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防治

2015年01月09日

项目概况

预防并治理有毒有害物质的危害与污染刻不容缓

化学品一方面为人类社会的经济和工业发展带来许多惠益,另一方面有些化学品的危害特性对人体健康和生态环境造成损害。很多情况下人们仅仅关注化学品的福利性,缺乏对化学品危害性的认识,疏于采取有效的危害预防和污染防治措施,从而使有毒有害化学品潜藏于我们的生活之中,更有甚者造成惨痛的灾难与代价,例如2015年8月12日发生的天津港爆炸事件,造成203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估算或达700多亿。又如,1984年12月3日发生在印度的博帕尔化学品泄漏事件,并造成近百万人死残,并影响后代的健康。2012年联合国明确提出全球化学品污染对可持续发展和人类生计构成了严重威胁,尤其是长期接触某种单一或者混合起来的低浓度或亚致死浓度的化学品。更应注意的是,有毒有害物质不仅仅存在于生产过程和产品之中,也存在于工业活动和消费所产生的废物和废物处理过程之中,对人体健康、水体、空气、土壤等生态系统造成污染。因此,预防并治理有毒有害物质的危害与污染刻不容缓。

为什么要关注有毒有害物质?

化学品从原料提取到生产加工、运输、储存、使用再到废弃处置的生活周期中会释放多种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可以通过室内环境、食品、饮用水、空气、土壤、河流和湖泊等传播,其中持久性的有机污染物能够长距离转移,甚至到达人迹罕至的雨林、深海和极地地区,并随食物链在生物体内累积起来,最终对人类和动物产生毒性影响。人们生产和生活中所产生的有害废弃物若处置不当也会产生有毒有害物质,从而为化学品提供了更多与人接触的机会,由此产生严重的健康影响,特别是对妇女和儿童。

全球范围内目前有登记的化学物质有20多万种。 《中国现有化学物质名录》收录4万多种化学物质,并以此为依据将新化学物质与现有化学物质区别开来。必须注意的在这些已知的化学物质之中,政府部门和商业机构对其危害性的评估十分匮乏,很多化学品未经评估就已经上市销售了,只有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相关化学品具有危害或潜在危害的情况下,才会采取某种程度上的控制措施,这种对化学品的管理往往存在区域上的巨大差异,由此使消费者承受未知和未受控制的风险和危害。


我们的工作

绿色和平以行动带来有毒有害物质的预防和污染控制方面的改变。我们决心用一代人的努力推动可持续的、公平的生产和消费行为,停止工业生产中有害化学品对环境的污染。

1. 推动企业“去毒”

绿色和平相信行动带来改变。面对工业生产过程和终端消费品中频繁出现的有毒有害物质,绿色和平坚信推动企业和不同行业在终端产品和供应链中淘汰使用有毒有害物质,从源头对产品的设计、工艺流程和供应链进行变革创新,使用对人体健康和生态环境无害的替代品,是捍卫无毒未来的解决之道。

——电子垃圾

信息技术产业的蓬勃发展激发了人们愈发猛烈地消费电子产品,产生大量的电子垃圾。根据联合国的统计,目前电子工业每年产生4100万吨的电子垃圾,而这一数字最快到2017年就可能增加到5000万吨,并且发展中国家已经成为全球电子垃圾非法倾倒的主要地点,包括智能手机在内的废弃电子产品给环境和当地居民健康带来严重危害。作为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的废弃物,电子垃圾含有众多有毒有害物质,如汞和铅等重金属以及能够扰乱人体内分泌系统从而影响人体生长、生育和神经发育的“环境激素”。绿色和平呼吁所有企业都要去除产品和供应链中的有毒有害物质,特别是溴化阻燃剂(BFRs)和聚氯乙烯(PVC),因为这些物质会在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对环境和人体健康产生危害。此外,绿色和平也呼吁电子企业以负责任的态度回收自己的废弃产品,并进行无害化处置。

——纺织行业

纺织行业是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也是需要进行有效变革的产业之一。因为中国纺织业的发展是建立在大量化学品使用的基础上,其中纺织行业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已经严重影响了中国的生态环境,是珠江和长江等重要水系遭受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绿色和平通过对纺织行业的供应链及产品进行调查和科学检测,发现国内外主要时尚品牌产品和其供应链中含有大量有毒有害物质,污染生态环境造,危害人体健康。在绿色和平的推动下,全球已经有三十多个时尚品牌做出了在产品和供应链中“去毒”的承诺,明确了重点淘汰的有毒有害物质的名单和时间表。这些主要品牌的承诺与行动,也将在绿色和平的监督下掀起全球范围内纺织行业“去毒”的浪潮。

