛,工人在渔船上准备用于不同的海域的渔网。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水产品消费国,近海无鱼,为了满足国人的需求,渔业向远洋和水产养殖两个方向转移,其中水产养殖行业的快速扩张为这些体型小、品质差、无法为人食用的饲料鱼提供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和稳定的经济收益,可却又反过来刺激了渔业资源的进一步恶化。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东石岛码头上,渔网里的一只河豚幼鱼。这只河豚属东方鲀类,很少被人用来直接食用,所以即使渔民捕捞到这类鱼,通常会直接丢弃或者做饲料原料。东方鲀类里有些优质品种(如红鳍东方鲀、暗纹东方鲀)的资源在很多海域已经衰退,因此,管理部门也在这些海域开展了这些物种的增殖放流活动,以期修复生物种群。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山东石岛,渔网里的两条小鱼。近海无鱼的出路到底在哪?靠海吃饭的渔民说,“船少一点、网眼大一点,让小鱼长大再捕,就不愁没有好鱼”;渔业资源研究者说,“使用替代饲料,或是生态养殖,任何鱼虾的养殖都可以实现使用‘零’鱼粉饲料”;关心海洋的艺术家说,“我们如果不是仅仅把海洋看做我们的食物来源,其实,海洋可以给我们更多”。

分享  
点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