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红木与“隐形”的中国商人

位于非洲中部的刚果(金)是世界上最动荡不安的国家之一。一群中国商人在这个被内战和瘟疫困扰的国家从事血檀贸易,以满足中国国内红木家具市场旺盛的需求,却给这种当地独有的红木带来了濒临灭绝的威胁。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刚果(金),世界上最动荡贫穷的国家之一。该国东南部上加丹加省的森林里,零星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部落,部落中的年轻人有不少都从事血檀(学名 Pterocarpus tinctorius,染料紫檀,下文统称血檀)的砍伐、粗加工和运输工作。这是一个21人的砍伐团,平均年龄不超过20岁,这个“男孩砍伐团”已经在这附近工作了2个月。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伐木工人正在剥树皮。血檀被砍之后树身会流出血一样鲜红的汁液。血檀零星分布在非洲中南部特有的米扬博林地中(Miombo woodland),其中包括刚果(金)东南部一片偏远的原始森林。在这里,血檀是唯一一种被中国人交易的树种。在此之前,血檀已经在刚果(金)的邻国赞比亚遭到了几近灭绝地非法砍伐和贸易。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男孩砍伐团的成员。砍伐血檀是一项重体力劳动,伐木工的工作包括砍倒树木,并用砍刀手工去除坚硬的树皮,只留下红色的芯材。完成这些工作,工人们一天可以得到5美元左右的薪水。而在万里之外的中国,血檀正在成为红木市场的新宠儿:它以上万元一吨的均价被销往全国各地的红木家具厂。除了作为血檀家具出售,厂商还会用冒充价格高出五至八倍的“小叶紫檀”。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一棵没有通过“质量检测”的血檀。为了获得尽可能高品质的木材,中国商人教给当地伐木工一个简单的“质检”方法:把树砍开一个口子,取一小片芯材扔进半瓶水中。如果立即下沉且没有气泡就是好木材,反之就不是受商人青睐的“好树”。这片原始森林中,可以看到很多像留下了伤痕的血檀木。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伐木场里等待被运走的血檀。为了降低运输成本,中国商人会要求伐木工把2-5厘米厚的树皮剥掉,只留下这种血红色的芯材。在这片位于刚果(金)加丹加省的森林深处,大约100米左右有一棵成年的血檀树,十几个伐木工一星期的工作量,可以装满一辆十几米长的卡车。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搬运工人正在把血檀搬运到卡车上。一根血檀木的重量可以达到400斤以上,有的甚至重达1000多斤,而刚果(金)这个动荡贫穷的国家缺少机械设备,所以木头装车只能依靠人工:装运一车木材,一般需要20个人工作一个上午。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搬运工正在把血檀搬运到卡车上。一根血檀木的重量可以达到400斤以上,有的甚至重达1000多斤,而刚果(金)这个动荡贫穷的国家缺少机械设备,所以木头装车只能依靠人工:装运一车木材,一般需要20个人工作一个上午。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男孩砍伐团”的成员、20岁的米瓦巴躺在血檀木上休息。在刚果(金)之前,血檀在其邻国赞比亚被大量非法砍伐并出口中国。肆无忌惮的砍伐遭到赞比亚政府的严格管控,再加上赞比亚血檀资源的迅速减少,中国商人的木材生意便转移到了这个更为动荡贫穷的国家。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男孩伐木团的午餐。伐木工人在工作期间的三餐都是免费的,以木薯为主。经过一段时间的砍伐,村落附近已经没有符合中国商人标准的血檀,所以伐木团需要到离家几十公里的森林深处工作。他们吃住都在森林里,每一到两周回一次家。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男孩砍伐团的成员们休息时在森林里玩闹。虽然从事繁重的劳动,但他们依然精力充沛,活泼好客。他们都说自己在为“中国老板”砍树、剥皮、运输,但从没想过木头的去处,更不会知道这些在他们眼中“太硬、没用”的木材,会以上万元人民币一吨的价格被中国买家收购。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和中国商人合作的刚果(金)老板带着自己的保镖--一个当地的军人,到林区检查工人的工作。刚果(金)是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排名倒数13的国家,多年的内战更加剧了这个国家的动荡,甚至军队和警察都会受雇于当地有钱的老板,包括做红木生意的中国商人。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搬运工人在长达十几米的卡车上整理血檀木材。作为硬木的一种,一根血檀木可重达400至上千斤,通常需要二十个人一起合作才能抬上车。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20岁的伐木工米瓦巴领到的薪水。伐木工虽然都认为自己是为中国商人打工,但中国商人几乎不会亲自出现在森林深处,而是由他们雇佣的当地老板,每一至两周去给伐木工人发一次工资,而这之后伐木工也可以回家一次。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剥完树皮、等待被运走的血檀。每根血檀木上都标有伐木工的名字,方便之后计算工钱。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四个在前往森林途中遭遇车祸的伐木工。他们都来自“男孩伐木团”,其中今年17岁、也是团里年龄最小的男孩Aksanti Faustin John(右一)伤得最重,头上缝了8针。John从13岁开始砍伐血檀,辛苦工作的目的是希望尽早存够彩礼跟女友结婚。在当地没有“工伤”的概念,在工作中确保安全是工人自己的事。而这次受伤,也意味着他和其他四人将会有一段时间无法工作,没有收入。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森林深处,已经砍伐并剥皮、等待被运走的血檀。血檀是非洲森林里独有的热带硬木,生长缓慢,需要超过90年才能生长成熟。从2013年开始,血檀在刚果(金)开始被大规模砍伐。尚没有官方数据显示至今为止,有多少血檀被砍伐和出口。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装满了血檀木材的卡车,驶向位于林区最近的城市——刚果(金)第二大城市卢本巴希市。在那里,每个中国商人都有自己的存放木头的露天仓库。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刚果(金)第二大城市卢本巴希市内,一个中国商人的血檀木材堆放场。从外面看,这些堆放场常年大门紧锁;而堆放场的规模也千差万别,有的还不及一个足球场大,有的却大到一眼望不到边。目前,没有人知道在卢本巴希,到底有多少这样的木材堆放场。