2. 推动政策进步

减少和消除有毒有害物质需要法律和政策的明确规定和有效实施。“末端治理”的思路不能胜任实现化学品的健全管理和创造一个无毒的未来的目标。政府部门应制定一个整体方案,把减少、限制、并最终消除有毒有害物质污染作为优先目标,同时设定明确的时间表。同时,对有毒有害物质的使用和排放进行普查和建档,确立污染物排放和转移登记系统,两者都必须向公众开放。绿色和平一直积极的开展工作,推动政府制定和落实相应的政策和法律法规。

3. 减少重金属污染

有色金属行业是中国重金属排放的主要来源。众多矿产开采和冶炼活动之中,铅锌采矿活动污染最为严重且已经造成对生态环境的污染。重金属污染物不但造成水土污染,更可经农作物进入食物链,使得附近居民透过呼吸及饮食吸入大量重金属后,会出现各种中毒反应,包括肾脏破坏和中枢神经系统严重疾病,甚至癌症。绿色和平通过对中国主要有色金属生产地和污染大户进行调查并对周边环境情况进行科学检测,发现重金属对土壤环境、农作物和当地居民造成的污染与危害,以此监督《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的实施,并呼吁严格的《土壤污染防治法》。


重要项目进展

1. 2006年项目

经过三年努力,促使戴尔(Dell)、宏基(Acer)与联想(Lenovo)三大电脑产品公司承诺逐步停止在产品中使用有毒化学品原料。此三家公司佔有超过全球30%的电脑市场份额。

2. 2007年项目

通过传媒报道,揭露大量对环境有害的“洋垃圾”从英国出口到中国的事情。中国国家环保总局表示,将严格地控制对环境有害的“洋垃圾”进口。

绿色和平组织志愿者探访有毒电子废物污染重镇——广东贵屿镇,激励公众为环保行动起来,也希望他们能将自己的感受传播给更多愿意参与、支持环保活动的人。

3. 2008年项目

协助沈阳市环保局推出了《沈阳市环境保护信息公开办法实施细则(试行)》,这是中国第一个地方性的环境信息公开法规,给予公众更多获得环境信息的权利,尤其是水污染排放相关的环境信息。绿色和平又与15名沈阳大学生志愿者将立体的「沈阳环境信息地图」带到东北大学,希望普通市民从了解污染企业的环境信息开始,保护身边的环境,监督和检举污染行为。

绿色和平成员们于六月登上了香港货柜码头,向政府及公众揭露两个装有有毒电子废物的货柜。香港环保署在绿色和平的压力下扣留和调查了两个货柜,并就非法电子废物贸易的法规与业界加强沟通;中国内地海关及环保部门也就此加强巡查。

4. 2009年项目

发布《沉默的大多数》调查报告,揭发包括壳牌、雀巢、中国石化、东风汽车、和湖南有色等在内的18家中外企业公然漠视《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存在隐瞒污染物排放信息的违规行为。绿色和平要求这些企业尊重公众的知情权,立即公开完整和确切的环境信息,同时呼吁政府加强监督企业,并将更多有毒有害物质纳入监管范围。报告促使了各级环保部门和多家公司进行调查和回应。

经过9个月的多次实地调查,发布调查报告《解“毒”珠江——珠三角工业水污染调查》,指出一些港资企业和内资企业向珠江排放重金属和威胁人体健康的有毒有害物质。绿色和平要求这些企业立即停止污染,同时呼吁政府将更多有毒有害物质纳入监管,并最终消除有毒有害物质的排放,达到清洁生产。广东省环境保护厅于2010年1月把报告中提到的三家污染企业列于2010年20家挂牌督办的污染企业之一,重点跟进其治污工作。

5. 2010年项目

多次在长江上、中、下游的重庆、武汉、马鞍山和南京取样调查,并在取自这些城市的野生鲤鱼和鲶鱼体内测出了被称为“环境激素”的壬基酚和辛基酚。《毒隐于江——长江鱼体内有毒有害物质调查》报告的发布引起媒体和公众讨论。环境保护部在2011年1月1日更新的《中国严格限制进出口的有毒化学品目录》新增入壬基酚,这也是中国官方首次将壬基酚等有毒有害物质纳入管理。

发布《时尚污染——两个中国纺织专业镇环境调查》,揭露在中国著名的“牛仔裤镇”新塘和“内衣镇”古饶存在的严重环境污染,以及地表水和底泥中的重金属超标现象。报告相关新闻在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后,引起了新塘政府的高度重视,提出了对污染企业的“零容忍、全追究”原则。

