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失落天堂的神山圣水:融合传承与变革的森林人 —原始森林与人·西南篇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中俯瞰碧塔海。碧塔海湖面海拔3500米左右,其中有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活化石——碧塔海重唇鱼。自从建成普达措国家公园之后,保护地面积扩大,碧塔海自然保护区区域成为了国家公园的核心区。从传统文化、森林资源、生态旅游等各个角度来说,森林保护都成为了头等大事。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碧塔海派出所森林公安在巡山途中小憩。在这里的森林公安和保护所主要负责风景名胜区核心区的管理。冬季防火期时,防火巡山情势严峻,一般出山都是3-5个人。他们巡山都有特定的路线,通常早上8点出发,下午6点回到所里,晚上还需要轮班以防夜火。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碧塔海派出所森林公安在牧民卓玛家中拜访。森林公安们巡山时常去林区中拜访当地老百姓,登记与核查林区生活的人;同时还要进行防火宣传、交代各家的责任、处理邻里纠纷等等。卓玛家的林场位于自然保护区管辖范围内,家中70多头牦牛平时由老两口放牧看管。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碧塔海派出所森林公安在牧民卓玛家中拜访。森林公安出警时每天巡山都要和牧民、护林员联系看看有没有新的情况,比如在普达措以前就抓住过从稻城等地翻山过来偷猎的人。长时间的宣传教育加上藏民本身对自然的崇敬使得牧民对保护区的森林都有很高的保护意识和自觉性,与森林公安彼此之间也都很熟络。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碧塔海派出所冯所长在照顾一只翅膀受伤的秃鹫。森林公安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是野生动物救助。有些野生动物因为受伤等原因无法再回归自然,森林公安会向有关部门申请长时间喂养,这只秃鹫是2016年春天救回来的,所里现在还养着一只年迈的黑熊、几只毛冠鹿。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普达措国家公园美景。公园内游览观光大巴走缓冲区内的防火通道。自然保护区内森林防火非常重要,园区内岗擦坝草甸夏季牧场旁的林区几十年前由于雷击火灾造成了损失,经过多年的自然恢复才成为林相较好的天然次生林。森林巡护员日常工作单调重复,但却不能马虎。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普达措国家公园里的建塘森林管护站的森林巡护员出巡。通常在林子里一天只能简单带点干粮,也会有当地牧民在无人的牧场小屋里备一些工具,让巡护员们可以落脚补给。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普达措国家公园洛茸村村民正在打青稞。男主人是普达措国家公园的巡护员,因为家就在公园的自然村落里,所以可以幸运地和家人住在一起。每天巡山回来后,他还需要负担家里的农牧活。大部分牧民家庭都是老人留守,年轻人在城里上学或工作,在国家公园内做巡护员可以照顾家里更多一些。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3日。云南省香格里拉市纳帕海。目前,保护区的科学监测、生物多样性本底工作等科研工作也被纳入了保护区工作人员的重要日程中。今年是1998年以来水量最丰富的一年,旱季本应变为草甸的地方依然是一大片“湖水”。大水不退,前来过冬的黑颈鹤们没有落脚地,受到栖息地变化影响的可能性很大。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纳帕海自然保护区牵马的藏族大妈。保护区区域内有2个行政村和15个村民小组,沿袭着传统半牧半农的生活方式。除了日常的巡护工作,湿地保护成了近年生态保护的热点,新的工作也多了起来。保护区今年刚刚申请通过了一笔可观的项目经费,用于村民退田还湿、湿地保护等生态补偿。今年6月保护区首次对其中5个自然村进行生态补偿,鉴于放养的藏香猪会习惯拱草甸给湿地环境带来破坏,目前保护区还给老百姓用于圈养藏香猪的补贴,每户3000元/年。未来,这项工作会拓展到更多的村落。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3日。云南省香格里拉市纳帕海自然保护区的湿地实验地,这片湿地修复是保护区工作人员们的心血。过去两年内,这片区域不允许任何非野生动物进入,牧民们可以按约定时间进入割草用于喂养牦牛。目前这里是湿地保护做得最好的一片区域,今年还会有另外1000多亩的实验地采用同样的方式进行保护。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8日。云南迪庆州德钦县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监测站。提布站长和护林员农布表示,日常巡护工作中最紧缺的是羽绒服和冲锋衣,尤其是冬季巡山。