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候外交转身悄然撬动世界秩序

2017年04月27日

绿色和平(中国)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李硕 为FT中文网撰稿

五年之前的冬天,“末日之霾”席卷北方,唤醒了中国环境治理的“寂静春天”。中国随后对污染宣战,并发布一系列治理环境赤字的重磅举措。尽管这场艰苦卓绝的战役还在盘中阶段,但由呼吸之痛带来的全面社会改变,足以让其在中国环境治理史册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五年之后的今天,随着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全球治理领域的全面退潮,一场意义相仿的重要转变正在中国发生。与声势浩大的治霾运动相比,这场革新“马基雅维利式”的外交色彩让它显得悄无声息。但其结果将不仅唤起中国自身减排的“第二春”,同时还会撬动国际政治秩序的改变。

这场变革就是中国朝向国际气候秩序领导者的华丽转身。

中国国内近年治理气候变化、加速低碳转型的成绩有目共睹。然而,与之相伴的气候外交成绩却鲜为人知。2015年中国与美国及其他重要相关方紧密合作,成为《巴黎协定》成果达成的最重要助推者。次年,中国又利用“20国集团”(G20)主席国机遇,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促成了协定的生效。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当选给国际气候进程平添了严峻的不确定性。与之形成鲜明对比,中国已经成为气候政治的“定海神针”。中国的一举一动不仅对未来气候进程的走向举足轻重,同时还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塑世界审视中国的方式。

如果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初在“达沃斯论坛”的演讲,是维护以《巴黎协定》为基础的新气候国际秩序的最强音,那么上月中方在联合国总部的一份发言,则可被视为迄今为止中国助力气候变化国际进程的最详细规划。

这份由中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刘结一所做的发言,强调了中方对全面、充分贯彻《巴黎协定》的支持。该发言宣布,中国将在2030年前(by 2030)碳排放达峰。这是基于中国排放趋势现实情况的一个有益更新,是在之前国家自主贡献中提到的2030年左右(around 2030)基础上的一个进步。更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在“自扫门前雪”的同时也提出,会在国际气候进程中提供“中国解决方案”,以帮助各国弥合分歧,为下一步谈判找准“着陆点”。这一举措不仅适时展现了中国的大国担当,同时也是提升自身塑造国际秩序影响力的一次有益尝试。该发言做出后,得到了来自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

然而,在中国气候外交转型的机遇面前,也不乏各种挑战。

特朗普当选后,中国的气候外交官瞬时被置于前所未有的“话语真空”当中——“是否是领导,这是一个问题”。在中国已经事实上扮演国际气候秩序首席外交官的当下,如何统一国内和国际的两重身份认同就成了一块烫手山芋。在“韬光养晦”的土壤中耕种出一套争取全球影响力的话语体系,正是当务之急。

中国的“身份危机”还体现在与不同国家集团的关系上。中国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前参与建立的基础四国集团(BASIC),就在气候政治变化的大潮中被质疑存在的必要性。如何能够通过这一集团创造出气候治理的新亮点?中国能否在自身发展的过程中引领其他国家?这些都是有待进一步解决的问题。

面对中国的气候崛起,国际社会也不乏一定的“傲慢与偏见”。批评者往往剑指中国气候行动中的瑕疵,质疑中国气候外交的战略用意。他们指出中国仍然饱受世界最差空气的困扰;中国的可再生能源仍面临大规模“弃风”、“弃光”;尽管中国国内煤炭消费正在下降,但其正向海外输出化石能源项目。

这些观点的准确性都毋庸置疑。但在中国国内的改革力量正把中国打造成一位国际秩序的坚决推动者的同时,这样不附怜悯的审视角度就有可能让中国的转型历程适得其反。与中国自己对领导地位的“措手不及”相比,国际社会对中国施展影响力的准备程度甚至更低。

中国在气候领域的外交变革正是中国整体外交转型的一个缩影。随着国力提升,中国在重新定义自己在国际舞台上地位的过程中所面临的挑战,很多都被最先反映在气候外交当中。但在中国复杂急剧的转身过程中,或许一件事情已变得异常清晰:中国的气候领导力早已不是“是否”,而是“如何”的问题。中国在气候行动和外交领域的作为,不仅是对国际社会的重要贡献,也符合其自身的国家利益。

正如五年前的“末日之霾”转变中国环境治理的国内格局一般,中国在气候变化外交领域的华丽转身正在催生国际秩序的深刻变革。对中国和国际社会,把握前方难能可贵的窗口,就是抓住挽救全球气候危机的最大机遇。

更新于2017年4月27日 06:26

分享  
点赞  
0

阅读数:4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