6. 2011年项目

绿色和平分别在5月和12月发表报告《玩具鸭之忧》和《儿童产品中重金属含量的调查》,指出玩具、文具和常见礼物中含有环境激素和重金属等有毒有害物质。玩具中的邻苯二甲酸酯等“环境激素”,可能干扰人体内分泌系统甚至影响儿童发育。报告发表后,中国国家质检总局迅速回应,并将邻苯二甲酸酯的限量规定列入《国家玩具安全技术规范》及《婴幼儿泳池套装安全要求》之内。我们更制作了《无毒消费品指南》,协助公众购买无毒产品,指南广受公众欢迎。绿色和平的报告和活动亦促使了香港消费者委员会的跟进。

2011年7月到9月,绿色和平发布了《时尚之毒》的系列报告,揭露Adidas、Nike、Puma及李宁等知名服装品牌的供应商在生产过程将“环境激素”排入中国江河。绿色和平在北京、香港、在全球多个地区,发起非暴力直接行动及互联网活动,将“为中国江河去毒”的呼声传达给这些品牌。同年11月,Puma,Nike,Adidas,李宁,H&M和C&A六个品牌承诺到2020年实现所有有毒有害物质的零排放。他们更制定了共同行动计划,通过详细的步骤来达到这一目标。而在2011年12月20日的第七次全国环境保护大会上,中国国务院公布将建立“有毒有害化学品淘汰清单”和“重点环境管理化学品清单”,加强对监控危害健康和对生态环境具有长远或潜在危害的化学品使用。

2011年8月,绿色和平调查了云南曲靖的铬渣污染及公布情况之后,云南曲靖市称将确保在2012年底前完成南盘江边堆存的14.84万吨铬渣无害化处理,并做好堆渣点的土壤修复工作;而中国国家环境保护部在9月明确表示停止受理、审批云南省曲靖市的所有工业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直至该市全部完成非法倾倒铬渣和被污染土壤的处置工作等整改要求。

7. 2012年项目

2012年,绿色和平发布《潮流·污流——全球时尚品牌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将调查范围进一步扩大到全球20家时尚品牌,包括Zara 、Metersbonwe(美特斯邦威)、Levi’s(李维斯)等,但令人遗憾的是,此次调查在全球主要时尚品牌中发现了更多的有毒有害物质。此后,绿色和平对这些品牌的供应链展开调查,发现位于浙江省绍兴县的滨海工业区和杭州市萧山临江工业园区的集中污水处理厂排放的污水中含有具有生殖毒性和致癌性的多种有毒有害物质。这项题为《潮流·污流:纺织名城污染纪实》的调查引起了品牌和有关政府部门的关注,众多时尚品牌参与到绿色和平的去毒承诺中来,环保部在化学品环境风险防控十二五规划中将纺织行业列为重点监控行业,并推出58种优先管理物质名录。

2012年3月至4月,绿色和平采集了中国五个城市十一个家庭的室内灰尘样本进行检测,并发布报告《家里的灰霾》。检测针对目前国际国内关注度较高的四类有毒有害物质。结果显示全部样本中都存在上述四类有毒有害物质,且浓度范围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研究相一致。这表明中国公众可能通过室内灰尘暴露于多种有毒有害物质的复合影响之下。基于此发现,绿色和平建议完善中国化学品管理体系,为公众创造一个“无毒”的未来。

8. 2013年项目

绿色和平发布调查报告《童流河污——中国童装重镇产品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指出中国童装生产重地福建省石狮市伍堡工业集控区的印染企业废水中含有包括环境激素在内的多种有毒有害物质。而工业区内集中污水处理厂的深海排污管道向南海海域排放大量污水,在海面上形成总面积超过6万平方米的数个黑色污染带。绿色和平呼吁政府加强化学品管理,推动企业公开污染物排放与转移信息,接受公众监督,并逐步淘汰有毒有害物质在纺织行业中的使用。

绿色和平发布“去毒”时尚排行榜,对全球主要品牌供应链中杜绝有毒有害物质的使用和排放、整治水污染的承诺进行监督。阿迪达斯和耐克,李宁等品牌被认定为漂绿。未能有效地实现他们的去毒承诺。

