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有机大会二三事:有机走廊,全产业链和社区农业的发展

2018年01月02日

现代有机农业发展至今已经走过了100多年。百年后的今天,有机农业怎么样了?当飞机降落在笼罩在浓重雾霾中的新德里,我相信在这里,问题可以得到权威的解答。2017年全球有机大会(Organic World Congress,OWC)在这里召开。OWC由国际有机联盟IFAOM[1]发起,每三年一次,至今年已是第19届。来自五大洲的农民、学者、企业、社会组织、研究机构、政府官员汇聚一堂,本届参会人数达到了2000余人。

 

9个同时举行的分论坛现场,是每个人的战场

本次大会由大量的边会和少量全体大会组成,组织方给了参会者更多发言机会,演讲者超过500位。所有人都在没日没夜地聆听与分享,恨不得在短短72个小时里将有机世界最前沿的知识技术和信息装满自己的脑袋。

OWC 平行论坛构成

主论坛:探讨广泛的有机农业政策、趋势

农民论坛:全世界的有机农民分享种子、土壤健康和生态实践

科学论坛:探讨和发布有机农业研究者对有机农业的最新科学研究发现

市场论坛:与有机与市场对接、商业模式、销售创新相关的议题和讨论

和三年前相比,中国代表团壮大到了40余人。作为参会者一员,我也穷极脑力与体力,一刻不停地去接收每一份信息,虽只是管中窥豹,但愿能呈现有机农业发展的粗略面貌。

极具规模与地方特色的有机农产品展   ©Greenpeace

会场最瞩目的大厅中是传统种子展,各地的传统种子得到了生机勃勃的展示  ©Greenpeace

 

世界vs.中国:迈开大步的有机农业

基于瑞士有机农业研究所(FiBL)[2]发布的2017《全球有机趋势》,研究者Julia Lernoud在本次的大会上的演讲为与会者呈现出全球有机农业发展的最新面貌[3]

  • 全球有机农地面积持续增长

1999年~2015年有机农地的增长面积与增长率

2015年,全球有机农地面积达到5.09千万公顷,占世界农地总面积的1.1%,比1999年增加了近5倍。中国的发展令人瞩目,从农地数量上看,中国有161万公顷的有机农地,位居世界第五位。这种增长趋势预期会维持下去。

  • 有机农地全球刚迈过1% 的槛儿

- 和传统农业相比,有机农地在全球占总农地面积的1%。目前仅有11个国家拥有超过10%的农业用地为有机农地,大部分分布在欧洲,如奥地利、瑞典、意大利、芬兰等。

- 全球大部分国家(超过60%)拥有不到1%的有机农业用地。

- 中国则只有3%的农地为有机认证的土地(不含实际上以有机标准生产的土地)。

有机农地占比国家的分布情况

  • 中国成为亚洲第一大有机市场,全球第四大有机市场

中国成为亚洲第一大市场,销售额达到47亿欧元,约365亿人民币,仅次于美国、德国、法国列全球第四,令人振奋。中国有机农业增长的动力从出口导向逐渐转变为服务国内消费市场。有研究认为这主要和中国频发的食品安全事故有关,标志性事件为2008年牛奶的三聚氰胺事件。2008年以后,以婴幼儿配方奶为代表的有机乳制品的需求迅速增加。

中国在传统农业向有机农业的转化,与有机市场的扩大这两方面,都还有极大的增长空间

 

印度的大动作:恒河两岸的 “有机走廊”

本次大会的东道主国印度近期有个大动作。在国际有机大会开幕前两日,比哈尔州首席部长宣布:在全国新的农业路线图思路下,大力扶植有机农业的发展。沿国家4,400公里的高速公路,古老的恒河也散发出新的光辉。贯穿印度大地的河流两岸将会建起一条“有机走廊”。

“有生命的土壤”计划最先在印度凯迪亚村开展,Kanti Taanti 展示了肥沃的有机土壤。©Shiv Kumar / Greenpeace

没有谁比绿色和平印度的工作人员 Ishteyaque Ahmad和Shivani 更欣慰的了。从2010年开始,绿色和平印度发起了“有生命的土壤”的运动,试图从恶化的土壤开始开创一条拯救印度农业、改善农民生计的路径。他们从比哈尔州杰穆伊区的一个小村庄开始,进行了大量的社区工作,与农民、专家一起寻找和创造在地的生态农业技术,用当地的各种生物资源替代化肥使用,证明生态农业模式可行后游说政府支持。7年后,比哈尔省的首长终于用有机走廊的战略肯定了该区域农业的发展方向。

Ishteyaque (左) 和 Santosh (左二)在跟比哈尔杰穆伊区凯迪亚村的村民们讲“有生命的土壤”,这个有机农业计划把土地从农药化肥的危害中拯救出来。©Shiv Kumar / Greenpeace

在短短的2-3年内,这个村庄抛弃了所有的化学农药,化肥使用量减少50%以上,但农产品的产量却提高了(因其多种生态农业方法的使用增加了biomass),土壤得到修复而焕发生机。这个小村庄不但取得了稳定的农业产量和收入,更取得了巨大的生态收益。

比哈尔科迪亚村的有机农业种植得到政府扶植,推广到更多地区。 ©Shiv Kumar / Greenpeace

 

