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保护区内违法开矿及工程建设 中国绿孔雀最后栖息地遭破坏

2017年07月12日

北京2017年7月12日 -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利用相关研究者最新实地调查数据,结合最新卫星影像,对云南省双柏县恐龙河保护区内和新平县石羊江河谷为主的绿孔雀分布区域的分析发现,恐龙河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存在着一系列矿产开发和水电建设活动,涉嫌违法。保护中国最后的绿孔雀,划定生态红线,维护绿孔雀栖息地完整性刻不容缓。

绿色和平对恐龙河保护区范围内2017年4月的最新卫星影像进行了分析,发现其中部分矿产开发和水电建设工程项目发生在已经调界后的保护区核心区的小江河河谷两岸,涉嫌违法。双柏县银洋矿业在小江河河谷北侧的保护区核心区内修建了探矿道路、矿洞、炸药库,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和《云南省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

“绿色和平在桌面调研中发现,早在2010年楚雄州林业局在到双柏检查工作时就首先到恐龙河州级保护区绿孔雀分布最集中的老石羊一线及阳太窝拖地查看了保护区资源情况及保护区管护情况。而仅仅过了几年,这两处保护区中绿孔雀分布最为密集的地方竟然都开始了矿产项目的招商和实施,令人不解。” 绿色和平森林与海洋项目副经理易兰说。

恐龙河保护区作为一个州级保护区,诸多的保护问题中工程项目开发给该保护区带来的影响最大。在小江河河谷南侧有两条为小水电工程配套的道路修进了恐龙河保护区,其中一条在核心区。这些道路西向联通了小江河一二级电站和疑似小江河新的电站建筑;东向联通了保护区外的现存道路,涉嫌违法[1]。“在矿产、水电等工程项目开发的利益相关方眼里,这里的金山银山无疑要比绿孔雀赖以生存的绿水青山更为重要。”易兰说。

绿孔雀作为极小种群物种其野外数量已不足500只[2]。相比于90年代绿孔雀在云南西部、南部的广泛分布,如今仅有红河流域上游干流的双柏县和新平县的石羊江及其支流是绿孔雀最后一片面积较大相对连续、完整的栖息地。但这片最后的栖息地依然面临着许多威胁。根据绿色和平对这个区域的土地利用变迁分析显示,矿产开发、修路、水电站建设和蓄水带来的河滩淹没、经济林种植等是绿孔雀栖息地主要的人为干扰因素。这些持续不断的干扰破坏了绿孔雀栖息地的完整性,影响其觅食、繁殖等生存需求,使原本就种群数量极小的绿孔雀生存环境更加窘迫。目前有保护状态的恐龙河自然保护区几经调界,尚且存在违法开矿、修路的情况,保护力度极弱;而更多的绿孔雀栖息地都在保护区外,更处于无保护状态无法对抗各种开发建设需求。

绿色和平呼吁,对恐龙河自然保护区内各种违规开发建设活动进行查处并开展生态修复。对云南省范围内的绿孔雀栖息地进行抢救性的调研工作,并以此为基础明确划出其栖息地范围,严禁任何开发建设活动。根据环保部《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指南2015》,除了目前已有的自然保护区等保护地,极小种群生境也应当被划入生态红线。我们希望云南省在划定自己的生态保护红线[3]时能对绿孔雀这一极小种群物种进行生境调查,划出一条能确保绿孔雀长期生存的“红线”,保住绿孔雀生存的希望。

 

图片下载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jIsq4Lo     密码: 2pm3

视频下载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nv2tJBV   密码: ihqq

报告下载

云南绿孔雀栖息地变迁研究报告

媒体联络

王澲    绿色和平传媒主任                                      +86 186 1044 8286

易兰    绿色和平森林与海洋项目副经理              +86  139 1003 4324

 

绿色和平是一个全球性的环保组织致力于以实际行动推动积极的改变保护地球环境与世界和平。我们在世界4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分部拥有超过280万名支持者。为了维持公正性和独立性我们不接受任何政府、企业或政治团体的资助只接受市民和独立基金的直接捐款。www.greenpeace.org.cn

分享  
点赞  
0

阅读数:16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