  • 作者:©Momo/绿色和平

    图为堆放场里的中国商人现场砍掉一根血檀的表皮,向顾客展示木材的品质。由于赞比亚政府对血檀砍伐和贸易的严格管控,中国木材商人们转而在缺乏管理的刚果(金)继续从事血檀的砍伐和贸易。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中国江苏张家港市金港镇。这里是血檀进入中国的主要入港口,同时也是全国最大的木业市场。从这里,血檀销往全国各地。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张家港市金港镇最大的血檀交易市场——张家港国际木业城(扬帆木业城)内,正在装车的血檀木材,这个市场每天能收到十几车血檀木材。据扬帆木业市场管理人员说:平均每个月从张家港四个最主要的血檀市场卖出的血檀总和达到近15000吨。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金港木业城内,工人正在把血檀从集装箱卸货到市场内的空地上,等待市场老板亲自验货之后,再联系木材买家——国内众多的红木家具厂来看货。血檀因可以冒充已经濒临灭绝的小叶紫檀而受到国内厂商的青睐,再加上近几年赞比亚政府对血檀非法砍伐和贸易的严厉打击,血檀价格水涨船高。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金港木业城内,正在采购血檀的木材中间商王老板。就在成交前1小时,王老板脚下的这些血檀,突然从2.3万元人民币/吨上涨为2.8万元人民币/吨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金港木业城内,经营血檀木材生意的商人。这些商人大多来自福建和安徽,他们按照品质给血檀木材分类,市场均价从人民币1.7万/吨至2.2万/吨不等。张家港市金港镇是非洲血檀进入中国的主要港口,也是全国最大的木业市场,“一手货”、“价低”、“货好”是这里商人最引以为豪的卖点。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浙江省金华市某红木家具厂内,正在加工中的血檀木材。中国的红木家具文化从清明开始兴盛,可近年来却从对技术和艺术的追求演变成对珍稀材质的炒作和追捧。国内红木消费市场的巨大需求,以及对畸形的“唯材质论”的追捧,已经使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大红酸枝等很多热带硬木树种的生存受到了严重威胁甚至濒临灭绝。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浙江省金华市某家具厂内,工人正在为血檀家具手工雕花。中国的红木家具文化已经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与木材种类相比,手工制作的技艺才应是红木家具文化真正的精髓所在。

  • 作者:©卢广/绿色和平

    图为金港木业城内,随意堆放的血檀木材。用血檀制作的红木家具品质可以媲美市场价格数十万的小叶紫檀,国内红木市场的追捧是血檀在非洲被大肆砍伐和贸易的主要原因。而在血檀之前,包括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大红酸枝等在内的多种热带硬木树种,已经因为国内过于旺盛的红木消费需求而受到巨大的生存威胁甚至濒临灭绝。

分享  
点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