对于护林员来说,对该区域的森林保护工作异常艰巨。护林员会针对不同区域有不同的分工和路线,每天需要徒步十多二十公里。如果要深入保护区,需要徒步5-7天才能进入最核心的原始森林。政府通常只发放普通外衣和劳保军鞋,且2014年起,已停止了发放。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8日。云南迪庆州德钦县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U形谷内牧场。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内有9000多人居住,有些村的集体林还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域,目前保护区也在规划如何合理地进行牧民搬迁。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5日。从香格里拉县城出发通往普朗铜矿的中木路边牧场,当地牧民正在照顾出生不久的小牦牛。村子里大多数人还是以青稞种植和牦牛养殖为主。作为迪庆藏区传统产业,林牧矛盾曾经是影响森林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和发育过程的主要原因之一。天保工程后,以可持续旅游和可持续森林经营(林下产业发展与转型)来实现环境和收入的相互增益,成为当地人们关注和探讨的主要问题。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5日。吉念村的老人回旧址割牧草。4年前政府修电站,村落旧址变成了小中甸水库,村子生态移民到了海拔更高的地方,政府以1.6万元/亩的价格进行了补偿。现在村里放牧的人不那么多了,许多人转行做起了旅游相关的营生,比如农家乐和银器展示。解决好转产转业农牧民的长远生计问题,是当地还在探索的话题。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普达措国家公园里的自然村落洛茸村村民正在筛青稞。家中男主人是普达措国家公园的护林员,儿子在这里做保安。除了国家公园旅游反哺资金、国家生态效益补偿,还有自己务农放牧的收入,村中每户人家不低于五六万收入。当地的牧民对此表示满意,觉得珍惜自然的传统观念和森林保护新理念的融合,他们获得了切实的好处。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普达措国家公园里的自然村落洛茸村年纪最大的老人农布在家人打青稞时负责照顾年幼的重孙女。好的生态环境更利于香格里拉旅游业的发展,普达措国家公园的负责人松大哥表示,大家靠旅游业、国家生态补偿和适度放牧可以获得足够的收入,对于普达措本身的环境也就更自发地珍惜。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纳帕海上撑船的藏族小伙子,平时他们是湿地附近自然村落里的农牧民,靠着青稞种植和牦牛、藏香猪养殖为生。纳帕海保护区“退田还湿”的工作刚开始不久,现在农闲时他们会有一些生态旅游的收入。从2016年开始,保护区生态补偿会逐渐覆盖到更多的村落,湿地边的村民们也将面临着更多改变。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30日。《舌尖上的中国》所记录的“松茸之乡”——云南香格里拉市建塘镇吉迪村山中原始森林。得天独厚的原始森林养育了珍贵的野生菌,每年7月中旬至9月末,松茸采集成为了村民主要的工作,除了农牧,发展林下经济也成了脱贫致富的新途径。2013年至今,吉迪村通过扶贫科研项目建立了“松茸示范基地”封山育茸,基地重点核心区仅占了管护林地的5%,但松茸产量和质量却有了迅速增长。当年,4个村小组每户的松茸收入翻了5-6倍。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松茸之乡”吉迪村打完青稞的牧场上,吉迪村村民江楚一家和邻村亲戚恩主小聚。封山育林、科学地推行林下种植是保护原始森林的生态环境同时有效利用森林资源的尝试,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不与地争肥、不与农争时,“封山育茸”的林下经济成为村民们放牧之外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松茸之乡”吉迪村,吉迪村村民江楚夫妇正在招待远来的客人。村子被质量极好的原始森林环绕,除了日常农牧,松茸采摘和生态旅游等成为了村民新的收入来源。而随着野生菌产品的走俏,野生菌掠夺性种质资源开采也成为了林下经济发展和森林保护的一个问题。吉迪村通过扶贫科研项目尝试建立的“松茸示范基地”封山育茸,在尝试解决森林资源需求和保护的冲突。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10月30日。云南香格里拉市“松茸之乡”吉迪村,村民江楚正在粉刷房屋外墙,旅游接待也是这位藏族主人的工作之一。具有科技含量的林下经济和生态旅游让藏民造林、营林、护林的积极性更高。对林业和生态保护方面的投入增加,林地资源荒废和毁林采薪的人家减少,农牧民收益反而增加,让他们更愿意保护森林资源。

分享  
点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