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迁的额尔古纳河右岸:生态保护浪潮中的森林人 ——原始森林与人·东北篇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3日。内蒙古白鹿岛激流河畔秋意正浓。整片森林绵延不绝,呈现出丰富的层次和色彩。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8日。内蒙古根河源湿地公园内大兴安岭国有林区全面停伐纪念碑。2015年4月1日起,东北国有林区进入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的时代。半个世纪以来的木头财政在多次衰减之后进入了尾声。自1998年天保工程实施以来,一代伐木人开始逐渐转型,森林保护和生态转型成了现在林区人最关注的未来方向。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8日。内蒙古根河源湿地公园内大兴安岭停伐纪念点,一个改做生态旅游的职工正在查看摆放的废弃的木材运输拖拉机。根河以林业建市,现在面临着林业改革,许多人在等待政策的改变,市里人口减少,这也是整个东北林区的缩影。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7日。内蒙古根河市空空如也的木材堆场。一个月之前,这里还堆放着不少全面停伐以来留下的老木材。附近的居民说自去年4月1日以来,堆放的老木材很快消耗殆尽。居民们说,修建房屋的木材如今需要从俄罗斯进口了。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7日。内蒙古根河市附近的居民在整理和运送停伐之前留下的木材。一个月之前,这里还堆放着不少全面停伐以来留下的老木材。附近的居民说自去年4月1日以来,堆放的老木材很快消耗殆尽。现在这一批用作冬天取暖的木材,很快也要没有了。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0日。乌力库玛森林管护站的工作人员张哥在讲解工作。林业工人逐渐转型后,有的负责森林管护,有的则转型生态旅游。以前工资就靠砍伐林子,伐木主要以计件为主,在山上还有个“三补”,山下工作就没有这笔钱;转型护林之后就按工龄,工作年限长就多点收入。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1日。海拔1500米的奥克里堆山顶。这里被当地人称为大雪山,也有着内蒙古“富士山”的称号。山顶常年烈风不断,气温极低,冬季达到零下五六十度。每年四月到十月,森林管护员驻扎在山上的小房子里,他们的工作是随时关注森林火情。这里条件艰苦,取水是从半山的一个泡子里,所有物资需要人力从山下背上来。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3日。内蒙古根河市阿龙山镇的孩子们骑着摩托车玩耍。阿龙山镇地处大兴安岭腹地,随着林业改革和转型,许多龙山人已经外出谋生,所剩不多的孩子跟着剩下的林场职工或爷爷奶奶在这里度过童年时代。森工不再是热门产业,这里也没有好的高中,有些孩子去了牙克石读书,其他许多孩子到了十七八岁也就会外出读书或打工。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7日。内蒙古根河市敖鲁古雅乡骑车的老人。生态移民之后,许多鄂温克老人不适应山下的生活,又回到了山上;年轻人大多搬到了这里做旅游生意。和50年代第一次在奇乾定居时,经常上山打猎的生活状态比起来,2000年后在根河实现了第三次定居的鄂温克人的状态更像是“居而不定”:虽然离开大山已经是年轻人的常态,但不论老幼,许多人并没有在新生活中找到自己的身份认同。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7日。内蒙古根河市敖鲁古雅乡。使鹿鄂温克最后的萨满后代芭拉杰依老人和讷克勒斯工作坊非遗物质传承人宋仕华在一起。经历过时代剧烈变化、见证了这个民族从森林迁到山下的老人更喜欢住在阿龙山猎民点上,由于身体原因才回到敖鲁古雅乡里,老人在73岁高龄写了《驯鹿角上的彩带》讲述使鹿鄂温克人在森林里的故事,从林间日常到民族习俗,可以看作几十年来鄂温克民族变迁的自传书。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7日。内蒙古根河市敖鲁古雅乡鄂温克文化博物馆里展示的使鹿鄂温克人山居生活蜡像。从撮罗子到传统服饰,从桦树皮船到萨满仪式,这些都只是静静陈列在房间里的过去式了。山上现在有军用帐篷和太阳能发电板,而传统服饰,除了玛丽亚·索等极个别老人,鄂温克人也只是在旅游季的时候才偶尔穿一穿。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9日。内蒙古阿龙山鄂温克猎民点,柳霞在喂养圈里的小驯鹿。鄂温克人的驯鹿一般是在森林里放养的,9月是驯鹿发情期,白天母鹿会被圈起来,公鹿和小鹿不会走远;晚上“倒班”把哺乳期的小鹿和公鹿圈起来,母鹿可以出去觅食、饮水,也不会走远。距离大兴安岭第一场雪时间已经很近了,猎民们还要为驯鹿过冬做各种准备。从60年代“以猎为主”到现在“以饲养驯鹿为主”辅以林业加工,老一代鄂温克人的精神、信仰和生活依然脱离不了森林。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9日。内蒙古阿龙山,柳霞的丈夫老翟在阿龙山的原始森林里采集驯鹿过冬需要的苔藓。驯鹿是高贵的生物,只采食原始森林里没有污染的苔藓、石蕊和蘑菇。苔藓对生态要求高,且生长缓慢,每年鄂温克人都要在森林中随着驯鹿迁徙的轨迹寻找新的居住点。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9日。内蒙古阿龙山鄂温克猎民点。森林公安孙树文和老翟在帮一只前蹄受伤的驯鹿上药。上药要用两根木杆架住树枝,并把受伤的驯鹿拉上辔头固定住,之后需要固定地换绷带、换药,一直要持续到伤口基本愈合。孙树文是当地的森林公安,他时常会开车到猎民点上看望养驯鹿的柳霞和老翟两口子。