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弃风弃光地图

2017年02月22日

弃风,是指在风电发展初期,风机处于正常情况下,由于当地电网接纳能力不足等原因,导致部分风电场风机暂停发电的现象。在中国大力推进能源转型、应对气候变化的同时,大量的风电资源正在被白白浪费。逐年恶化的弃风问题,已经成为了阻碍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瓶颈。

本网页汇总了2014-2016年中国各省区的弃风数据,并计算了各部分弃风电量对环境、人体健康和社会经济造成的损失和污染物排放情况。2015-2016年中国西北五省区的弃光数据将随后上线。

以上内容将根据官方最新公布数据定时更新,敬请关注。

数据来源

弃风弃光量和弃风弃光率数据全部来源于国家能源局和国家能源局西北监管局网站,部分数据与中国电力企业联合协会的发布信息做了交叉对比。其中2014年的弃风电量根据当年弃风率计算得出;2016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弃风量根据2016年第一季度、上半年和前三季度以及全年弃风量计算得出。

2014年度和2015年度燃煤发电产生的污染物是根据《2015中国电力工业现状与展望》和《中国电力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16》中的相应污染物排放系数计算。相应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是根据《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发布稿)》中的煤电二氧化碳排放数据计算。2016年度的相应排放物计算沿用2015年数据。

计算方法

本项目结合煤炭生命周期过程与环境成本理论,计算了由于弃风弃光导致的本应由风力和光伏发电产生的电量被燃煤发电所替代,从而产生的对生态环境和人体健康的损害,以人民币元/千瓦时为计量单位。燃煤发电全生命周期造成的环境和健康影响为0.1478元/千瓦时(2014年)和0.1695元/千瓦时(2015)。由于截至目前以上引用的2015年数据为最新数字,因此2016年按照2015年数据进行计算。值得注意的是,针对燃煤发电环境外部性的研究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差异的原因包括统计数据、参数选取、核算范围和经济发展水平等诸多因素。国内其他研究得出煤炭的环境影响成本范围在0.124-0.315元/千瓦时之间,本项目所用数据在此范围之间,且趋于保守。

鉴于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造成的环境和健康影响相对燃煤而言极小,国内尚无对风电和光电的环境及健康影响的准确估算,且本项目对燃煤发电的环境和健康负面影响的估计比较保守,因此暂不对风电和光电的环境和健康损害进行量化。

由于弃风弃光导致的风力发电企业的经济损失计算方法为弃风弃光电量分别乘以该地区(资源区)的陆上风电/光伏标杆上网电价。由于部分省份的不同区域使用不同的标杆电价,因此本项目取该省份中较低标杆电价部分对整个省份进行保守估算,

 

参考文献

  1. 北京中创碳投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环境交易机构合作联盟(2015)《中国碳市场2014年度报告》,http://sino-carbon.cn/upload/15/02/2014niandubaogao.pdf
  2. 董文娟、齐晔《中国低碳发展报告——可再生能源投融资》,http://www.brookings.edu/btc
  3. 财政部《财政部下拨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80亿元》,2014年5月16日,http://www.gov.cn/xinwen/2014-05/16/content_2680972.htm
  4. 广州绿石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6)《中国碳市场分析2015》,http://www.greenstone-corp.com/Upload/%E8%A1%8C%E4%B8%9A%E6%8A%A5%E5%91%8A/%E4%B8%AD%E5%9B%BD%E7%A2%B3%E5%B8%82%E5%9C%BA%E5%88%86%E6%9E%90%EF%BC%882015%EF%BC%89-16531487818.pdf
  5.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2010),《中国可再生能源协同效益评价》。
  6.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发改价格[2015]3044号)http://bgt.ndrc.gov.cn/zcfb/201512/t20151224_768584.html
  7.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发改价格[2013]1638号),http://www.sdpc.gov.cn/zwfwzx/zfdj/jggg/201308/t20130830_556127.html
  8.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发改价格[2015]3044号),http://www.sdpc.gov.cn/gzdt/201512/t20151224_768582.html
  9. 国家发展改革委 国家能源局《(2017)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发布稿)》,http://www.sdpc.gov.cn/zcfb/zcfbghwb/201612/P020161222570036010274.pdf
  10.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 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2016)《可再生能源数据手册2016》。
  11. 国家统计局 《分省年度数据-主要能源产品消费量数据》,2017年2月20日,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E0103
  12. 郭敏晓 蔡闻佳 王灿 陈吉宁 (2012) 《风电场生命周期CO2排放核算与不确定性分析》,中国环境科学,2012,32(4):742-747。
  13. 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研究院 能源基金会(2014)《煤炭环境外部成本核算及内部化方案研究》,http://www.efchina.org/Attachments/Report/reports-20140710-zh/reports-20140710-zh
  14. 姜子英 程建平 刘森林 潘自强 (2008)《我国煤电的外部成本初步研究》,煤炭学报,第33卷第11期。
  15. 绿色和平(2012)中国光伏产业清洁生产研究报告,http://www.greenpeace.org/china/zh/publications/reports/climate-energy/2012/solar-clean-production/
  16. 茅于轼 盛洪 杨富强等 (2008),《煤炭的真实成本》,煤炭工业出版社。
  17. 腾飞(2014)《煤炭真实成本如此之大》,新环境,总第135-136期。
  18. 王楠(2015)《内蒙古赤峰市风电产业开发负外部性利益补偿研究》,中央民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19. 王一博(2014)《风电的外部性研究及其补偿机制的设计》,华北电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杨东 刘晶茹 杨建新 (2015)《基于生命周期评价的风力发电机碳足迹分析》,环境科学学报,35(3):927-934.

  20. 赵晓丽 蔡琼 胡雅楠 (2016)《中国火电产业环境外部成本分析》,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18卷第一期。
  21. 中国电力联合协会(2015)《2015中国电力工业年度发展报告2015》,中国市场出版社。
  22. 中国电力联合协会(2016)《中电联发布<中国电力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16>》,http://www.cec.org.cn/guihuayutongji/gongzuodongtai/2016-08-24/157409.html
  23.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2014)《2012煤炭的真实成本》,http://www.nrdc.cn/Public/uploads/2017-01-20/58817a3ad38e1.pdf
  24. American Wind Energy Association (AWEA) and the Canadian Wind Energy Association (CanWEA). 2009. Wind turbine sound and health effects: An expert panel review.
  25. Chapman, S., George, A. S., Waller, K., & Cakic, V. (2013). The pattern of complaints about Australian wind farms does not match the establishment and distribution of turbines: support for the psychogenic,‘communicated disease’hypothesis. PloS one, 8(10), e76584.
  26. Chief Medical Officer of Heath of Ontario. 2010. The potential health impact of wind turbines. Toronto, Ontario: Ontario Ministry of Health and Long Term Care.
  27. Markandya (2012) Externalities from electricity generation and renewable energy. Methodology and application in Europe and Spain, Cuadernos económicos de ICE: 85-100.A.
  28. 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NHMRC). 2010. Wind turbines and health: A rapid review of the evidence. Canberra, Australia: 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29. National Wind Coordinating Committee (NWCC), 2010, Wind turbine interactions with birds, bats, and their habitats: A summary of research results and priority questions. https://www1.eere.energy.gov/wind/pdfs/birds_and_bats_fact_sheet.pdf
  30. R.El-Guindy, K. M. Maged (2013) Environmental Externalities from Electric Power Generation: The Case of RCREEE Member States, Int. J. of Thermal &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7.2 (2014): 73-78.

分享  
点赞  
0

阅读数:4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