从有机农田到可持续餐桌:全产业链的共同繁荣

在 “市场论坛与质量保障”论坛上,台湾慈心有机农业基金会讲述了它自1997年成立以来,如何推进台湾有机农业的全产业链共同繁荣,并持续进行当地的绿色保育的故事。

花东菜市集在慈心有机农业发展基金会的辅导下,种植有机硬质玉米,并加工成“山猪坏坏椒盐玉米棒”,成为网红食品,比出售普通的有机玉米收益增加近20倍。 来源:慈心

  • “慈心” 为土地保驾护航:专门负责有机农业的培训与技术支持,对转型有机农业的生产者进行培训、咨询,举办田间工作坊。
  • “里仁” 引领有机潮流:对有机农产品进行加工和销售。增加农产品的附加值,让转做有机的小农享受到溢价,让消费者们加深与土壤和自然的联系的理解。
  • “福业” 实现货畅其流:专攻生鲜和集团的产品配送,解决了有机农产品小而分散、物流运输成本奇高的障碍,在市场较为发达的地区组建物流中心,实现货畅其流。

2014年,“里仁”突破了100家直营门店,年营业额突破十亿台币。来源: 上下游新闻

慈心、里仁、福业构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和稳固的商业基座,使得慈心得以持续推进绿色保育项目,致力于台湾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探索土地、商业、社会责任共赢的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

慈心在台南的“度冬补助项目”,过去台南官田,农户防止鸟类偷吃稻种往往使用农药,慈心介入后,通过培训农友,补贴农民生计,用“度冬补助”项目实现村民经济与当地环境保育的平衡。 来源:慈心

 

诚信为先:增强土地与人、人与人的信任纽带

现代有机生产和消费规模在很多国家仍然较小,高昂的认证费用、部分造假限制了有志于从事有机生产的人加入队伍。基于这样的情况,社区支持农业(CSA)应运而生。这种邀请消费者参与、缩短供应链距离、生产者和消费者共享收益、共担风险的模式,开创了一种生机勃勃的新模式。2016年,国际有机联盟提出的有机3.0概念也成为助推CSA等可持续农业生产创新的新支持。

本次大会上,来自加拿大、捷克、意大利、中国和美国CSA网络分别分享了“CSA网络”用于解决小而分散的CSA农场所遇到问题的实践。  ©Greenpeace

社区支持农业的主体通常是小规模的单个农场,从生产到运营方方面面都要顾及到。为了解决产品单一、成本过高等困难,运用线上和线下形成网络的方法来帮助和扶持小型农场克服困难,成为了新的议题。

  • 位于加拿大魁北克特朗布朗山(Mont-Tremblant)的CSA网络Ferm Eaux Petits Oignons带来了他们的社区经验:联合分散在山区各地的农庄,成立共有的基金池,社区联盟可以支持单个农场无法完成的项目——设立平台建设共同的商品目录供消费者下单选择、面向公众提供更前沿的信息、开展农业技术的培训、组织CSA农场主导师项目培训年轻人。

 

  • 在中国,CSA联盟从2010年第一家开始发展到2017年的1000余家。石嫣是这个网络的发起人之一。消费者预付费成为“股东”与农民共同承担种植和食品安全风险,没有中间环节的生产者和消费者联系模式促进了土地与人、人与人的信任。现在,石嫣希望把这样的模式用互联网+的力量扩散出去。通过每年一度大会、运用互联网工具App和互联网社群,她在不断探索更可行更广阔的CSA网络联结职能。

 

从有机农业1.0到有机农业3.0

有机农业1.0有国际上由一些有远见的先驱者发起,他们洞察到了人与土地,人类健康与地球健康的关系,进行了一系列开创性的可持续的农业实践。

有机农业2.020世纪70年代初国际有机联盟成立作为标志,具有了国际上认可的,由政府和法规保障的认证体系。

有机农业3.0国际有机联盟在2016年提出,其中一层涵义就是鼓励通过多种措施来确保有机生产的透明诚信,并邀请更广泛的参与者来践行可持续的原则,而不再将认证有机作为规范性的标准。

 

更用心呵护土地,期待有机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有机农业和FAO所倡导的生态农业已经让生态原则得到了更大范围的共识,而这一原则也成为了更具有包容性的描述性概念。 ©iFoam 《有机3.0 为了真正可持续的农作及消费(v2)》2016

本次参会者所带来的背景与信息繁复多样显示出有机农业不同发展阶段的特征与性格。在中国,需求的扩张给有机农业发展带来了最大的机会。向先进的欧美技术取经、与世界各地的农民兄弟们交流实践务农经验、更好地链接土地端和餐桌端……在可持续绿色发展的框架下,希望不止是0.3%的农地,不是1%的市场,而是3%甚至10%以上的中国土地被更用心地呵护,有机农业产品能够惠及更多人的餐桌。

最后一张是丰收的动图…

注释:

[1] 有机农业研究所,Fibl,有机农业领域里全世界极具影响力的研究机构之一。在瑞士、德国和奥地利设有研究中心。强项是跨学科研究,与农民及食品工业共同进行整体创新,并以解决方案为导向。

[2] 以下数字均来自2017年有机农业研究所(FiBL)2017年出版的《世界有机农业概况》(The 2017 edition of The Organic World of Agriculture.)http://www.fibl.org/en/themes/organic-farming-statistics.html

[3] 国际有机联盟IFOAM:全球有机农业运动的联合组织,它制定有机规则,各国基于其准则再行颁布各国的有机标准和法律法规。

本文作者:王婧

分享  
点赞  
0

阅读数:3413