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9日。内蒙古阿龙山猎民点上,老翟正在准备晚餐。平时森林公安孙树文会隔三岔五地带着山下生活物资过来。到猎民点来游玩和进行学术研究的外人也通常会带些米面油盐。山里生活很简单,在基本生活物资上并不太缺乏。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9日。内蒙古阿龙山猎民点上,柳霞带着醉意站在放置盐砖的鹿槽边上。她身边,驯鹿时不时会过来舔一舔。盐砖是使鹿鄂温克人驯养驯鹿的“法宝”之一。通常鄂温克人在森林里扎营会寻找盐碱地,或者从外部购买盐砖,以供给驯鹿补充盐分。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9日。在内蒙古阿龙山原始森林的猎民点上,森林公安孙树文坐在帐篷里和柳霞谈话。前不久柳霞的弟弟维佳刚因为酒精中毒住进了哈尔滨的医院。曾经背着维佳下山的孙树文因为柳霞再次喝酒而起了烦恼。鄂温克人大多爱酒,酒本来就是林中生活的情绪慰藉品之一,生态移民后因为生活方式改变和无法快速融入变革,酒精更为消解情绪锦上添花。目睹许多喝酒误事误人的情况,酒成了许多鄂温克老人深恶痛绝的东西。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5日。内蒙古距离满归镇北部23公里处的多尼亚·布部落。多尼亚猎民点就在大路边上,这里是根河市旅游局指定的鄂温克猎民接待点之一,旅游收入比较好。多尼亚夫妇在森林里放养驯鹿,他们的大儿子现在常驻根河市,二儿子常居北京开了美容院,偶尔会回家帮忙。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5日。内蒙古距离满归镇北部23公里处的多尼亚·布部落。多尼亚老太太和儿媳忙着给驯鹿“倒班”。以前鄂温克人通常几个家庭联合一起居住在森林里,现在都逐渐散落成一个个小家庭。“生态移民”后政府曾尝试过驯鹿圈养,造成了大批驯鹿的死亡。所以老人们更多回归山里放养驯鹿,经过十来年的休养生息,我国驯鹿种群有所恢复,现在已经达到了1000多只。但鄂温克人最担心和心疼的,依然是偷猎分子“下套子”造成的驯鹿死亡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5日。内蒙古距离满归镇北部17公里的废弃的老敖鲁古雅乡,是鄂温克老人们怀念的家。2003年,政府把鄂温克人从老敖乡定居点迁到根河市郊三车间,老敖乡废弃后被大庆的老板承包下来,准备转型旅游业。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1日。内蒙古奥克里堆山上俯瞰阿龙山群岭。当地人把秋日的兴安岭叫做“五花山”,这里是中国最后的使鹿部鄂温克族现在仍长期驻扎的森林。镇上部分居民和山里的鄂温克人有来往,但是大部分人也只是听听“猎人”的传说,并表示:鄂温克人“生性”,和汉人不一样,不好打交道。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1日。内蒙古奥克里堆山下的鄂温克猎民点。侯二和当地阿龙山镇上带游客的向导在聊天。侯二多年以来一直在猎民点上放养驯鹿,现在点上也就两个人。侯二的媳妇住在山下,但是山上越冬必须有人照看驯鹿,因此他只能在山上的猎民点上过寒冬。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1日。内蒙古奥克里堆山脚下侯二的鄂温克猎民点。年轻的向导是阿龙山镇上人,平时没有固定工作。家里亲戚在林业系统中,他自己以开车和接一些旅游生意过活,所以与山里的鄂温克人关系不错。猎民点上要置备过冬的物品,向导的父亲也过来帮忙。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21日。内蒙古奥克里堆山下的鄂温克猎民点。侯二和当地阿龙山镇上前来帮忙的居民一起修整政府发放的房车准备过冬。侯二多年以来一直在猎民点上放养驯鹿,对生活的变化很坦然,偶尔也会怀念以前做猎人的时光。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7日。内蒙古敖鲁古雅乡宋仕华在展示没有完成的皮毛画作品《萨满》。芭姨的女儿、最后一位制作皮毛画的鄂温克女艺术家柳芭过世后,宋仕华向鄂温克人学习皮毛画,巴姨为她起名“讷克勒斯”,意为“小女儿”。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7日。内蒙古敖鲁古雅乡,讷克勒斯工作坊的宋仕华在制作自创的毛剪画。自从爱上了鄂温克的文化和艺术,她十几年来一直与山里的鄂温克人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她自创的艺术,灵感也来自于森林和这个民族日常的生活。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8日。内蒙古根河通往满归的铁路。穿越森林的铁路历史也是近代森林的砍伐史,作为森工配套产物,铁路与森林的命运息息相关。随着森林的变迁,铁路沿线的风景和人们的生活也在随之改变。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7日。内蒙古敖鲁古雅乡,讷克勒斯工作坊的宋仕华在处理桦树皮。制作传统的撮罗子需要先处理桦树皮,用鹿筋线进行缝制,再围拢在搭建好的木柈子上。桦树皮在进行缝制之前需要煮透、浸泡,去掉外层的结节等,只留下最柔韧和坚固的部分。

  • 作者:©肖诗白/Greenpeace绿色和平

    2016年9月17日。内蒙古根河市敖鲁古雅乡。讷克勒斯工作坊的孙冬和非遗物质传承人宋仕华在为文化局制作鄂温克传统的“撮罗子”。早年鄂温克人对她的介入颇有微词,但宋仕华坚持了这么多年,她觉得一定要把手头的事情做下去。“通过顾桃的纪录片可以了解这个民族,是一种方式;通过我的手把艺术展示出来,是另一种方式”。

分享  
点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