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在西非:越走越远的中国渔船

随着中国语言资源枯竭,中国人将欲望洒向世界各地。西非作为世界上最后仅存的几个渔业资源丰富的渔场之一,吸引了超过400艘中国远洋渔船、数千中国渔民在此捕捞,并开厂加工鱼类产品,同时大量雇佣非洲本地人共同作业。中国渔业变化的轨迹正在非洲循环上演,而渔民的异国民运则难以捉摸。
  • 作者:©Yuyang / Greenpeace

    2016年7月22日,大西洋几内亚比绍海域。一艘中国福建远洋渔船(以下简称福远渔)经过一天的航行到达作业区域,船员们正在收锚,准备开始捕鱼。这是一艘悬臂单拖网远洋渔船,没有特定的目标,会将海中的各种生物都捕捞上来,船员们全天24小时轮班工作,每2-3小时收网一次,收网后进行清理和分拣。

  • 作者:©Yuyang / Greenpeace

    2016年7月21日晚,44岁的金先生正在船舱内玩手机,他来自河南,2008年来到西非,是该船的轮机二副。由于人手不足,身为轮机二副的他也需要分白天黑夜两班倒在甲板上帮忙。

  • 作者:©Yuyang / Greenpeace

    2016年7月23日上午,捕捞工作已经开始,因为船一侧撑架的渔网被卡住,船长(左)和两位本地船员爬上了撑架,正在想办法把网解开。这是一艘悬臂单拖网渔船,作业时船身两边会各伸出一个撑架,渔网就通过这两个撑架挂在渔船身后。

  • 作者:©Yuyang / Greenpeace

    2016年7月22日晚,一位船员正在割一条犁头鳐的鱼鳍。拖网捕捞往往伴随着大量的兼捕和误捕,拖网在海里张开的网口就像推土机一样,能在几秒钟之内将其行进途中遇到的所有生物尽收网中。犁头鳐肉质不佳,但鱼鳍常被制成鱼翅出售,因此在渔船上被割鳍弃身。

  • 作者:©Yuyang / Greenpeace

    割完鱼鳍后,船员将被割去了背鳍的犁头鳐顺手扔回海里,这些身体残缺的鳐鱼是无法继续存活的。在拖网作业中,身为底栖鱼类的各种鳐鱼是十分常见的误捕对象。

  • 作者:©Yuyang / Greenpeace

    2016年7月25日上午,王大副正在给船上的本地船员散发香烟。总的来说,中国船员和本地非洲船员相处地还算比较融洽,虽然语言不通,但在工作中,通过手势和关键词也能够较准确地传递信息。但由于饮食和宗教信仰的差异,中国船员和非洲船员几乎不会一起吃饭。

  • 作者:©Yuyang / Greenpeace

    2016年7月22日,收网完毕,船员们在甲板上清理、分拣渔获。据船长介绍,西非的渔业资源状况在全球范围内算比较丰富的,但即使是这样,渔获的情况也是参差不齐: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捕捞10000公斤,但不好的时候大约只有4000至5000公斤。

  • 作者:©Yuyang / Greenpeace

    2016年7月23日,一位船员正在清理刚刚捕捞上来的一条怀孕的尖吻斜锯牙鲨母鲨(学名:Rhizoprionodon acutus,英文俗称Milk Shark,牛奶鲨),它们被清洗后即将被冷冻起来,直到送上非洲人、欧洲人或中国人的餐桌。

  • 作者:©Yuyang / Greenpeace

    2016年7月25日,大西洋塞内加尔海域。一位船员展示手机拍摄的以前捕获的棱皮龟。棱皮龟是世界上体型最大的海龟,是被列入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Ⅰ的种群受威胁物种,渔业捕捞造成的兼捕是对它们生存最大的威胁。这些兼捕误补的物种轻则受伤,重则直接死亡。

  • 作者:©Yuyang / Greenpeace

    2016年7月25日傍晚,福远渔渔船正在返回达喀尔港口,随着越来越靠近近海,不时能看到当地小型捕鱼船的身影。塞内加尔的本土渔业分为手工业渔船和现代化渔船两种,其中手工业渔船的捕捞能力根本无法与以中国为代表的外国工业渔船竞争,面临着渔获大量减少、甚至渔网被工业渔船破坏的情况。

分享  
点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