9.  2014年项目

绿色和平发布《“有色”米——湖南衡东县稻米重金属污染调查》报告,调查分析结果表明有色金属行业为当地稻米镉超标重要原因。该调查对以有色金属企业为主的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工业园(大浦片)周围的稻谷、稻田土壤及地表水样本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重金属超标严重。绿色和平呼吁政府对已经查出中重度污染的土地实行禁耕,并公开信息,同时加强对有色金属行业的合理规划和严格管控,切实保障食品安全和环境健康。

绿色和平发布《红牌出局——世界杯运动商品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公布在全球16个国家(地区)采购的世界杯运动商品的最新检测结果,发现81%的球鞋和35%的球衣被检出含有全氟化合物、邻苯二甲酸酯(俗称塑化剂)等有毒化学物质残留。其中,阿迪达斯的明星产品猎鹰(Predator)球鞋,检出全氟辛酸最高超标近15倍。这项工作使得阿迪达斯集团于同年6月正式发布声明,宣布将从公众知情权和全氟化物淘汰两方面实践去毒承诺。

绿色和平在报告《童流河污——奢侈品牌童装有毒有害物质残留调查》中指出,包括爱马仕(Hermès)、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范思哲(Versace)等在内的8家全球知名奢侈品牌童装中发现多种有毒有害物质。绿色和平要求这些品牌立即消除其供应链中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做出无毒承诺。在后续调查中,绿色和平发现博柏利(Burberry)、阿迪达斯(Adidas)、迪斯尼 (Disney)等12个国际知名品牌的童装全部被检测出有毒有害物质,其中超三分之一产自中国。绿色和平要求这些品牌立即消除其供应链中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质。Burberry品牌于调查报告发布两周后公开发表去毒承诺。

同年,绿色和平发现石狮市伍堡工业集控区内19家印染企业在集中处理废水时通过长达2.4公里的深海排污管将污水排入南海,这揭示了我国深海排污情况的冰山一角。绿色和平呼吁中国政府尽快落实《危险化学品环境管理登记办法(试行)》的执行工作,推动企业公开污染物排放与转移信息,接受公众监督,并逐步淘汰有毒有害物质在各行业中的使用。

10. 2015年项目

绿色和平发布《极净之境?——全氟化合物(PFCs)雪地污染调查》,通过抽验来自全球10个偏远地区的雪及湖水样本,发现这些没有人类活动的地方均受到环境激素“全氟化合物(PFCs)”的污染。PFCs是人造化学物质,不但会污染环境,部分PFCs更会影响人类的内分泌系列,甚至致癌,但由于PFCs具有防水防污的特性,常被应用于户外防水用品。因此,绿色和平呼吁户外品牌尽快淘汰PFCs及其他有毒有害化学物质,同时呼吁各国政府遵从预防性原则,全面限制PFCs这类化学物质。

绿色和平发布《“铅锌”万苦:云南省兰坪铅锌矿污染调查报告》,指出亚洲最大铅锌矿云南省金鼎锌业在兰坪县炸山采矿,冶炼厂与兰坪县金顶镇距离不足百米,当地农田土壤重金属超标严重,儿童血铅超标,周边植被均被污染和破坏。绿色和平要求金鼎锌业和当地政府尽快安排村民搬迁,同时要求云南省政府应尽快检讨有色金属行业规划,并做出改进。

绿色和平发布最新“去毒”时尚排行榜,对全球29个主要时尚品牌供应链中有毒物质的使用和排放、整治水污染的表现进行打分。Zara、阿迪达斯和巴宝莉等品牌由于积极履行去毒承诺遥遥领先。绿色和平同时也呼吁爱马仕与美特斯邦威等11家品牌立刻做出去毒承诺,消除供应链中的有毒有害物质。

 


你能做的

参阅绿色和平防毒数据库和无“毒”消费品指南,做更有自我保护和环保意识的消费者。

支持绿色和平监察企业、工厂环境信息公开、发表有毒有害物污染调查结果,推动政府落实信息公开法规、进行清洁生产和公众知情权等防治污染工作。其中,我们把向相关政府部门申请的步骤简单归纳为:

① 要对自己身边的污染状况进行调查研究,确定企业是否存在信息公开不明的状况,并明确自己所需的环境信息。

② 通过当地环保局网站查找当地提交申请的方式:包括在哪里获取申请表,提交申请表时所需的证件、材料,以及了解当地环保局的工作时间等。

③ 下载和填写环境信息公开申请表,按各项要求准确填写。

④ 向相关部门提交申请表,并留好回执,等待回复。

监督污染者。例如及时向环保部门举报污染企业的信息。(如有好主意,欢迎来函绿色和平)

 

分享  
点赞  
0

阅读数:6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